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22章

第22章

  吴非有意说道:“等等吧,我们先替爸换好大房子,等明后年手头宽裕了我再辞去工作。”

  明玉闻言意外,又见大哥使眼色做手势阻止大嫂说话,她才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吴非刚才说的大哥到处倾销责任感这句话指的是大哥给爸买房子的事。她沉吟一下,问了一句:“大哥知道国内眼下房价很高吗?”

  “知道,但房子该买还是要买的。爸等着住啊。”明哲不想就此继续讨论,他被吴非说了后也觉得挺对,不该问明玉借钱。所以干脆就不跟明玉说,免得她为难。

  但明玉没想就此罢休,“上回明成不是说由他出钱买吗?怎么换成大哥买了?”

  吴非当然不是个肯不说话的人,再听明玉问得蹊跷,立刻回答:“明成也出钱,他说他尽能力出钱。他已经在存钱了。”

  明玉毫不掩饰地给了个“呃”,但不再多说。她借口拿出手机去窗边打个电话,逃避继续讨论苏家的话题。她不想插手家里的事,大哥二哥爱怎样就怎样,她以前管不着,现在不想管。芳华严歌苓小说

  没想到宝宝却对她产生了兴趣,蹒跚着走到她身边,小手使劲拉她裤脚上的纽扣,明玉又不敢跟她使劲,只好被宝宝拖着走。吴非正因为明玉那声含意丰富的“呃”与明哲面面相觑,拿眼神交流看法,没有看见宝宝折腾姑姑。明玉就这样被宝宝四两拨千斤地拖了好几步,只好结束与柳青的通话,蹲下抱起宝宝。但她从没抱过孩子,软软的宝宝在她手中略微一动,她立刻严阵以待,双手上下包抄,生怕宝宝从她怀里摔下去。

  宝宝扭动了半天没效果,但她又是个有骨气的宝宝,不肯以哭叫换得自由,她两只大眼睛一转,决定软化这个姑姑。她张开两只小手,一把扯来姑姑的两只耳朵,迫使姑姑低头,她就笑嘻嘻地“啪”一声亲了上去。这种软化手段到哪儿都见效,在爸爸妈妈面前所向披靡,所以她也用到姑姑身上。

  但是,青蛙被公主一吻变为王子,明玉被宝宝一吻变成了傻子,她整颗铜墙铁壁的心软化在宝宝香香软软的一吻里,根本就不在意宝宝还扭着她的两只耳朵,将她的耳朵暴力地往外拉。因为宝宝愤怒了,怎么这个姑姑软硬不吃?

  吴非见宝宝好久没动静,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没想到宝宝正对她姑姑实施暴力,她忙严厉喊了句:“宝宝,放开姑姑。”

  宝宝连忙听话放下姑姑的耳朵,但小孩子也会察言观色,见姑姑不生气,而妈妈却瞪着眼睛很生气的样子,她立刻头一缩,身子一蜷,钻进姑姑怀里躲开妈妈的眼睛。明玉被宝宝扭来扭去的小身体搞得手忙脚乱,战战兢兢地端着宝宝的小屁股,又怕宝宝摔了,又怕捏痛宝宝,这小祖宗简直比一辆车子都难伺候。但是,可真好玩。

  吴非见了明玉这手不熟练的架势,心中好笑,忙过来把宝宝接了过去。明玉虽然得以脱身,但心中挺留恋这个香香软软的感觉,看见宝宝躲进妈妈怀里后伸着舌头冲她做鬼脸,她也忍不住就把鬼脸转了回去。宝宝就将小脸皱成一团装猪头,明玉跟着她做,旁边吴非看着,虽然心中牵挂着明成与房子的事,还是不由得笑了出来。明玉这才想到自己在做什么,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两只眼睛看着宝宝笑。

  明哲在里面热火朝天地洗菜做菜,很快,厨房里便飘出鸡汤的香气。栗子的甜香混合着鸡肉的鲜香,竟是一种魔术般的组合。明玉虽然一直觉得食荤者的汤煲好喝,可今天有了对比,才知道饭店里的汤哪有家里文火炖出来的纯粹。即使食荤者的也是文火汤煲,但是,那里面有股饭店特有的气味。或许,这就是家的味道?

  明玉恍惚想起还很小的时候,家里冬天炖排骨汤,汆进去一些大白菜就是一大碗。大碗上桌,一帮子小孩跟恶狼似的,但都被妈妈一个眼色阻止,妈妈出手分了大碗里的肉。大哥二哥每人两块,她和妈妈一块,如果有剩,爸爸也可以吃块最小的。这么一想才想起,其实爸爸也一直受压抑。

  但明玉没过去厨房慰问一下大哥,她还是坐在沙发上,与挣扎下地后扑过来的宝宝玩。她伸出她的长腿让宝宝玩滑梯,吴非也在一旁扶着怕宝宝摔着。因为有个宝宝,整个房间充满欢声笑语。但吴非不敢出声正面或侧面向明玉打听有关明成的事,这个小姑不是普通人,她不想说,估计别人休想套岀话来。

  明哲心中其实也觉得挺怪异的,对这个妹妹很是陌生,但人已经被他请来了,他只有制造家的气氛,可他也看得出明玉不是很投入,所以他越来越缩手缩脚,干脆还是躲在厨房里热火朝天地烧菜,听着外面宝宝带着两个大人欢笑,他偶尔有间隙时候就倚门微笑,却不大找得到话来说。刚才进门时候他因为渲染热情而已经耗尽他的真气。

  吃饭时候,又是两个大人与宝宝的斗争,明玉在旁边看着笑。幸好有宝宝,否则一屋子三个大人相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明玉本来还想着大哥准备率妻女去北京看她是为商量什么事,考虑到他们拖儿带女的不方便,所以她抽身南下,等着大哥温情小菜之后端岀伦理大餐。可是,一直到饭罢,大哥大嫂什么敏感问题都没提起。宝宝因为时差还没转过来,吃饭时候已经哈欠连天,所以一放下饭碗大家便安排她睡觉。可宝宝硬是在半梦半醒时候伸出手拉住爸爸,让爸爸抱着她睡。明玉这时告辞,她不知道宝宝睡了之后,她怎么与两个大人安静相处。

  明哲没法送她,又不敢大声说话,只能抱着宝宝送到门口。吴非送出来,但到电梯旁边时候,明玉请她留步,打开包取出一叠钱要交给吴非,笑着说:“我真是太喜欢宝宝了。但我今天来得急,这几天几乎一直是夜以继日地做事,没时间出去给宝宝买礼物,这些钱请大嫂帮我给宝宝挑些她喜欢的,算是我一些心意。”

  吴非把钱退回去,也是笑道:“你那么喜欢宝宝,我看着不知道多开心。钱你收回去,下次我们回国时候,请你多来看看宝宝。如果方便,也请你帮我照顾你大哥,他一个人在这里,我很不放心。”

  “那么谁来照顾你?你一个人,还带着一个精力如此旺盛的宝宝,吃得消吗?”明玉相信,自己绝对是看在宝宝面上问这句话的,如果没有宝宝,她不会太在意大哥的家庭生活。

  吴非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大哥想在这两年内尽快给你们爸买套房子,我们这几天上网查看了一下房价,价格都不低。看来我不能放弃我的工作跟过来。辛苦呢,就咬咬牙挺过去吧。白天我上班时候,宝宝就放到类似国内托儿所的地方去。”电梯上来,两人一起进去。

  明玉忍不住问了句:“你舍得宝宝待托儿所?”

  “但我更舍不得宝宝离开我。”

  “换我也不舍得那么好的宝宝,看见她什么心事都可以抛开。”

  “是啊,再累,我也要自己带着宝宝,她是我的女儿。”吴非叹息,明玉都已经看出她未来的苦累,但明哲虽然同意从三室一厅降为两室一厅,却依然没有卖掉原来一室一厅的打算。

  原来还有这样爱孩子的母亲,明玉感慨。她几乎没有犹豫,只为了这个好妈妈,她有点不自然地做了回多管闲事的人,“大嫂,买房子的事,你们好好追问一下明成、朱丽和我爸,问问他们跟我讨论时候究竟讨论岀什么结论,你们别自作多情。明成造的孽不该让宝宝也承担一部分。夫妻两地分居不是件好事,尤其是对于一个高薪男海龟而言。希望宝宝能一直快快乐乐。”

  吴非见明玉虽然一口一个宝宝,但说的都是大人们的事,她是聪明人,立刻明白明玉话里的意思,也明白明玉的态度。她忙道:“我替宝宝谢谢姑姑。等我回去美国,我想经常寄宝宝的照片给那么喜欢她的姑姑,行吗?”

  “真好,最好给我一张大的,我拿来做桌面。还有什么比宝宝的笑更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