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18章

第18章

  “先说说我的江南公司。”明玉对自己公司的经营成竹在胸,都不用打开电脑,数着手指,便一二三四地向蒙总汇报主要问题。而蒙总,本来就销售出身,真假好坏他一目了然,何况,他也不认为明玉会怎么欺骗他。对于江北公司的情况,明玉是转述,但那是经过她脑子之后的转述,删滤掉了一些柳青的气话。

  石天冬在外面看得出神,他很希望自己也能坐到苏明玉身边听她滔滔不绝,或者,希望哪一天她也能对着他讲那么多的话。他非常相信苏明玉能有今天不是偶然,肯定与她能力很有关系。看着她有时屈伸手指如神机妙算,有时一掌如刀将空气一分为二,那分精明,那分果断,又与前一阵在他汤煲店里见的有所不同。与跟他说话时候的不同,更是不可以道里计。

  明玉不知道隔墙有眼,在前辈面前,她反正实事求是,讲完了便静静看着蒙总的反应,不作赘述。

  蒙总低头无话,闷着头啃他面前的小小四块三明治,其实不过是一口一个的小玩意儿。吃完才向明玉一伸手,“给我支烟,我的被他们分完了。”

  明玉一掏,才想起她的也已经被吸完,只得问服务生要了一包。这几天香烟消耗量大增,以前两天多一包,这几天几乎一天一包。自己都闻得到全身一股子焦油味。

  蒙总点上烟后深深抽了一口,才道:“你说的这些,都在我预料范围之内。我对你们的不适应期早有心理准备。你说说江北想怎么样。”

  明玉一听蒙总如此轻描淡写地一说,心中失望,她与江北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了。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蒙总对未来一个月的损失有心理准备了吗?我已经大致计算了一下数字,你请过目。”

  说着,明玉调出电脑上今天算了一下午的文件,放大字体后交给蒙总过目。肥胖的蒙总虽然弯腰看低矮茶几上的电脑很费劲,但还是看得很仔细。边看,边提出问题,诸如这个数据是如何得出,那个数据如此估算是不是过于保守等。明玉暗想,看来蒙总并不是传说的老糊涂了或者头脑发热。

  蒙总看完,闭目沉思了会儿,道:“损失虽然巨大,但可以承受。尤其是你说的可能被鎏金夺去的市场,我对你有信心。你说说江北。”

  明玉听了这话,再次失望。这又不是喊口号就能解决问题的年代,信心有什么用,信心能让那个死板的监理机制活络起来吗?蒙总是不是老得开始教条了?她不得不反问:“蒙总不提对江北有信心,是不是准备放弃江北,将他往女朋友怀里推了?其实江北不想放弃现在的工作,他对公司有感情,对你有感情。而且,江北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他很在意可能会被人误会为吃软饭,他不肯去女友公司。”明玉很想对蒙总说:可是蒙总,你的那帮监理人员如果依然墨守成规地束缚江南江北公司上下人员的手脚,到时真的会出现你和江北都遗憾的局面。但她素知蒙总的脾气,吃软不吃硬,这种话说出去,很可能会被蒙总视为威胁,效果反而走向反面。

  蒙总沉吟了会儿,道:“你们两个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你们也是求好心切,急于维持原来的销售霸主地位。但是,我不得不指出,你们看问题的眼光不够长远,你们只看到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忽略公司长远发展的制度设立。你们没法看到,公司因为制度不明确,内部办事需要说好话看脸色,容易滋生各种利益小团体。目前已经出现如果一人造反,影响波及全公司的不良局面。”

  明玉毫不犹豫地道:“这点我早有建议,我的江南公司一向奉行制度化,人员也是能上能下,没有任人唯亲现象。而且,对于销售人员的监管制度,我一直没有放松。不得不说,这回蒙总派下来的监理人员,与其说是监理整个销售系统,不如说是监理我这个当头的。但是我并不反对,对于我的监理,是很有必要的,一方面是制度,另一方面,我自己也可以从此更加大方做人,不用瞻前顾后怕人误解。但是目前的监理制度管住了脚却没管住头,搞得销售行为举步维艰,我却依然有大量空子可以徇私舞弊。我不想否认蒙总制度的合理性,但它确实不管用。”

  “你为什么不早提出?”蒙总也没客气。

  “蒙总不给我和江北讲话的机会,而这些话显然不适合在协调会上与那些监理人员讲。”

  蒙总挥挥手,满脸的不认同。“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这次监理制度的推行会这么难,原来是因为你和江北两个没把监理人员放在眼里。一个没得到你们认同的监理机构,怎么可能顺利行使他们的职权?”

  明玉差点被口水呛死,但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没把监理人员提升至蒙总想要的高度。但问题是如果照着蒙总说的做了,那不成古老年代的书记厂长日月争辉了吗?“但是……”

  明玉才说两个字,便被蒙总胖手一举打断,“没有但是,监理制度非贯彻下去不可。江南,我知道你会想不通,这个不急,慢慢想,我给你时间。你进公司以来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更没有充电时间,你的有些想法已经跟不上现在的经济发展,我看你的思想还停留在过去小打小闹的个体户想法上,没有大兵团作战观念。你应该接受一点新思想。我看好你,以后还会继续重用你,我不会对你涸泽而渔,你应该接受培训。我这里有名额,本来我准备自己去,现在让给你吧,明天我让秘书送资料给你,后天你出发去北京培训两个月,顺便把周边地区好好玩个遍。等你学成回来,你继续给我稳守最紧要部门。”

  明玉被蒙总一顿子的话打晕了。但还没等她说话,蒙总又大手一摆,道:“后天开始让江北接手江南公司日常管理事务。你太忙,可那家伙太闲才到处给我惹事。好了,我今天忙了一晚上,估计血压又高了,我得立刻回家睡觉。你也早点回去休息。”说着,便真的双手一撑起身走了。

  明玉目瞪口呆地看着蒙总,连“再见”都忘了说。蒙总走后,明玉几乎是跌坐回沙发,想了好久,才非常悲凉地从蒙总的话里面得出一条结论,在蒙总的心目中,因为她和江北的阻挠,所以导致监理制度无法贯彻。如今蒙总借培训名义把她调虎离山,让江北管理两家销售公司以致没精力没时间与监理人员作对,蒙总的监理制度终将依照他的设定强力推行。

  对于柳青,他将独揽销售系统,这是重用,柳青当意气风发,再无意气用事的可能。而对于她苏明玉,蒙总真是太了解她了,知道她不会造反,所以杯酒释兵权而无后顾之忧。蒙总一举便搬走政策调整中的两块大石。谁说他头脑发热老糊涂了?他清醒得很,他对损失有心理准备,他不过是抓大放小,为的是一劳永逸。

  也难怪他,孙副总等这次差点闹事的人,以前都是他从旧公司带出来的亲信,谁说亲信不会造反?亲信的造反才是最有杀伤力的。所以,蒙总才会在今天雷厉风行地推行制度。因为制度的约束优于道德亲情的约束。

  可是……蒙总真会拣软柿子捏啊。

  明玉呆坐半天,摸了摸口袋,没烟,原来刚刚叫的一包烟给蒙总带走了。她失望地抓着包,依然回不过神,连墙外的石天冬都看出大事不妙。石天冬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进门安慰。但没等他打开车门,明玉开始缓缓收拾东西,又呆了会儿,起身大步往外走。走几步,被服务生拦住结账。石天冬看到,这时候的苏明玉已经恢复往常状态,提起笔飞快签了单,就走了出来。

  石天冬忙跳出车门迎上去,但低头快走的苏明玉直到快撞上他了,才醒悟到前路有人挡道。石天冬看着明玉强打出来的笑颜,一时说不出其他的话,硬是只吐出几个字:“我送你回家吧。”

  明玉正心事重重,都没听清楚石天冬在说什么,只随口说了句:“啊,你下班了。”

  石天冬取出手机,打开给明玉看,“都快十二点了,我下班怎么会这么晚。我来这儿取车看见你,我送你回家吧,我看你精神不集中开车会出事。你放心。”

  明玉魂不守舍看了会儿石天冬的手机,等手机上的光消失了,才忽然回答一句:“我放心什么?”

  石天冬顿时哑口无言。他心中是想让明玉放心,虽然黑天黑地,但他不会做出侵犯明玉的事,而且也不会打蛇随杆子上,送人家到家便想进人家闺房。原以为明玉这么机灵的一听就懂,没想到她会提问,这话如果真回答出来,两人就尴尬了。他只觉得两只耳朵热腾腾的,奇怪了,按说他也是个脸皮比较厚的人,怎么见了这个苏明玉就害羞如十七八黄须小儿了呢?期期艾艾了半天才顾左右而言他:“我车龄不短,帮你开车回家,不会损坏你的车。你今天心事太重,不适宜开车。”

  明玉心中只觉得这个石天冬可以信任,拉开包便将车钥匙交给他。交出车钥匙的时候,不由暗想,明天去公司与柳青办了移交,估计还得交出车钥匙吧。明天之后,不知这车子属于谁。她无奈地低头笑了笑,心说先去培训吧,也不知这次培训是蒙总早就想好的,还是临时起意让她走,她反正领情。看样子蒙总有点要她走的意思。她只是不明白,她做得不错的,蒙总为什么会要她走?反抗监理就真的如此十恶不赦了?也或者是蒙总拿她这个目前最亲信的人开刀,以杀鸡儆猴?如果真的如此,蒙总心中总是歉疚,她领了培训的情,算是两下里扯平吧,让蒙总起码心里好过一点儿。那么,等培训回来,她自觉找理由辞职。

  石天冬看着苏明玉闷着头往马路上走,不得不伸手拉住她胳膊,发现他手中苏明玉的胳膊真是细得与她的身高不符,也与她的一双肉手不符。“走错地方了,那里不是停车场。”

  虽然石天冬一拉就放手,明玉还是尴尬了一下,掩饰地笑道:“谢谢,很谢谢。”

  石天冬笑道:“谢什么,你肯让我送,我高兴都来不及。”

  明玉唯唯诺诺,不肯应声。却想起给柳青电话打岔,因为知道柳青是个夜猫子,此时肯定不会睡觉。果然,柳青很快就接起电话。“苏明玉?跟老蒙才谈好?你们谈了不少啊。”

  落·霞*小·说ww w·L uox i a·Om

  明玉苦笑:“总共才谈了一个小时不到,大多时间都是我在恭候大驾。柳青啊,结果出来了……”

  “我过去找你吧。”

  “不用,电话说一下就行。蒙总让我明天把江南公司暂时移交给你管理,我去北京接受高级管理人员培训两个月。我明天准备不过去公司了,你让蒙总秘书送培训资料到我家,顺便把车钥匙拿回去给你。”

  “老蒙什么意思?你等在家门口,我去找你。”

  “算了,别过来了,让我脑子静静。而且你不方便过来,我有人送回家。”说这话时不由心虚地看看石天冬,只有利用他一下了。她现在脑子很乱,这时候如果见柳青的话,很可能将柳青的火气撩拨起来,于事无补不说,可能更坏事。既然蒙总拿培训做阶梯让她下台,她就安安静静地走吧,别挑得柳青一起为难蒙总。

  “男朋友?”

  “是。”答应的时候,明玉都不好意思看石天冬,石天冬此时正为她打开车门。尉官正年轻小说

  “哦,算了。晚安。”

  “晚安。”明玉坐进车子,石天冬替她将车门关上,才绕到驾驶位。石天冬从明玉的电话中大致听出发生了什么,他又不笨,但是两人交情不深,他不便打探,把她送回家才是第一要务。大江大河小说

  石天冬坐进封闭的车厢,明玉便闻到一股浑浊的厨房味道。平时都在饭店里见面,并不觉得。此刻来到狭窄的小环境里,这股味道并不让人愉快,何况明玉是个有点洁癖的人。但人家好心送她,她当然不会说,只顺手将车窗打开。

  石天冬问了明玉地址,便不再出声,默默将车开了出去,他看得出苏明玉不想人打扰。

  夜风清凉温柔,但明玉只觉得无力。她想与石天冬搭讪几句,免得冷场,太对不起人家,可是提不起劲。脑子里都是失望,为蒙总如此对待她而失望。但她不想埋怨什么,更不会给蒙总难堪,唯一能做的,只有静静离开一条路了。人是很健忘的,她培训两个月后回来,料想客户和属下都不会再记得她。所以她还是不见柳青了吧,等适当时候,柳青坐稳江南江北两家公司了,再跟他谈谈她的打算。否则柳青要是血性与她共进退的话,公司的销售将会崩溃。所以,她看来还真不能不去培训,蒙总真是事事算得周到。

  但是,让明玉没料到的是,车到小区门口,却见柳青的车子。她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对石天冬道:“石老板,停车,请陪我一起下去见个人。”

  “叫我石天冬。”石天冬停车,出来帮待里面等着他开门的明玉开门。从刚才明玉的通话里,他好像听出一点她想拿他做挡箭牌的意思。既然是她想要的,他就帮她,很简单。

  这时柳青已经走出来,头发凌乱,有点衣衫不整,但不掩他出众的风华。明玉故作笑颜,道:“柳青,我会被你女友骂死。没什么大事,给我休息两个月也好,我毕业后好像从没好好休息过。”

  “少在黄连树下唱高调。老蒙究竟什么意思。”柳青说话时候眯眼看看石天冬,认出这是那家小饭店的老板。这下心里有点相信明玉与小老板的关系了。

  明玉知道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只得强打精神,挺直腰杆,道:“柳青你帮我看住江南公司,等我两个月后杀回来。我们中间只要有一个在,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柳青听着这才有点放心,既然明玉会杀回来,那么,小子们,等着,有你们好看。

  明玉不敢多说,怕在精明的柳青面前露馅,只得再借用石天冬,请他送她进去。柳青一见,便一笑离开,还以为这家伙终于开窍了,只是找的人不对,哪天找时间开导开导她。

  明玉估摸着柳青已走,等石天冬停好车,她就不等石天冬过来开门,跳下去等在外面,等石天冬出来,将钥匙递给她,就道:“石老板多谢,今天你帮了我很大的忙。很晚,不请你喝茶。”

  石天冬看看路灯下的苏明玉,总觉得她很柔弱,不由得温言道:“心里想什么,别一个人背着,说出来也没什么。想开一点,回家早点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来个电话说一声。”

  明玉强打微笑,但刚才对柳青几句话,已经耗尽她的真气,她听了石天冬的话只会微笑点头。但那笑,并不比哭好看。

  石天冬看着难过,让他怎么能放心离开。“晚上空气很清爽,我陪你在小区里面走走?你可以什么都不说,只散步散心。”

  明玉闭上眼睛,身体微微晃了几下,还是决定拒绝石天冬的好意,虽然她很想找个人在夜色中乱走,发散胸口郁积的闷气。但是,让她如何敢轻易接受陌生人的好意?她还是强笑着,道:“我上去了,你回吧。”便转身走了。

  此刻,她危机重重,哪还有精力应付石天冬?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石天冬要的是什么,她还能看不出来?但是,她心力交瘁,此时哪有力气打点自己,拿最美丽一面呈现给追求者看?她并不想示弱于男人。而且,感情这东西,可信吗?靠两性冲动维持起来的感情,能比血缘亲情持久或者美丽吗?连据说孩子们必得的父母之爱尚且靠不住,明玉更不相信什么男女之间的爱情有多可信。她现在没精力去经营这种为生活锦上添花的小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