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十回 第177节—第178节

第十回 第177节—第178节

  177

  “救我。”

  齐铭冲回学校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觉得他发疯了。

  他飞一样地朝教室那一层的厕所跑去。跑到门口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一低头冲进了女厕所。

  齐铭望着厕所里一排并列的八个隔间,慢慢走到其中一个隔间前面。齐铭伸手推了推,门关着。齐铭低头看下去,脚边流出来一小股水流一样的血。齐铭一抬腿,把门用力地踢开了。

  沾满整个马桶的鲜血,还有流淌在地上积蓄起来的半凝固的血泊。

  空气里是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剧烈的血腥味道,甜腻得让人反胃。

  齐铭的脚踩在血泊里,足有一厘米深的血水,淌在地面上。

  坐在角落里的易遥,头歪歪地靠在隔板上,头发乱糟糟地披散开,眼睛半睁着,涣散的目光里,看不出任何的焦距。血从她的大腿间流出来,整条裤子被血水泡得发涨。

  齐铭下意识地想要伸出手去探一探她的呼吸,却发现自己全身都像是电击一样麻痹得不能动弹。

  178

  就像还在不久之前,齐铭和易遥还走在学校茂盛的树阴下面,他们依然在教室的荧光灯下刷刷地写满一整页草稿纸。偶尔望向窗外,会发现长长的白烟从天空划过,那是飞机飞过天空时留下的痕迹。

  就仿佛仅仅是在几个月前,他刚刚从书包里拿过一袋牛奶塞到她的手里,用低沉却温柔的声音说,给。

  就似乎只是几天之前,齐铭和易遥还在冬天没有亮透的凛冽清晨里,坐在教室里早自习。头顶的灯管发出的白光不时地跳动几下。

  就如同昨天一样,齐铭和易遥还和全校的学生一起站在空旷的操场上,和着广播里陈旧的音乐与死气沉沉的女声摆动着手脚,像机器人一样傻傻地附和节拍。他们中间仅仅隔着一米的距离。在偌大的操场上,他和她仅仅只隔着一米的距离。她望着天空说,真想快点离开这里。

  他抬起头说,我也是,真想快点去更远的地方。

  却像是黑暗中有一只手指,突然按下了错误的开关,一切重新倒回最开始的那个起点。

  就像是切割在皮肤上的微小疼痛,顺着每一条神经,迅速地重新走回心脏,突突地跳动着。

  就像那些被唤醒的记忆,沿着照片上发黄的每一张脸,重新附上魂魄。

  就像那些倒转的母带,将无数个昨日,一跳帧的形式把心房当作幕布,重新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