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27章

第27章

  装饰前卫的酒吧里,明成和同事们吃完给周经理庆生的蛋糕,已经有人开始告辞离去。明成也想离开,家里还有大哥等着呢,都不知道大哥今天来干什么。但是周经理一直时不时与他说话,让他说不出再见。近十点时候,终于他们这一桌只剩下他与周经理两个人。周经理酒有点喝多了,看着前面一个离开人的背影,喃喃地道:“小苏啊,还是你最有良心,陪着我过完生日。”说着伸手叫酒保过来,又给各自叫了威士忌加冰。

  明成连忙道:“周经理,我从毕业就在你手下做,你简直就跟我大姐一样。”

  周经理取了一杯威士忌,一手豪爽地搭在明成肩上,斜睨着他笑道:“那你今天就陪我喝个高兴。你敢走,我周一不放过你。”

  明成对周经理的“威胁”司空见惯,笑嘻嘻地道:“我把这杯喝了。周经理,很对不起,我大哥刚刚给我电话,他下午从上海赶来,有事找我商量。”

  “扫兴。”周经理将杯中的威士忌一仰而尽,看着明成道,“那你也快喝了快走。”

  明成看看杯中酒,心说这么快喝下去,开车都会成问题。他只得笑道:“周经理,没你这么赶人的。我们慢慢喝,再说会儿话。咦,这爵士乐不错,Joe Sample的《Black and white》。周经理好眼力,选中这家酒吧。”

  周经理斜睨着明成道:“小苏,你这人吃喝玩乐样样精通,一沾就会,唯独做业务总是凭点小聪明混日子算数。你如果拿出你专心于吃喝玩乐的劲头做业务,我看你不会比任何人差。”

  明成不以为忤,笑道:“做人一世,难道苦到玩不动了才享受吗?那时候花不香月不圆,什么都没意思了。像周经理这样多好,生日还率领我们弟兄们出来玩,别的女人几个做得到?”

  周经理哈哈笑道:“你这张甜嘴,可惜也没用到生意上。”说着又叫了杯威士忌。“我问你,你这么胡吃海喝,还拿得岀二十六万投资款吗?是不是打算卖车卖血了?”

  明成尴尬地笑道:“我正在筹集,别急,还有一周。”

  周经理又是伸手拍拍明成的肩,笑道:“这年头,除非重病,否则哪里借得岀钱来。不行就跟我说,拿出全部我没那实力,拿出二十万还是行的。对你,利息优惠,一分利。利息加还款,以后从你工资奖金里直接扣除,怎么样?”

  明成这几天正为借钱的事急得冒烟,周围的人们果然如周经理所言,都一说到借钱,个个拿他当骗子看,亲戚也不例外。有人甚至说,明成你急着用钱我这儿有五百你先用着不用还,拿他当白相人看了,他从小到大何尝受过这等待遇。听得周经理说肯借钱,利息又不是很过分,明成大喜,简直是恨不得拥抱周经理。周经理瞥他一眼,笑道:“干什么,高兴得跟个大马猴似的,你回家好好考虑怎么写借条,回头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借条。呀,这支舞曲不错,小苏你最会跳华尔兹,我们来跳一曲,跳完你送我回家,你也早点回家。”

  明成高兴,带着周经理跳得非常愉快。等到明成回到自己家里,朱丽早已回家,客厅里两个人齐刷刷看着他进门脱皮鞋穿拖鞋。苏大强已经睡觉。

  明成开口就道歉,明哲与朱丽都没说什么,应酬是常有的事,尤其朱丽知道明成这个人最讨厌应酬,他拖到这么晚才回来,必定是有离不开的事。所以根本就不等明成说完,朱丽便打断道:“别解释了。先帮大哥找大嫂。大哥说大嫂今天跟明玉一起从上海乘高速大巴过来,下车后与明玉分开了,但又没来这里。我们刚才拿着电话号码本往各大宾馆打电话找了,都没这么一个人住宿。你想想,大嫂还会在哪里?”

  明成看着大哥很是尴尬的脸,心说原来大哥家也会吵架啊,不知道他们吵架的内容是什么,明成比较好奇。但他当然不敢在此时问大哥什么。他站在原地微微仰头想了会儿,问道:“有没有再打电话问一下明玉?”

  还是朱丽代明哲回答:“大哥打电话过去,明玉不接。我的手机号码她不认识,她接了说不知道大嫂在哪儿,又让我们别再烦她,她很忙。不过听她声音,真是很声嘶力竭的样子。”

  明成冲朱丽很自信地道:“可我还是认为明玉知情,我们再打电话,看看哪个宾馆用明玉的名字登记。明玉这人,最大爱好是给我们寻事。你们没忘记吧,妈的葬礼上她都要跟我们玩一招。大嫂一个人,人生地不熟,还抱着一个孩子,能活络到哪儿去?肯定是明玉帮的忙。我们只能用明玉的名字搜寻。”

  换作半天以前,明哲还会阻止明成这么说。但刚刚听父亲说明玉跟他提过分母亲遗产的事,明哲心中对明玉的温暖印象也渐渐变味,对明成的话信了三分。再加时间已是半夜,吴非母女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心中非常担心。话说回来,如果有点消息,他也不会拉下面子请朱丽帮忙找人。因为心急,他又多信了三分。他还没说话,朱丽已经插嘴道:“明玉真想寻事,她怎么会用她的名字在宾馆登记?她到她们集团签约的宾馆打声招呼就可以拿钥匙。”

  明哲急道:“总不能一家一家宾馆上门去问有没有一个抱小孩的女人住明玉他们集团的房子。明玉家在哪里,我上她家去找她。”

  “不知道,她从来没告诉过我们,爸妈也不知道。”明成说出来才觉得味道不对,忙拉上爸妈一起陪绑。

  “咳,我上次来,明玉也找不到你们家。”明哲真是无语,这个家是怎么了?他已经很努力了,可是为什么越来越乱?现在战火都烧到他的小家,他真是后院失火了。

  明成家里三个人如热锅上蚂蚁,吴非安安静静地待在明玉的房间里睡觉。

  明玉家离超市很近,生活非常方便。但是明玉家里却没一点烟火气,冰箱里面只有速冻点心、奶粉和水。她带着宝宝一起去超市买了一些必需品回来,煮了粥与宝宝一起晚餐,吃得很满足,因为明玉这儿的厨房设备并不差。宝宝玩一会儿后就睡觉了,吴非睡不着,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宝宝细细的呼吸,和她自己的呼吸声,静得让人想起那个他。

  吴非几次三番想起床,给明哲打个电话,让他放心,她们母女没事。但是起身坐了会儿又躺下。这种人,为了他老子不顾她们母女死活,他能担心到哪儿去?她现在给他电话,弄不好他心中还在嘲笑,看,终究是走不远。她即使是争口气也不给明哲打电话。说不给电话,就不给电话。明哲为了苏家的事让她操了多少心,今天她要把这些操心捏把捏把还给他,让他知道知道,她不是没有血性。

  集团进出口公司的会议室中等大小,坐六个人绰绰有余。大家都没规规矩矩地坐着,半天会开下来,个个走样,有的趴桌上说话,有的坐旁边大沙发上,有的坐累了还搁起了腿。无一例外的,每个人手中不时有一支烟夹着,大会议桌上,烟灰缸已满,茶杯暂时挪作烟灰缸用。桌上还有散乱的快餐盒,这几个人,没一个肯动手清理,也对此凌乱视而不见。

  一层浓浓的烟雾笼罩着会议桌,会议室里灯朦胧人朦胧。会议桌上还横着一条香烟,众人自己口袋里的烟早抽完,是进出口公司总经理从办公室又搬了一条弹药来,大家要了就拿。

  到晚上十一点多时,终于将明天控权步骤完全定下,应该说,这个步骤,只是对柳青明玉两人制定的销售系统造反步骤的完善补充。他们造反时候本来就需要各方面配合,在座几位都是明里不说,暗中配合的诸侯大员。现在要做的,是把这几位从暗处拉到明处,由销售部门的造反变为占山为王,强攻高地,巩固工事。而这时,轮班在医院打探的部下传来消息,蒙总依然处于昏迷之中,前景不明。六个人知道,看来一场硬仗是免不了了。

  但是,谁来主导呢?六人当中,总得有个主导的人。明天干事时候,作为信息交换枢纽也好,作为临时非重大事情决策也好,都需要有个松散主导的人。这个主导的人,担子未必很重,但是责任却是超乎寻常。是明天起所有反对者瞄准的靶子,更是未来蒙总苏醒后可能清算的第一人。谁都知道,他们虽然本意是维护集团生产销售的安定局面,但是他们的作为也是犯了一个掌权者最大的忌讳,主导者竟然可以拉起班子掌控公司,而且在掌控公司之后,又可以在脱离掌权者的意志情况下使公司运转无虞,这是一个掌权者最大的忌讳。未来,等蒙总从医院出来,他们将大印交还的时候,也该是主导的人被蒙总忌惮上的时候,这个人,该收拾包袱灰溜溜走了。问题的关键是,都不知道能不能好好地离开。蒙总是个怎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得很。

  在座六人虽然都是凭良心做事,准备在蒙总不在时候把持住集团公司,不致被强行权力移交。但是,他们又不得不顾忌到自己的未来,考虑到几乎是必然会产生的后果。所以,由柳青誊写出来的会议纪要让众人过目之后,谁都不敢第一个在上面签字。因为柳青的纪要最后署名一栏上,分别写着召集人(签名),成员(签名)。第一个签名的人把名字往召集人后面签,有点没胆,往成员后面签,又觉得有点对不起同在一个会议室的同一战壕里的战友,像是把别人往前线推,很不道义。所以,大家几乎是不约而同地,继续烧着香烟谈明天的具体安排。

  其实,财务总监老毛是最合适的人选,蒙总不在的时候,公司可动用钱的章都在他手里。而且他年资最老,平日里已经隐隐高出在座其他五人半级。但是明玉考虑到老毛肯定有很多顾虑,他上有老,下有小,正是家中顶梁柱和主要经济来源,同时,作为一个财务人员,如果他的个人历史上有与总裁反目而被逐这段经历,在他人眼里,将意味着或许是此人指甲太长,贪欲太重,或者是操守不佳,背叛米饭班主,他以后将永无进入核心圈子而被别的老板重用的可能,因财务经理实在是一个企业中太重要的位置。老毛不得不为下半辈子顾虑。

  其实明玉倒是不反对由她来当主导,她本来就已经准备好培训回来被老蒙发落,她的心理准备时间已经很长,差不多已经到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境界。在座其他五人,除了柳青,平时也不是至交,纯粹是为大家都尊敬的蒙总而走到一起,所以,虽然今天抱团,但有些话有些事还是得三思而行。比如,这一室人里面,上至近五十岁,第二小的柳青也有三十多,唯独她还不到三十,她如果自己大义凛然要求主导,大家会不会反而产生被小鬼当家一把的不良感觉?她就想,等等吧,看大家都没主导想法的时候,她再提出。

  吞云吐雾间,会议室的仿古座钟终于敲岀漫长的十二点。明玉看大家都有意避开眼光不看桌面那份纪要的样子,悄悄深呼吸一下,起身将纪要拿到手上,一只手从包里掏出一支笔。柳青旁边一看,便大致猜到明玉的意图,他本来就坐得离明玉近,见此便一把拍下明玉的手,阻止了明玉签字,但说的却是不相干的话。“你这人真是天字第一号吝啬鬼,没见过你这种身份的人还用会计记账的中性笔签字,放下,等我掏笔给你。”

  明玉看向柳青,见柳青也是目光灼灼看着她,两眼都是征询。明玉心中非常安慰,心说朋友就是朋友,这个时候,他们在座六个会为蒙总不计后果跳出来维持局面,柳青也会为她做出可能得罪在座其他四人的事情。即使为了柳青,为了这个前不久在蒙总心目中经历地位动摇才刚恢复安稳的朋友柳青,她也得担下主导人的虚名。

  柳青掏笔很慢,眼睛却一直在与明玉交流。终于,他在眼看明玉微笑的脸支撑太久,差点快要僵硬的时候,将他的宝贝签字笔期期艾艾地掏了出来。海上牧云记小说

  明玉接了笔,微微一笑,便要签字。老毛忽然开腔:“江南,你签哪里?”长相思小说

  明玉索性摊开了说:“我准备签到‘召集人’三个字的后面。我与你们不同,我没有牵挂,是个光棍。光棍有个很不好的衍生意思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无赖,我正好如此。你们不用顾虑我。”

  一边说,一边不由分说签下她的大名。这个大名,常在百万千万的合同上出现,但从未如今天签得那么沉重。或许,是柳青这支看似昂贵的笔质量太大。

  在大家面面相觑之际,明玉勉强微笑道:“不早,各位老大也签了吧,我们这时候回家还有六个小时可以睡,明天天亮起各自守住岗位。呵呵,我这个小头目做得有点像模像样吧?”说着,拿起纪要先交给老毛,看着他们一个个签下来。然后,大家像要去前线的壮士似的,一一大力握手告别,香烟的雾气竟也有了硝烟的味道。

  明玉今天暂时没车,柳青当仁不让地送她。柳青有点没好声气,但总算还是给明玉打开车门。等他上车时候,便硬邦邦地问了一句:“去哪里?”

  “当然是去江南公司。我得现在就看住了门。柳青,你别比我还担忧,你以为你们没当召集人的,老蒙就会放过你们吗?肯定是我给一刀斩了,你们永不叙用。弄不好我另换门庭东山再起,日子不会比你们过得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