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30章

第30章

  吴非看了眼正与明玉玩耍的宝宝,心说抱着宝宝做事,任务很是艰巨。但是这事情早解决早好,而且她在场插手解决,事情不会又节外生枝。她看来又得出山打拼。“行,你打电话给你爸,说授权我代办,明天早上九点我去找他,尽量还是避开明成,免得彼此难堪。然后你把我们前几天找出来的房产中介资料以及看中的几套二手房资料发到我信箱,我明天可以按图索骥。这几天网上查看下来,大致价格我心中有数,你别太担心。”

  “你准备买房子的事也一起解决了?时间不够啊。”明哲惊讶,但心中非常感动。吴非虽然与他生气,但需要做的事情却一点不回避。

  吴非叹息道:“你爸不相信由明成卖房子,你以为他能相信明成买房子吗?我这儿能办多少办多少,不行我酌情交给明玉或者明成。先做起来再说,边做边想。”

  明哲由衷地道:“非非,谢谢你。你抱着宝宝奔波,会很辛苦。”

  吴非不客气地道:“你知道就好,以后别对我们娘俩苛刻。”

  明哲在电话那端尴尬不已,明玉却听了笑岀声来。吴非放下电话对明玉尴尬地笑道:“你别高兴,也别想脱身,我还得问你哪几个房子比较合适。我用你的电脑行吗?”

  明玉拿下巴指指书房:“那里面,你自己去用。我明天派车给你,我这几天非常忙,不能帮你。对不起。”大哥二哥做这件事,她觉得是理所当然,但是由吴非来做,虽然知道她代表的是大哥,明玉只得为自己不能帮忙而道歉。

  吴非先叮嘱宝宝:“宝宝,不许总揪姑姑的头发,跟姑姑好好玩。”然后才对明玉道:“谢谢,车子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还有,我们稍微减些价卖掉老屋,稍微加点钱买大屋,你同不同意?”

  明玉道:“不是我出资,我没多少发言权。而且……我不想参与太多,请原谅。”

  吴非耸耸肩,道:“那好,我只想这件事早结束早好,在合理范围内宁可多花一点钱。对了,你家只有一张大床,我们晚上怎么安排?”

  “我睡书房地板,你别担心我,总不能让宝宝睡地上吧。”

  “宝宝巴不得躺地上呢。那这两天就辛苦你,我不跟你客气了。我可能还得住两天。明成家里岀事情,我不敢再去麻烦他。”因为明玉都与她直说,吴非也有话直说,没有虚情假意。

  明玉一笑,没再多说,她在心中替吴非不值,好好一个女子,大哥就这么道一声歉,她就肯自觉吃苦,豁岀性命替父亲和明成这两个不争气的人忙碌,这个傻女人,可见她是真爱大哥。明玉对吴非起了敬意,但对大哥明哲就更加不以为然了。

  吴非看电脑时候,宝宝抛下明玉追去书房,她觉得妈妈忽略她的时间太久了,这很不应该。而且这个姑姑并不好玩,只知道冲她做鬼脸,冲她笑,却没一点好玩的主意。明玉只能自己玩,坐在地上也懒得起来了,拿起笔记本电脑先上网查邮件。人家都说她记性一流,殊不知她是将别人回家与父母团聚或者与朋友玩乐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对待工作就像学校时候对待功课,先预习后复习,所以那些数据她想不记住都难。

  但今天被柳青的话影响,她查完邮件,便拐去本地美食网站,果然不出所料,论坛上有一条食荤者发的帖子,帖子题目是,《兄弟去香港了》。明玉心想,去香港就去香港,闹什么闹。可最终还是忍不住诱·惑将帖子打开来看。这才知道,原来石天冬获得一个去香港某知名酒店烘焙房打工的机会,他想到可以实地偷师学艺,学他向往已久的美食之都的中西式烘焙点心,他情绪激昂,立马就把食荤者汤煲店转手,轻装上路了。明玉看着不由莞尔,这个痴人,对吃的爱好还真是孜孜不倦。忽然想起前不久从北京到上海的列车上收到的短信,短信写着“我去香港了,回来再联络”,她当时看是陌生号码,并没留意,一把删了。现在才想起,其实石天冬有通知她,只是她不熟悉石天冬的手机号,耽误回信,不知道人家心里怎么想,会不会失望。明玉发了会儿呆,感觉自己有点想入非非,便收起心神专心办公。

  但做了会儿事,鬼差神使地又回去美食论坛,结束潜水生涯,浮岀水面注册了一个名字“瘦高个儿”,在石天冬的帖子后面跟了一个。写得很简单,跟暗号似的,“我从北京培训逃回来,发现店主易人,很遗憾无处觅食了。”发了帖子,心说石天冬到香港后不知道会不会上网,上网看了这帖子会不会知道是她发的,不管了,她先发了再说。但回头再看一遍自己写的,感觉有点鬼鬼祟祟,心里很想将这帖子编辑掉了事,可犹豫了一下,心中生出好汉做事好汉当的凌云勇气,让那帖子保留。

  吴非在书房忙碌完,又带宝宝睡了觉,一顿忙碌下来,一个小时过去。走出卧室关上门,见明玉依然靠着沙发坐在地上,专心致志翘着嘴巴做她的工作。吴非看了会儿,走过去轻轻打断:“我能与你谈一谈吗?”

  明玉抬起头,微笑看向吴非,“谈买房子的事?”

  “是,你看看这几间房子。”吴非将打印出来的文件交给明玉,明玉看了下,看来他们的意图很明显,两室一厅或者两厅,七八十平方左右。她看了一下道:“地段都在老屋附近,不过我对这行不熟悉,我刚才想了一下,据说最近房地产市场太火爆,二手房销售很多歪门邪道。你一个外地人急吼吼购房,很容易被人利用。我建议你先卖掉老屋,钱放到我爸账户,新屋看看也好,但别急于下手。不过这会让你很没成就感。”

  吴非一笑,“我采纳你的建议,我也知道国内中介的诚信很有问题。但我是真想把房子问题解决了,免得节外生枝生出很多是非,影响那么多人生活。你知道,我们在国外生活相对单纯,很容易相信人,所以我们本来想请明成出面办这事也是基于这点考虑。现在看来行不通,我们得另想办法,可这事没法拖。你能不能提供举手之劳的帮助?”

  明玉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吴非,发现这个大嫂可真是直爽,比大哥爽快多了,想要什么就直接要求,没一点婉转。可明玉偏又能接受吴非的意思,因为吴非并没用亲情责任什么的来打动她感化她,要她作为苏家一份子解决问题。大嫂只是告诉她,这问题不解决,拖着是大家的麻烦。这话非常实在。可问题是明玉现在没法抽出时间帮这个忙。所以她也很实在地告诉吴非:“大嫂,我明白你想让我接手,但是我最近绝对没有时间,我的脑袋,最近不可能给工作外的事情腾出空间。你如果想让我做买房子这件事,你得等好一阵。你如果真要在这几天速战速决,我给你一个要好律师的电话,他会对你负责,起码保证你不被欺骗。”

  吴非想了会儿,道:“我先按照后者做起来。如果没做成,只有交给你了,等一阵就等一阵吧,你爸在明成家未必就活不下去。”

  明玉听了又想笑,这个大嫂真是太可爱了。她肯定在大哥面前说得更直,愚孝的大哥就受不了了。“反正如你说的先做起来,边做边看吧,总比讨论来讨论去的好。这个问题就这么解决。”

  吴非听明玉最后那句话差点就有“散会”的意思,忙又道:“再谈谈你大哥的事。”

  明玉看住吴非一笑,笑得吴非忍不住脸红,将脸撇了开去。吴非知道明玉在笑她前一刻还离家出走,后一刻又替丈夫说话了。吴非自己也觉得自己不争气,但事到临头她还是帮明哲说了。但在明玉明察秋毫的微笑下,她竟然开不了口。明玉淡淡地道:“隔阂已经存在那么多年,我现在对我爸尚且亲不起来,何况是大哥。所以,请大哥也别勉强了,强扭的瓜不甜。”

  吴非听着觉得有理,不再勉强。“只是挺可惜的,我喜欢你这个人。”吴非直言,她觉得在明玉面前还是少耍花枪的好。

  “我?”明玉脱口而出,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能相信吴非嘴里的“你”说的是她苏明玉。但她看见吴非又不好意思地绯红了的脸,忙道:“谢谢,我也很喜欢你和宝宝,可惜你得回去美国,否则可以常来常往。明成家的朱丽也是个不错的人,虽然娇气,有时小资得做作,但本性大方合理。”

  “那是因为你大方。”吴非微笑道,“还不睡吗?你看上去很累。”

  明玉扶着沙发站起来,不出所料,又是一阵晕眩,看来这几天得好好补充营养,居然贫血了。但她装作若无其事一般,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自己解决,自己忘却,与人无涉。

  朱丽冲出家门后,又不敢回去父母家,因为父母如果知道明成敢与他们女儿作对,他们会与明成斗争一辈子。朱丽并无让父母与明成对立的打算,只有选择不回父母家,也没兴趣逛街,最后还是去办公室加班,反正她总有加不完的班,做不完的工作。

  事务所不止朱丽一个人加班,但也没多少人加班,正好,朱丽也怕别人过来寒暄,看见她眼皮的红肿。她坐在自己拿玻璃隔出来的小办公室里,打开电脑取出文件。很快,满心的怨念都被数字取代,她一门心思沉浸在工作里。

  大老板下午有意无意过来公司取文件,看到加班的人,毫不意外,但还是留意了一下是谁。当他看到玻璃屋里的小领导朱丽的时候,心中不由得伸缩了一下手指,这女孩最近工作非常勤奋,加班次数超过想象。其实坐在办公室里的也有比朱丽加班更勤快的,但因为朱丽是美女,大美女,见到的人虽然未必个个打她主意,但看着赏心悦目,不免一眼不够多看几眼,看了印象比别人深刻肯定是有,美女在工作中多少占有一点优势。朱丽不知道自己歪打正着入了大老板的法眼,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下班已经是华灯齐放,朱丽饥肠辘辘,却没有胃口,约了老同学在附近的星巴客喝咖啡。老同学家正遭遇七年之痒,整天想找人探讨男女关系的真谛,与恰逢或者偶遇家庭矛盾的朱丽一拍即合。朱丽找人时候也是有所选择的,她是亦舒的信徒,认为找朋友诉苦不得超过十分钟,超过的话,自己成怨妇,别人有怨念。所以她找到老同学,两个有怨念的人在一起,不叫诉苦,叫探讨人生。

  两个女人撒了一个多小时的气,女友先打车走了。朱丽在商店里一直逛到打烊才被人流卷裹着离开。她随波逐流地往路边走,被人抢先了好几辆出租车后,才终于抢到一辆。等前面的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里的时候,她自然而然地吐出那个最不想回的家的地址。话音一落,她垂下了头,脱口而出是不是意味着潜意识里她想回家?可是回去不得让某人得意死?亲爱的活祖宗小说

  因为忍无可忍冲父亲发火,明成被大哥塞进书房闭门思过。但明成怎么也无法认为这是他的过错,他这是怎么了?妈去世后怎么流年不利了?大家原本都说他热情开朗,笑口常开,怎么现在个个对他充满不信任,他说什么都是错?不,他不承认错误。他确实没与周经理暧昧,他凭什么要向朱丽认错?父亲公然对他表示不信任,那是对他人格的最大侮辱,枉他在母亲去世后一直挤出业余时间,甚至牺牲生意时间来伺候他,父亲这么没良心,他能不发怒?泥人也有土性子,他不忍了。

  朱丽看不起他,他现在做什么都是错。父亲不信任他,说到底也是看不起他。两人看不起他,究其根源,还不是因为钱?朱丽嫌他现在赚得比她少,父亲嫌他没钱给换大房。原来他辛辛苦苦花时间伺候他们都不算数,他们都看不到他对他们的好,他们衡量他的唯一标准竟然是且只是钱。这个社会真现实啊,什么夫妻,什么父子,都是狗屁,唯有钱才决定一切。

  但,也有例外,那是他永远失去的母爱。明成不顾大哥还在,自己夺门而出,到街口买了一束白色康乃馨,开车去母亲那里。那里的树还低矮,太阳没遮没挡,明成戴着墨镜在母亲坟前坐了半天,发了半天呆。他在母亲像前发誓,走着瞧,等他哪天赚钱了,看大伙儿怎么巴结回来。

  回来时候晒得跟下滚水的虾似的,一脸油光一脸红。开门,见父亲的脸在客房门口一闪而没,他恨不得再次呛声。但又一想,母亲以前曾经与他说过,与父亲这种人争论,胜之不武,最佳办法是视而不见。于是明成便看也不看客房的门一眼,大步走进自己的书房,打开电脑玩游戏。今天他有意选择最血腥的,他脑子计算快捷,三下两下便掌握规律,持一杆枪如入无人之境,耳边都是耳机传来的震撼声音,地动山摇。

  明成将心中的愤怒转化为手下鼠标射出的子弹,虽然他还不至于将对手幻化成朱丽或者父亲,但是当他将子弹射向对手时候,他只觉得阵阵痛快,阵阵解脱。他玩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当最后血流成海,尸横遍野,他一个人傲立天地之间,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天地悠悠,唯有硝烟滚滚,他才扔下鼠标,“哇呜”一声伸了个满足的懒腰。出气了。

  他走出书房,烤了两块面包吃下,看时间已是半夜。回去卧室睡觉,却见朱丽已经朝里背着他侧身而睡,不知道睡着没有。薄软的被子勾勒岀朱丽柔美的线条,在昏暗的脚灯下透出强烈的诱·惑。明成站在床边咽了下唾液,很争气地告诉自己,必须克制,绝不可投降。

  但是揭开被子才钻进去,扑面便是一阵甜美的幽香。明成毫不犹豫就违背了刚刚的誓言,他不得不委曲求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