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16章

第16章

  朱丽看一眼明成,明成道:“爸喜欢跟我们回去住呢,还是自己在家里住?”

  苏大强认真地道:“我跟你们说过啦,我一个人住这里害怕。只有跟你们回去了。”

  明成无奈地道:“那我们回去吧。回头我发个邮件跟大哥说一下,一切照旧。”

  朱丽犹豫了一下,问:“要不要跟你大哥说明一下让明玉退出的原因?”温暖的弦小说

  明成搔了搔头皮,讨好地笑道:“别了吧,我们自己知道原因,以后把事做好就行,否则大哥得把我架烤炉里烤了。”

  朱丽没看明成,低头想了会儿,叹了声气,转身朝外走。今天的账本太让她感到意外了,到现在她还没缓过气来。她从来聪明好学,争胜要强,追求的是自强独立潇洒。没想到,不知不觉,跟着明成做了啃老族。她甚至怀疑,婆婆的过早去世,会不会与钱被他们啃光,婆婆生活环境不良,无心医治有关。虽然知道这种猜测有点勉强,可现在她就是内疚。

  明成看着朱丽则是不敢吱声,他知道朱丽肯定在生气,生他的气,更生她自己的气。他自己也奇怪,没想到会欠下父母这么多钱。可是妈为什么从来都不与他明说,他要给钱妈还拒绝呢?为什么?

  一路无话,直到苏大强回家后睡下了,明成与朱丽才走进卧室,召开闭门会议。

  明成知道朱丽肯定会提起,所以还不如自己从实招来。“朱丽,我真不知道计算下来我竟然拿了家里这么多钱。我还一直以为有借有还,外加经常回家带东西上去,已经够好了呢。”

  “可是……你从来没跟我提起说你问你家要钱。对我们来说,才不多的钱,省省就出来,对你爸妈可是活命钱啊。而且,我们买房装修房子的钱你都还没还你爸妈呢。怪不得你爸穿得那么旧,明玉还要给他买衣服。”

  “买房子的钱,还有装修的钱,我妈说了,孩子结婚,大人总要支援一些的。我们没办酒席,我妈就把钱打在房子里。她说不要我们还。”

  “明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你到今天还看不出,你爸妈这笔钱是哪里来的吗?是从他们自己牙齿缝里省下来,再从明玉头皮上刮来的啊。如果不是把钱给了你,你爸妈还好好住着两室一厅,明玉与家里关系也不会那么糟。我们说起来是罪魁祸首啊。”

  明成见朱丽皱着眉头一脸想不开的样子,很是心疼,不忍心她总是自责,强笑道:“朱丽,你别把屎盆子都往自己身上扣啊,我们不知者不怪。你想,我是妈的儿子,妈对我又那么好,我不信她的话可能吗?所以妈说什么我信什么,都懒得用脑子来想一想。这事儿跟你更没关系,我都没跟你提起问妈借钱的事。”

  朱丽本来就因为早上没睡好,心情浮躁,又遇上账本的事儿,心里已经憋了一肚子闷气。现在见明成不求自责,却口口声声为自己辩护,一时忍不住,气话冲口而出,“你别总是你妈说你妈说好不好?又不是幼儿园小朋友,每天嘴边总挂着我妈说我爹说,你自己不会用脑袋想想?你那么高那么大一个人,问你妈伸着手借钱,好意思吗?”

  明成觉得委屈,他又不是故意的,他不是有意要刮父母的钱。“朱丽,别不讲道理,说话就事论事,别捎上意气用事。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存心想对不起爸妈的人吗?你没见我们三兄妹里面,谁常在哄爸妈开心?谁最常回家看他们?那不都是我吗?因为这个我妈喜欢我,多偏着我点,这是人之常情。我有时又没问妈借钱,是她看我钱包瘪下去,自己要塞给我救急用,我推不掉。而且我也是有还的,只不过我粗心一点,没记清楚数字,妈说够了就够了。我也没想到我欠着爸妈的钱啊,我难道想欠吗?我认错,我粗心。可你也别把问题扩大化,别一会儿说我幼儿园孩子,一会儿说我傻,行吗?”

  朱丽听了明成的话,差点尖叫。“苏明成,你还不知道你错在哪里吗?你拿着你妈的十二万块有没有想过还钱?你压根儿是认为你妈偏心你所以你可以揩你爸妈的油。你别告诉我你是无意的,你是无辜的,错就错了,别找理由。”

  “我已经认错了,你还要我怎么认错?你难道还要我到妈妈灵前跪拜认错?难道还想深挖我的思想根源吗?难道要我承认我本性贪婪才罢休?你今天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明成也火了。朱丽有完没完?都已经错了,再追究有什么用?

  “你有点担当好不好?错了,就别为自己找理由,再有理由也是错了,后果已经造成了。我还知道叫明玉不必再承担赡养义务,你有吗?你连知错就改都没有,你这算是知错了吗?”

  “那是你嘴快早说了一步。我如果反对也不会让明玉走了……”

  “你还在找理由,你都不敢面对问题。”

  “朱丽你客观一点,要明玉参与讨论赡养是你提出来的,要明玉退出赡养也是你说的,我什么时候反对过?你怎么正面反面都是理,反而我左右不是人了呢?话都让你说了好不好?我反正说什么都是在找理由。我不说了。”明成说完甩掉外套,踢掉裤子,一甩手进了洗手间,关上门真不说了。

  苏大强还没熟睡,听见隔壁传来吵架摔门声音,心中猜测肯定跟他有关。非常想起床钻出来偷听,但又怕被明成他俩抓住,只有将被子一拉盖住头挡开声音,干脆不听不问。没多久,他便愉快地睡着了。反正儿女们没有丢开他的道理。

  朱丽看着关得严严实实的洗手间门直咽气,“说的是你家的事啊,你倒先躲起来了。你说你怎么养你爸吧。”

  “反正你说了算,我说的都是强词夺理找理由。你决定,大家都听你的。”

  朱丽听见这无赖话,气得都顾不了风度,一脚踢了出气,却忘了前面是门,穿着软拖鞋的脚结结实实踢在门上,痛得她闷哼一声,蹲了下去。一时又气又委屈,眼泪前赴后继地涌了出来。但她硬是争口气,不哭岀声来,挣扎着起身往床上拖去。

  明成只听见门一声闷响后便没了声音,呆脸盆前举着牙刷和牙膏发了会儿愣,听外面不再有别的声音,心中不由担心朱丽会不会出走。他冲着镜子做了个坚决的鬼脸,暗道:“不,坚决不妥协,她还以为她有理了。”但将牙膏挤岀来后,终于还是不敢放心,偷偷打开一条门缝来瞧,却见朱丽姿势怪异地坐在床尾,肩膀微微耸动似乎在哭。

  明成连忙放下牙刷,跑到朱丽身边想看仔细了,但朱丽当然不给他机会,一扭身给了他个后背,但已让明成看到她在抚摩脚趾。明成略一想便明白出了什么问题,心疼得不得了,再不敢倔强,上去低声下气赔小心。

  这一晚,两人终究没再讨论苏大强的赡养问题,一个陪足小心,一个不哭了,才闷闷地睡觉。朱丽好一会儿睡不着,心里好一阵的憋闷,躺床上又将婚前婚后的事情想了很多。可是明成妈对她是真的好,她又不能怪她婆婆太偏心,弄得苏家兄妹现在闹成这种局面。其实也不能太责怪明成,他就是那大大咧咧的懒虫脾气,什么事情没到火烧眉毛不能让他认真起来。这不,一晚上又吵又闹,他现在还能睡得好好的,这会儿呼吸均匀悠长,不知道做到什么好梦了呢。可是朱丽就是觉得内疚,虽然不是杀人放火,可她和明成总归是害了人。别说是对不起明玉,也对不起对她那么好的婆婆,还有公公。

  朱丽在床上辗转反侧半宿才睡着。

  可似乎都没睡稳,耳边又响起松涛巨浪般的长啸。她气不打一处来,挣扎着起身,猛地拉开窗户。外面天才蒙蒙亮,清凉的风拂面吹来,是吹面不寒的杨柳风。但朱丽无法欣赏,她稍一凝神,便听出嘹亮的呼啸声传自隔壁,她家客房,她的公公。

  朱丽真是欲哭无泪,双手抓着窗台等苏大强舒展胸臆结束,才一脸似笑非笑地回身。真看不出,每天走路不见声响,整个如影子飘水的人,却有如许的肺活量。

  这边明成也被惊醒,睡眼蒙眬地问:“究竟哪个打鸡血的?端盆水泼下去。”

  “你爹。”朱丽也不回床上了,直接到洗手间。可人虽醒了,脚底却跟踩棉花似的,走起来踉踉跄跄,不小心撞了额头才又清醒一些。可又举着牙刷在镜子面前发了好一阵呆才发觉没有挤上牙膏。洗完脸更是乱了顺序,化妆水倒得满手都是,眼霜擦在脸上,离开镜子才想到脸上还什么都没擦。

  可又睡不着,一颗心突突突地跳,满脑袋都是乱糟糟的没头绪的事,怎么都静不下心来。煮咖啡时候,不出所料烫了手。

  朱丽看着飘进飘出忙着洗漱,偶尔对她灿烂一笑的苏大强心想,这日子可怎么过哦。

  而此刻苏大强却是本能地清醒,比一向机灵的朱丽清醒得多。他已经看出,这个家,说话有分量的是儿媳。所以,每次看见朱丽时候,他本能地冲朱丽展开的笑容,一如他退休前在幽暗的学校图书馆里面对学校每一个大小领导展开的笑容,灿烂,而带着点天真,绝少城府。这种笑容,提示对方他是个打不还手,骂不换口,毫不设防的单纯老人,谁想往笑容里面加点什么的时候,都得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胜之不武?或者,会不会在别人面前落下恃强凌弱的不良口实?

  就像大自然某些拥有保护色的动物一样,苏大强的保护色是“不设防”。他的“不设防”,钻了人类社会文明表象的空子,安然无恙地度过烽火连天,稍微有点委屈,却平平安安地活到现在。他的保护色已经习惯成自然,其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有保护色。当他从小第一次展示保护色的时候,只是无心,但因为好用,便并无刻意地一直用到现在,活到老,用到老。

  苏大强就这么在二儿子明成家住下了。除了明成家充足完备的家用电器,和小区外优美的绿化,其他他都并不觉得太好。这个小区大多是年轻人中年人,一到白天,呼啦一下都开着车走了。他下楼逛上一遭,都没见几个人,见到的也是不熟悉的,那感觉,就跟他在明哲家时候,看着窗外半小时才能看到一个人走过。但明哲家门外有不怕人的小鸟松鼠,下雨天还有鸭妈妈领着一群小鸭子大摇大摆地走过,明成家的白天一片寂静,寂静得让他这个享受寂静的人都觉得难受。

  他只有打开明成的电脑上网。他热爱百度,因为只要是他想得到的,输入进去,几乎都有答案。通过百度,他在网络里海阔天空。他甚至拿儿子女儿的名字上网搜索,没想到,里面竟然有很多条有关明玉的内容。他一条条都读了下来,觉得非常新奇。有些内容,他看得懂每个字,但不很明白这些字连在一起的意思。明玉似乎很神秘。明成明哲的几乎没有。明哲的名字出现在校友录,明成的名字出现在一条小广告上。

  大多数的时间,苏大强还是从网上下载喜欢的书籍,打印出来看。他已经在朱丽的指导下学会熟练使用文字编排。他喜欢拿到自己住的客房半躺着看。所以,虽然明成家的房子那么大,他的活动范围还是只有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一个卧室,一个客厅,与老家一样。

  每天上午,钟点工会过来。最先,苏大强还与她搭讪几句。但是几天下来,他发现这个钟点工的嘴是极厉害的,似乎总想从他嘴里挖掘岀点什么,又总希望通过他向明成朱丽传达什么信息。而他如果没传达到,钟点工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他后来就不敢搭讪了。钟点工来的时候,他就下楼散步,算好时间了才回来。刮风下雨时候他就去社区活动中心看报纸。

  饶是苏大强进出如影子,但对于明成朱丽的两人生活而言,还是构成不小的烦恼。尤其是天渐渐热了起来,这年头四月天有时都能热得人汗流浃背。最郁闷的是朱丽,因为公公在家,她总不能穿得太随便,早上起床不能穿着睡衣就到客厅做咖啡,很是拘束。但最大麻烦还是因为家中有了这么个老人,他们又不想慢待他,所以晚上尽量能回来与父亲一起吃饭就回来。除非是真正因为忙于工作。本来,明成朱丽是常出去外面浪漫就餐过夜生活的,但现在丢下父亲自己两个人去玩总有点于心不忍,不习惯。可带上父亲的话,即使吃饭,也少了情调。于是两人回家就餐的时间多了起来。钞票省下不少,乐趣也打了折扣。

  为此明成与朱丽私下曾经商量,不如给爸换一套房子,两室一厅的,地段好一点,生活方便一点,请个保姆照顾着。这样对两方都好。但是,换大房子的钱呢?如今房价飞涨,多十几个平方的实用面积,就是十来万的支出。他们暂时没有储蓄。他们也不敢问大哥拿钱,本来,苏家两老大房换小房,钱都是用到老二头上的,如今他们怎么好意思在换回大房时候要明哲明玉分摊?尤其是不敢问明玉要。

  没钱,就只好拖着,先住一起挤着,先每月存下一点积蓄。为此,朱丽在电脑上建立了一个账本,让明成也学着开始记账。但他们两个的记账与苏大强一包醋一包酱油的记账略有不同。他们只记录超过一百元的支出。

  但是,明成很快就开赴广交会,朱丽只得接下记账的重任。每天在单位已经受够那些账目,回家再面对那些数字组合,朱丽真是审美疲劳。但是有什么办法?为了美好生活,人总得忍受不美好的过程。

  好在,苏大强终于在明成的阻止下,清晨不再仰天长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