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十回 第165节—第167节

第十回 第165节—第167节

  165

  其实也是非常偶然的机会。易遥听到了唐小米打电话时的对话。

  当时易遥正在厕所的隔间里把卫生棉换下来,已经第四天了,换下来的卫生棉已经没有多少血迹。

  穿好裤子的时候,隔壁隔间传来打电话的声音,是唐小米。

  易遥本来也没打算要听,刚要拉开门走出去的时候,听到隔壁唐小米嬉笑着说:“不过表姐,你也太能干了点吧,那张病历单怎么弄来的啊?那么逼真。你知道我们学校现在管易遥那贱人叫什么吗?叫一百块。笑死我了……”

  唐小米从厕所隔间出来的时候,看见正在水斗前面洗手的易遥,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真是巧啊,”易遥从镜子里对着唐小米微微一笑,“你说是?”

  唐小米尴尬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回到教室的时候,易遥找到齐铭。她问他借了手机想要给妈妈发个消息,因为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易遥啪啪地迅速打完一条短信,然后发送了出去。

  把手机递还给齐铭的时候,齐铭没有抬起头,只是伸出手接了过去,然后继续低头看书。易遥淡淡地笑了笑,没所谓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面。

  166

  唐小米发现自己手机振动之后就把手机掏出来,翻开盖子看见屏幕的发件人是“齐铭”是突然深吸了一口气。

  她关上手机朝齐铭的座位望过去,齐铭低着头在看书。光线从他的右边脸照耀过来,皮肤上一层浅浅的金色绒毛像是在脸上笼罩着一层柔光。

  唐小米深呼吸几口气,然后慢慢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在几米远处的易遥,此时慢慢收回自己的目光低头扯着嘴角微笑起来。

  刚刚他用齐铭的手机发送的短消息是:“下午两点上课前,学校后门的水池见。有话要告诉你。”

  收件人是唐小米。

  中午下课的时候,齐铭和易遥正好一起走出教室。齐鸣看了看前面的易遥,正在犹豫要不要叫她一起吃饭。还没有开口,易遥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出教室去了。

  齐铭站在门口,手拉在书包带上,望着易遥慢慢走远直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齐铭拿起来,听了两句,回答对方:“嗯好。我去教室找你吧。”

  167

  易遥没有去食堂吃饭。去小卖部买了一袋饼干和一瓶水,然后慢慢走回了教室。

  趴在走廊上朝下面看过去,操场上散着小小的人影来来回回移动着。阳光从围绕操场一圈的树木枝杈中间照耀过来,在操场灰色的地面上洒下明亮的光斑,被风吹得来回小距离的移动着。

  空气里是学生广播站里播放的广播小组选出来的歌曲。易遥也知道那小组,都是一些可以用粉红色来形容的,把自己打扮成14岁样子的做作的女生,翻看着日韩的杂志,用动画片里的语气说话,热衷于去街上对着机器可爱十连拍。

  空气里的歌是悻田来未。日本最近红得发紫的性感女人。

  其实不带着任何偏见去听的话,她的歌也不会让人觉得难受。

  易遥探出头,就看到慢慢走进楼道口的齐铭和他身边的顾森湘。易遥没有表情的半闭上眼睛,躲避着照进眼睛里的强烈光线。

  还没有到夏天,所以空气里也没有响亮的蝉鸣。只是阳光一天比一天变得刺眼。正午的影子渐渐缩短为脚下的一团。不再是拉长的指向远处的长影。

  记忆里的夏天已经遥远到有些模糊了。就像是每一天在脑海里插进了一张磨砂玻璃,一层一层的隔绝着记忆。

  只剩下远处传来的工地的杂音,好像是学校又修建了新的教学楼。一声一声沉闷的打桩的声音,像是某种神秘的计时,持续不断地从远方迎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