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20章

第20章

  明哲听见了跟明成道:“明成,既然是正经事,你就过去吧,别耽误了。我们自家人,不用拘礼。”

  明成略微犹豫,这毕竟是大哥从遥远的美国过来后的第一顿家宴,走了好像很不好。但是,那边的谈判是如此诱人,而他现在正急于寻找赚钱机会。这时朱丽轻声道:“你去吧,大哥说了,别耽误事。晚上赶回来陪大哥,晚上大嫂也该醒了,大家再聚。”

  明成这才与大哥与父亲道了别,先行离去。

  明哲吃了饭直接回宾馆。打开门,里面静悄悄暗沉沉的,只有空调通风的声音回旋在空间里,而母女俩各自睡在床上。但等明哲轻轻走进脱下外套挂上,再岀来,吴非已经翻身张开眼睛看向他。他不由想起以前他们打趣时候说的话,有了宝宝后,吴非就成了母老虎,宝宝身边略有风吹草动,吴非立刻一跃而起亮岀爪牙。

  明哲轻轻走到远离宝宝的那一侧,坐到吴非床头边地毯上,吴非也移过来面对明哲,听明哲悄声说起在饭桌上的讨论。吴非听着听着,终于忍不住问:“你说的是每月三千美金还是三千人民币?你确定?我们当初讨论的不是两千美金吗?”

  明哲有点心虚地看着吴非笑道:“我忽然心疼起爸的老房子来,想把那套一室一厅先放放,以后再说。我想我在国内时候节约一些,尽快将房款付清了。”

  吴非看着明哲,心头一股火焰腾腾燃起,“你的工资,扣去杂七杂八的税,再扣去你在国内的开支和给你爸的保姆费,留给我们母女的是多少?不到一千。我一个人在美国带着宝宝支撑不住时候请我妈过来照顾,靠我的工资加你给的不到一千,怎么够应付?天哪,你还要我辞职了跟你回国呢,我若是辞职,我们不得喝西北风?”

  明哲道:“非非,你别心急,这只是暂时,两年不到可以付清全部款项。而且我考虑的是全部用我们的钱,房子写我们名字,虽然是让我爸住着,可这也算是投资不是?”

  吴非冷静地道:“明哲,你喜欢充好汉,相信你今天中饭时候大方说出你负担房子费用那一刻,你一定很爽,一洗前阵因为失业不得不拒绝父亲去美的尴尬。不错,你是大哥,应该多承担一些责任。但是,你现在所做是拿我们小家陷入温饱困境来换取你父亲中等偏上的生活层次。现在你的弟妹们哪个生活不是处于中上或者上层的?而我们,才开始起步进入中产。我们出于种种考虑为你父亲提供优裕生活环境,但你不能牺牲我们母女啊,你何苦打肿脸充胖子?谁不知道我们在国外不过是个打工?”

  明哲被吴非数落得非常尴尬,不由自主地避开脸去,想起身坐到凳子上,但动了动屁股,终于还是没挪窝。“非非,我怎么会牺牲你们母女来充胖子呢?实在是明成不争气,只有我们这边咬紧牙关了。这样吧,我问明玉借点钱,到时我慢慢还她。”

  “这话更离谱了,你爸妈当初都没出钱供明玉上大学,这会儿养老倒想到她了?换我做明玉,连你这糊涂大哥一并骂了。还有个问题,你让明成帮你看房买房,明成可靠吗?他能精打细算着用你的钱?万一给你找个豪华地段的高价房,不说我们苦不出头,未来物业费都咬死你。我说,我们别要什么面子,还是维持原来的讨论,把你爸妈的老房子卖了,差不多地段买个两室一厅,保姆来了方便住,我们自己过来住宾馆行了。房产也不要签上我们的名字,就算送给你父亲。这儿的房产,即使投资了,我们以后也不会来住。最要紧的是,你必须自己操作买房。钱交给你们家明玉,我放心,一个女人赤手空拳打下高层地位,有她本事,她做事不会离谱。交给明成,我坚决反对。”

  明哲终于受不了,起身走开几步,但碍于宝宝好不容易睡着,不得不又走回来,但没坐下,弯腰轻道:“我都已经跟明成谈好了,难道你要我做出尔反尔的小人?买房子的事,明成帮我们找,我也会在网上看价钱看地段,又不会撒手全交给他,你怎么这么小气。”

  “咦,这话说的,怎么成我小气了?我摊着手问别人拿钱才是大方?你倒是给我算算……”吴非说得激动,不知不觉声音就高了,旁边床传来宝宝“嗯嗯”的响声,吴非立刻刹车,连舞起的手都凝固在半空不动了。等了好久,见宝宝舞动几下小手又安睡了,她才放心,但已经没了斗志,懒洋洋地道:“你就生生良心让我们母女过得稍微宽裕一些吧,别总让我们挣扎在温饱线上。”说完便拉上毛毯继续睡觉,不想再与明哲争辩。他要面子,她难道就肯拉下面子与他争吵?

  明哲看着吴非留给他的背影,心中生气,他难道不是为着这个家吗?他将喉管间的气流压抑再压抑,换成涓涓细流轻声而出:“我还不是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快点结束父亲的房贷,我们自己可以全心全意过生活。我们辛苦一两年,很快就会到头。”

  “有的窟窿是没底的,今天是买房子,明天还指不定有什么呢,谁知道。我本来还以为今天讨论大家总会有句客气话,伸一把援手,好嘛,原来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吴非说话时候都不肯转身。

  明哲忙道:“我爸一向都不能独立,有什么办法?年纪这么大了,还能训练得出来?而且明成也说他想分担,但他不是没积蓄吗?”

  “谁有积蓄了?谁不是牙缝里省出来的?我们能省明成不能省?他们经济又不差。本来还以为一室一厅换两室一厅,我们最多拿出十来万的事,你倒好,狮子大开口一下来个四五十万。我反对,坚决反对。这件事,原则问题,关系到我们的温饱,你不肯说,我会跟你弟妹们说。”

  明哲急道:“你不能跟他们说。”

  “为什么不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谁也别想降低宝宝的生活质量。”吴非的话虽轻,但掷地有声。

  明哲无奈,长叹一声,坐到窗户边的椅子上,半天才说了一句:“你逼着我去出尔反尔。”

  吴非不肯示弱:“是你逼着我逼你。”

  落·霞^小·说

  两人都陷入沉默,知道再吵下去只会拉长火线,将问题扩大化。

  明成晚饭还是没回来,晚饭是朱丽带了公公去明哲他们住的宾馆吃的。朱丽很喜欢宝宝,奇怪的是宝宝也喜欢她,一大一小都顾不得吃饭,絮絮叨叨地说话。吴非虽然因为明哲买房的事而对明成起反感,但见朱丽这么喜欢宝宝,她立刻对朱丽刮目相看。席间她问朱丽这么喜欢孩子,为什么不自己养一个。朱丽感叹说工作紧张,天天干不完的活,又不甘落后,只有将生孩子的事搁置。两人说起来还挺有同感。反而吴非对明哲是淡淡的。

  但朱丽心中并不快乐,她心里只想到中饭时候明成的再一次推卸责任。犹如愧对明玉一样,她现在又愧对明哲夫妇了。

  饭桌上,吴非闲闲地问起国内的所得税,然后又闲闲地将美国的个人所得税详详细细告诉朱丽。朱丽最先听着有趣,还职业性地多问了几句,但很快,她将吴非闲闲透露的明哲夫妇的收入心算一遍之后,联想到今天中午明哲提出的购房方案。如果减去这笔支出,他们一家三口的生活费折算成人民币,不是与她和明成一个月的花销差不多持平了吗?而他们是在美国花钱啊,还两地分居。可是他们却拿出全部的钱给公公换大房子。他们不知,他们为谁辛苦为谁忙,他们在为明成填补对父母的亏欠。

  一向好强的朱丽沉默了,除了与宝宝玩,她后来几乎没说几句话。反而是苏大强高兴得很,引经据典地评论吴非给宝宝起的名字。苏大强说话口无遮拦,好好坏坏一起说。吴非维持着微笑,但反感地不予置评。在明哲的圆场下,一顿饭终于不尴不尬地结束。

  明成回来时候微微有点酒气,他这点挺好,外面即使应酬,也不会喝多了酒,更不会吸烟,回家到浴缸里浸一下,全身恢复清爽。他进洗手间洗漱了出来,猫到朱丽身边,兴奋地道:“你知道我们今天一行做了多少事。先去沈厂长工厂看场地,果然已经具备所有基础配套,什么都是现成的。周经理这个老狐狸还不放心,追着老沈打开保险柜看了所有文件才罢休。然后老沈带我们去隔壁市的设备生产厂。他们的设备都已经造好了,看见老沈就骂他还不拿钱过来取货,老沈低头哈腰请了一顿晚饭。然后,我们回市里一起商量合作办法。现在基本上这么定下来,房屋和水电配套都是沈厂长已有的,设备费用我们六个岀,周经理岀大头,百分之五十,我们下面的每个人岀百分之十。利润分配,老沈拿百分之二十,我们六个拿百分之八十。我们不怕老沈不分配利润,他的产品都拿来出口,出口都是我们抓在手里,他没有滑头可耍。刚才我们和老沈签下意向,明天等周经理把意向给她的律师朋友过目了,我们再签合同。”

  朱丽这个专业人士一句话便直奔本质,“第一笔投入的时间和数量是多少?有没有追加投入的可能?年回报是多少?我们短期内可以拿出三万块钱,再多的就没有了。”

  明成笑道:“一说到投入支出,你这职业病就犯了,最近你犯职业病的机会特别多。我拿出百分之十,是二十六万。大家都说家里的钱又不是拿麻袋捆着塞床底,都要求给两周时间筹备。我们自己能拿出来的现金是三万吧?别的要么去借借,我明天就开始打电话。不行的话,我把车卖了,这种装饰的车值十万多。”

  朱丽忽然想到,这事,如果明成的妈还没去世,会不会把仅有的一室一厅当了,支持儿子的投资?想到这个,她不由得心中一阵无力,看明成说得多轻易啊,二十六万,哪那么容易借到?又不是问他妈去借。“明成,多大脑袋戴多大帽子,投资的事算了吧。我们还是存钱给爸把房子换了,别让你大哥出钱。他们在国外不过是拿工资过日子,拿点钱出来不容易。”

  明成笑道:“你别两眼只盯着眼前,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去还爸妈的钱。我这不是在大力寻找发财的机会吗?有投资才有产出,否则单纯靠从工资里面省,省到什么时候。我不能看着你吃苦啊。”

  朱丽摇头道:“除了垄断行业的,投入产出比都维持在正常高度,尤其是工厂的利润都不是很高。大家都是靠着细水长流辛辛苦苦赚钱。你拿着不高的回报,又要付给借钱人的高额利息,留下给你的还有多少?如果我们自己手头有闲钱,那投资你说的生产线是不错的一件事,总比存银行强。但我们现在手头没钱,而且当务之急应该是还给你爸房子,拖着人家的钱不还是很不好受的一件事。你说你可以把车子卖了,我倒是想到了,不如把你车子卖了,也差不多够给你爸换两室一厅。你早点换好,省得要你大哥出钱,否则以后只要明玉一句话,我们还有脸出去见人?这辆车子我们也玩得该腻了,正好过几个月我们存钱下来换新的。你说呢?”

  明成听了,脸上的表情僵了好久,才又笑道:“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区别了。男人喜欢以进攻作为积极的防守,女人喜欢消极地防守。”

  “少打岔,这话跟明玉去说,人家非打你一个大嘴巴。这跟女人男人有什么关系?你明天就跟周经理说,你的钱都吃光用光了,没钱投资,请她另寻高明。再多多道歉,表示你的诚意。弄不好周经理还高兴呢,这百分之十也可以给她吞了。别怕没面子,大家都拿一样的收入,都知道根底。我们还是把车卖了给你爸换好房子是正经。”凤囚凰小说

  明成看了朱丽会儿,心中不快,但也不便去否认她的话,免得这么晚了大家还闹不快,只不痛不痒地道:“这样吧,我明天问问沈厂长,新设备上马之后,会怎么产生利润。回头再和周经理他们商量一下。周经理他们也都精着呢,不肯做亏本生意。”

  朱丽听得出明成阳奉阴违,但她不是妥协的人,抓住想慢慢滑下去睡觉的明成道:“明成,你别睡,你听我说完。我认了吧,我是好面子的人。我们一天不还你爸妈的钱,我一天抬不起头来做人。今天中饭你大哥勒着自家裤腰带说要给你爸供房的时候,我真是无地自容了,希望你跳出来自己承认拿了你爸妈的钱,你会设法把爸的房子问题解决。我们即使不承认,但我们走快一步把事情解决了也行啊,起码我们表明态度。我们不能再拖了。既然你肯卖你的宝贝车,我们就开始看房给你爸买吧,早一天是一天,我们也可以正常做人。”

  朱丽一边说,一边推着明成不让他睡。明成被她念得烦死,终于粗了声音,“朱丽,我从一大早接大哥回来到现在,都开了一天车了,你让我休息好不好?你再不让我睡,我会过劳死。”

  朱丽听了不由一愣,只得放手。两人一时都想到了苏母。换作以前,遇到这种大事,明成之前就已经给他妈打电话商量了,他妈肯定会有个旗帜鲜明的意见。那样的话,他,朱丽,母亲三个人一人一张票,2∶1或者1∶2,干净利落,哪用得着像今天一样,1∶1处于胶着状态?而朱丽想到,以前这种时候,她只要打个电话给婆婆表示对明成的不满,明成第二天早乖乖换了脑子,哪像现在冥顽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