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返回首页悲伤逆流成河 > 第十一回 第196节—第198节

第十一回 第196节—第198节

  196

  易遥坐在顾森西的车上,回过头的时候,看见巨大的教学楼被笼罩在黄昏无尽的黑暗里面。夕阳飞快地消失了,路灯还来不及亮起。

  之是最最黑暗的时候。

  易遥看着面前朝自己倒退而去的大楼,以及看不见但是却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的现在大楼里站在教室门口沉默的齐铭,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飞快地分崩离析。就像是被一整个夏天的雨水浸泡透彻的山坡,终于轰隆龙地塌方了。

  如果本身就没有学会游泳,那么紧紧抓着稻草有什么用呢。

  只不过是连带着把本来漂浮在水面的稻草一起拉向湖底。多一个被埋葬的东西而已。

  易遥闭上眼睛,把脸慢慢贴向顾森西宽阔的后背。

  衬衣下面是他滚烫而年轻的肌肤。透出来的健康干净的味道,在黑暗里也可以清晰地辨认出来。

  穿过学校的跑道。

  穿过门口喧哗的街。

  穿过无数个红绿灯的街口。

  一直走向我永远都没有办法看清的未来。

  197

  顾森西眯起眼睛,感受到迎面吹过来的一阵初夏的凉风。后背被温热的液体打湿了一大片。

  他用里地踩了几下,然后小时在茫茫的黑暗人海里。

  生活里到处都是这样悲伤的隐喻。

  如同曾经我和你在每一个清晨,一起走向那个光线来源的出口。

  也如同现在他载着我,慢慢离开那个被我抛弃在黑暗里的你。其实在自行车轮一圈一圈滚动着慢慢带我逐渐远离你的时候,我真的是感觉到了,被熟悉的世界一点一点放弃的感觉。

  在那个世界放弃我的时候,我也慢慢地松开了手。

  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清晨了。

  198

  林华凤死的时候弄堂里一个人都不知道。

  她站在凳子上去拿衣柜最上面的盒子。脚下没有踩稳,朝后摔了下来,后脑勺落地,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死了。

  易遥打开门看见一片黑暗。

  她拉亮了灯,看见安静地躺在地上的林华凤,她慢慢地走过去想要叫醒她,才发现她已经没了呼吸没了心跳。

  易遥傻站在房间里,过了一会甩起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几声沉闷的巨雷滚过头顶。

  然后就听见砸落在房顶上的细密的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