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31章

第31章

  虽然公司对进出口几个业务部人员上班迟到早退的规定并不严格,但周经理还是按时到班,甚至有点早到,一个人安安静静在办公室里做了会儿事,主要是把周末两天在家处理的邮件传真等归类保存。

  忽然,她听到门被有礼貌地敲响,她说了声“请进”,才看向门口。却见明成“啪”地一靠脚跟,在她门口潇洒地行了个美军军礼,然后才顽皮地笑着进来。周经理也开心地笑。这个苏明成,当初刚招来的时候,明亮的眼睛和阳光般的笑容,让公司上下·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玉树临风,周经理当机立断抢了他,这种人即使用不上,看着也舒服。

  最先还觉得这个苏明成很好用,聪明灵活,一点就通,最美的是他态度好,待人大方,出去跑腿人见人爱,即使外商看着他也喜欢,很快业绩便升为新人中的第一。但是他恋爱了,恋爱后,他的心思全花在吃喝玩乐上,他的打扮是公司年轻人的风向标,但是他的业绩则变为稳中略有升。这让周经理很失望。但她还是喜欢这个大男孩,这么十来年工作下来,他还是那么阳光,眼睛还是那么明亮。美中不足,是他开始略微发胖。

  但周经理还是喜欢看见明成,明成能让她笑。她看着明成走进来,微笑道:“周六谢谢你送我回家。”

  明成也是竭力微笑,虽然他早上想与朱丽亲热一下的时候被朱丽拒绝,心中并不愉快。“送美丽女士回家是我们男人的荣幸。何况还是周经理的生日。”

  周经理笑道:“少给我灌迷魂汤。说吧,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对了,这两单我暂时忙不过来,你给我去做一下。”一边将传真递给明成,当然不会是最肥的生意。

  明成接了,看了一下,道:“我等下就打电话问问最近有没有这种产品。周经理……”明成笑得腼腆起来,也将周经理的心笑得软软的,周经理心说,这大男孩,真拿他没办法。明成迟疑了好久,才将手中的一张纸递给周经理,“周经理,借条的格式,你看这样行不行?”

  周经理愣了一下,接过借条一看,奇道:“二十三万?我什么时候说要借钱给你?”

  明成更加吃惊,满怀希望而来,而且还是背着朱丽又与朱丽唱着反调而来,没想到周经理却把那晚在酒吧主动提出的借钱话语给否认了。他勉强微笑道:“周经理,前天在酒吧,你狠狠教育了我,让我开始好好加油工作,我答应的态度很好。你很高兴,就很爽快地提出借我二十几万块钱投资这单生产线。周经理,我真感激你,这下我不用把车卖了,没有车子,跑工厂验货还真是不方便。”

  周经理还是疑惑地看看借条,客气而疏远地笑道:“小苏,你确定你没搞错?二十三万,再稍微加一点就成全部由我出资了。这又不是单位搞福利,这是大家集资做投资,资金为本。你若是已经筹了十六万,要我拿个零头帮忙倒也罢了,你让我借你这么多,还不如将你的股份转让给我吧,省得你背一屁股债。”

  周经理的话打破了明成好不容易才捡回来的对美丽人性的憧憬,明成非常失望,尴尬地将借条从周经理的办公桌上收回,又勉强笑了笑,道:“周六肯定是我喝醉了。周经理,对不起,平白打扰了你。”

  周经理看着明成失望的笑容,虽然有些心疼有些怜惜,但明成又不是她的儿子,她哪会那么大方拿出钱来。而且,明成拿不出钱,不正好退出投资让给她吗?她求之不得呢。所以她不会心软。

  明成拎着借条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座位,沮丧地将借条大力团成一团,又不解气,展开来撕得粉身碎骨才罢休。周日的时候打算得多么美好,以为这是他可以扬眉吐气获得朱丽和父亲尊重的机会,没想到,也不知周经理周六晚上是不是真喝醉了,事后记不起说过的话,还是她记得当时的话,但周日想起来又赖账了。总而言之,周经理不借了。钱是周经理的,周经理不借,他难道还能去抢?

  多好的赚钱机会啊,难道他就这么拱手放弃?明成觉得,即使他不赚钱,这个机会也不能给人。他可以把所有红利都让给借钱给他的人,他不要钱,他只要别人记得他的大方,行吗?这么一想,明成先想到父亲的老屋。不是说要把老屋卖了吗?拿来的钱给他投资,他把分红全部给父亲,还不把父亲乐死,这么大的便宜,父亲哪儿去占?

  想到做到,明成往家里打电话,没想到居然没人接。奇怪了,这要紧时候,爸会去哪儿?近十点的时候,大嫂打来电话。“明成你好,我是吴非。我今天陪着爸卖掉老屋。有这么个情况,我知会你一下。我们如果想立刻就卖掉老屋拿到钱以快点买到新房,中介提出我们将房子卖给中介,但价格会比原来设定的价格低一点,他们中介也要赚钱。我们目前谈下来的价格是二十九万五,你看行不行?如果行,我再知会一下明玉之后就签字了。如果不行,你过来谈行吗?”

  明成一听差点笑岀声来,才愁钱呢,钱就进门了,还比原来设想的数目多。“同意,同意,这个价钱差不多了。今天就能完成吗?”

  吴非不知道明成为什么这么高兴,但还是耐心道:“你们如果都同意,我们签字后就可以拿到现金。明成你要不要问一下朱丽?”

  明成忙笑道:“大嫂办事,朱丽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大嫂,你就签字吧,我都不知道你在帮我爸奔波房子的事情,你们在哪里,我等下过去接你们一起吃中饭吧。”

  吴非忙道:“不用不用,宝宝不习惯在饭店吃。中午时候我会把爸先送回你家。”吴非不准备透露她住在明玉那儿,免得给明玉招来旁人入室。明玉既然说对家人亲不起来,她还是自觉别太自作主张。

  明成也无所谓,只要爸回家就行。他顿时像是吃了兴奋剂,一下来了精神,干活劲头十足。仿佛那笔卖老屋的钱已经进入他的口袋。

  中午,他硬是回家了。在下车时候,看到明玉的白色奥迪过来,里面下来他父亲。明成吃惊,却见大嫂探岀头来与他招呼,他才明白原来大嫂问明玉借了车子,够大面子。当年妈去上海签证,他想问明玉换奥迪两天,免得妈坐着他的切诺基路上颠簸,明玉都不肯答应。不知道大嫂或者是大哥用了什么手段。他看着车子掉头离开后,便跟着开心欢喜的父亲上楼。

  苏大强是真的欢喜,终于卖掉他不喜欢的老屋了,他可以不回去老屋了。但他看到眉开眼笑的明成,不由警觉地将手放在身上的存折处,好像明成看上一眼,他存折上的钱都会跑掉一点似的。这是他的血汗钱,说什么都不能给明成。

  明成直到进了家门,关上了门,才对父亲道:“爸,钱打进账户了吗?”

  苏大强心惊肉跳地撒谎:“都是你大嫂在办理,我不管。以后房子也由他们买。”但说谎的时候心虚,不敢看向明成。

  明成以为父亲是经他昨天吵闹后看见他害怕,也不以为意,但心说钱在大嫂手里就比较麻烦一点,他得说服大哥才行。他立刻撇下满脸通红的父亲,直接给大哥电话。“大哥,老屋卖了。”

  “是啊,老屋卖了,吴非说中介给一天时间,让把东西搬出来。我正好要找你,你和爸一起去,看什么还能以后用上,就搬出来吧。你看看你家车库能不能暂时放一下?爸妈的东西不会多。最主要的还是找出妈以前的照片奖状笔记什么的东西,我想保存。”

  “行,虽然我家车库不大,是自行车库,但老屋没几件值钱东西,够放。还有呢?”

  明哲见明成这么热情,不是昨天的愤怒样子,总算放心,心说总算还是爸的儿子,虽然嘴上牢骚,有事时候还是派得上用场。他笑道:“没别的了,这两天吴非专门帮爸看房子,你就帮爸搬家吧。辛苦你,可惜我真走不出来。吴非看房子时候有什么疑问,还得继续打扰你。”

  “自家人客气什么。”明成看着父亲又钻进了客房,随便他了,“大哥,有件事我要与你商量,是关于我们公司投资的事。”他把投资的来龙去脉说了一下,不过他有意识地把部门私人集资,说成了公司出面优惠员工集资,以使大哥更加放心。“大哥,你知道我没钱,但这个机会难得。我自己不要赚钱,一分钱不要,把机会让给爸。爸反正还是住我家,我们暂时不买房了,将这笔钱投资,立刻可以产出不少红利。你放心,对方的产品由我们出口,我们可以控制投资。”

  明哲听了明成的话,不知怎么有点腻味,但又说不出腻味在哪里,按说明成出让大好赚钱机会也是他的好意。但想到明成已经多次伸手拿家里的钱,拿了又不还,他不知不觉就把明成这次说的投资的事与明成伸手拿家里钱的事联系在一起,感觉明成急吼吼地给这笔钱找到的用途非常不可信。再说昨天已经见识了明成如此粗暴对待父亲,明哲认为父亲必须尽快搬出去住,早一刻是一刻,什么红利之类,还是放弃吧。

  明成见大哥好久沉吟,忙又添上一把柴:“大哥,有我监管着,但我一点不会沾手爸的红利,我一分不拿。我只是觉得放弃这个机会非常非常可惜。这是非常好的投资机会。”

  明哲心中只认定应尽早给爸买房子,但温言道:“你把爸请来听电话,我问一下他的意见。”

  明成道:“好,我去请。但大哥,爸不懂什么投资红利,你得解释给他听,否则他还以为钱给干什么去了呢。”说完才过去客房请父亲。

  明哲对父亲道:“爸,刚才明成说……”

  苏大强立刻道:“我全听见啦。我不投资,我要买房子。”此话说出,苏大强觉得说不出的痛快。投资会来钱他又不是不知道,但是,他不相信明成,只要是明成拿出来的方案,他一概不信。如今看着明成失望的神色,他觉得异常解气,也一下找到了他做人的位置,忍不住将胸口挺了起来。他又坚决地补充一句:“我退休金够用,我只要买房子。明哲你替我管住钱。”

  说完,等拿到明哲的肯定答复后,他就把电话放在桌上,他还不敢直接交给明成。

  明成只能拿起电话再讲,再做大哥思想工作,可大哥说什么都不松口,他只有作罢。明成也想让大哥自己投资,但明哲说他的钱专款专用,就是给爸买房子用,明成只能再次作罢。

  明成中饭都没吃就回去公司,当然就忘记了搬家的事。他在办公室里苦思冥想,哪儿可以找钱。他觉得自己没面子得很,连区区二十六万都拿不出来,借钱也才借到三万元,一个零头都不到。办公室里大家饭后也在讨论钱筹集完毕没有的问题,明成没法插嘴,心里憋闷得慌。

  在大家讨论得热火朝天,憧憬着美好分红未来的时候,明成忽然想到早上周经理的一句话,说他如果筹集了十六万的话,她周经理借岀十万还可行。明成想,死马当作活马医,假设周经理肯借出十万,他还得自筹十三万。即使周经理最后又赖账,他大不了把十万的股份转让给周经理,那她还有什么话说?她肯定高兴都来不及。而明成是万万不肯把所有股份都转让给周经理的,他得想办法,能自筹多少就多少。

  他想了好一会儿,终于一咬牙,决定把车卖了。让朱丽看看,他也不是单纯只知道享受的,他也会赚钱,他不享受了,他现在一门心思赚钱了,如何?

  他很快联系上一起玩车的车行工作的朋友,请他帮忙尽快卖车。他相信,凭他车上发烧级的音响与车外拉风的装饰,一定可以卖得好价。如此,他就有钱了。如果再不够,朱丽周末那阵子会发笔奖金,他先取了再说。

  周一,整个集团公司黑云压城。即使消息最不灵通的员工,周一上班时候也已经知道公司与往日有了什么不同。瞬间,有关蒙总得病的原因被衍生岀若干变种,最先被认为的蒙总是被江南江北造反气死的说法不被普遍接受,大家反而都从高层会议的出席人物推断,蒙总肯定是被家中一帮莺莺燕燕给闹疯了。大家在嘴里都说一句清官难断家务事,但心里大多有点不怀好意,谁叫他一个人占了那么多美丽的社会资源。

  人常说尸骨未寒,后院起火。而集团眼下的状况是,蒙总还在急救室,生死未卜,各路人马已经纷纷上阵亮相。或许有人在周日时候还在很有道德地以为,蒙总生命还掌握在医生手里,什么后事处理之类的问题应该从长计议。但是,等他们眼看周日至周一,集团公司会议室彻夜不灭的灯火,以及川流不息的人员进出,他们坐不住了。都是明白人,都知道蒙总这块肉有多肥,都知道什么叫先下手为强,都知道等木已成舟若想再通过现有法律手段夺得自己的一份子有多难。于是,又出现据说怀有蒙总子嗣的美丽N奶,N奶身后总有一个集团内部的支持者。蒙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们也纷纷上阵,扶老携幼出现在集团公司会议室。一时,集团公司热闹如集贸市场。

  反而是各大分公司相对安静,大家最多在茶水间悄悄交换一下看法,但都不敢多打岔,因为分公司的头儿们都板着脸坐镇大办公室,没人敢在这兵荒马乱时节惹是生非。

  明玉一上班就跟大家讲明事实,免得众人因谣言反而情绪失控。她给大家吃的定心丸是,大家把事情做好,别管总公司岀什么事情,分公司的财务她会控制进出,不会少大家的工资奖金。但如果有谁想趁兵荒马乱时候浑水摸鱼甚至趁火打劫,杀无赦。以前,明玉安排工作大多只安排到中层,而今,她事无巨细,一一过问。

  不出明玉所料的是,老倪等一帮老兄弟请假观望,也或者是暗中协助在集团公司打斗的某总,总之他们没在公司出现。但是明玉自己带出来的一帮人无一动摇,都按部就班做着自己的工作。大家还对明玉的回归欣喜不已,这让明玉分外感动。她本来还在想,事成后,无论是什么结果,她都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离开公司。但是,今天面对这么好的部下们,她开始有所动摇。除非,江南公司往后全权交给柳青,否则她甩手一走,怎么对得起无条件信任她的部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