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九回 第152节—第153节

第九回 第152节—第153节

  152

  躺下来还没有半个小时,易遥就听见林华凤的骂声。

  好像是在叫自己做饭什么的。

  易遥整个人躺在床上就像是被吊在虚空的世界里,整个人的知觉有一半是泡在水里的,剩下的一半勉强清楚着。

  “妈,我不想吃。冰箱里面有饺子,你自己下一点吧,我今天实在不想做。”

  “你眼睛瞎了啊你!”林华凤冲进房间一把掀开易遥的被子,“你看着我缠着纱布的手,怎么做?怎么做!”

  被掀开被子的易遥继续保持着躺在床上的姿势。

  和林华凤对峙着。

  像是挑衅一样。

  站在床前的林华凤呼吸越来越重,眼睛在暮色的黄昏里泛出密密麻麻的红血丝来。

  在就快要爆发的那个临界点,易遥慢慢地支起身子,拢了拢散乱的头发,“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易遥走去厨房的时候抬眼看到了沙发上的书包。

  她走过去掏出手机,开机后等了几分钟,依然没有齐铭的短信。

  易遥把手机放回书包里,挽起袖子走进了厨房。

  153

  从柜子最上层拖下重重的米袋,依然用里面的杯子舀出了两杯米倒进淘米盆里。

  拧开水龙头,哗啦啦地冲起一盆子脏兮兮的白色泡沫来。

  易遥把手伸进米里,刚捏了几下,全身就开始一阵一阵发冷地开始抽搐起来。

  易遥把手缩回来,然后拧开了热水器。

  做好饭后易遥把碗筷摆到桌上,然后起身叫房间里的林华凤出来吃饭。

  林华凤顶着一张死人一样的脸从房间里慢慢走出来,在桌子边上坐下来。

  易遥转身走进房间,“妈我不吃了,我再睡会儿。”

  “你唱戏啊你!你演给谁看啊?”林华凤拿筷子的手有些抖。

  易遥像是没反应一样,继续朝房间走。

  掀开被子的时候,易遥说:“我就是演,我也要演得出来啊。”

  说完躺下去,身手拉灭了房间里的灯。

  在黑暗中躺了一会儿,就突然听见门被哐当撞开的声音。

  林华凤乱七八糟语无伦次的咒骂声,夹杂在巴掌和拳头里面,雨点一样地朝自己打过来。

  也不知道是林华凤生病的关系,还是被子太厚,易遥觉得也没有多疼。

  其实经过白天之后,似乎也没有什么痛是经受不了的了吧。

  易遥一动也不动沉默地躺在那里,任林华凤发疯一样地捶打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