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32章

第32章

  上午,大嫂吴非用明玉交给司机的一个手机打电话来,告知卖掉老屋的事,明玉毫不犹豫答应,非常感谢大嫂着手办这件实事。并主动提出老屋里面的东西如果不多的话,可以征用她的车库。明玉的车库是给汽车配的,够大。但吴非说先看看明成有没有地方。吴非总觉得为这个苏家不应太动用明玉的资源,那不是明玉的责任,也感觉明玉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慷慨大方。吴非不想背上这个人情债。

  下午,老毛那里终于江湖告急。高层们与蒙总亲人们讨论的最终结果竟然是,先委托资深审计师事务所查清蒙总的资产底细,然后才能考虑如何切割分飨。老毛说,这真是笑话了,公司的资产情况,怎么能给那么多人知道?而且还是经过审计没有隐瞒的资料,那与脱光了裸奔有何区别。所以老毛干脆做得更彻底,向围攻他的人们提出,要查,就查个透彻,把分公司的账目也一起查了。查账,先从分公司开始,农村包围城市。他在MSN上向其余五人解释,他这么做,是为拖时间。众分公司虽然只是集团公司的分支,但因为实力雄厚,资产之复杂,审计起来一点不比寻常社会上的普通公司简单。等一个个的分公司审计完,估计蒙总那儿应该可以拿出结果。但他还是希望大家继续想想主意,有什么办法,设置什么障碍,可以让审计永远不要开始。但是他一个人无力反抗了,此时他如果敢提一声反对,七大姑八大姨们的口水都会把他淹死。

  大家都说老毛做得对,如果非查账不可,只有先从分公司开始查起,才能保证集团公司的财务机密暂时不致泄漏。而大家又都一致认为,查分厂的后果比较能够接受,销售公司得放在最后,那些增值税发票所反映出来的客户资料如此机密,岂是由非蒙总所控制的审计师事务所可以经手的。

  但是,经过大家轮番抵抗无效,下午四点半时,集团公司传真电话电邮一起发,命令所有分公司老大回总公司开会,集中讨论审议协调布局集团内部资产审计的具体安排。这回集团公司的上层彻底抛弃一切官僚作风,行动雷厉风行,居然这么快已经联系下了参与审计的事务所,今天的会议,事务所也将派主要人员参加。

  老毛在下线之前,发出最后一声哀号:“弟弟妹妹们,千万帮我顶住,拖一天是一天,拖半天也是大功一件啊。”

  饶是集团公司地处远郊的海边,饶是大家出了郊区后把车开到最低限速,但即使骑车也有到的时候,这种办法非常消极。虽然大家都知道靠拖时间不是办法,消耗敌人也消耗自己。但是除此之外,大家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其他办法来。

  明玉把车也开得很慢,即使已经到了集团公司大门,她还是将车速开得如参加什么环城花车巡演那么慢。才进大门,车子便被两辆本田雅阁超了。

  前面一辆黑色本田雅阁里面的事务所大老板对坐在副驾位置的朱丽道:“你不要慌,再大的公司,财务制度也不会变化到哪里去。你的发言只要提出我们的审计步骤,需要他们配合的部分,才是今天协调会议的关键。”

  “是,我会做好。”朱丽相当明白,这是大老板给她的机会。这次审计因为规模比较大,事务所几乎是倾巢而出,预计将按照客户的要求,两辆车上七名审计师各自担纲一个分支,分头审计,而大老板亲自负责抓总。大老板在今天一大早便指派朱丽立刻与另外一个资深审计师一起拿出审计步骤安排报告,经他过目修改后,满意地安排朱丽担纲一部分支,又让她协调三个分支的审计进程,并将今天步骤报告的宣读也交给朱丽,这是大老板很明显的重视。

  朱丽虽然表面上强自镇静,心里却一点不敢放松。这家企业,如此有名的一家企业,原本审计工作从来不会交给本市的事务所,即使他们的事务所已经几乎是本省最强。她很清楚,大老板很想借此机会,打入这家公司,争取长久合作。所以,此次审计事关重大,而今天的会议将是他们最重要的开场戏。朱丽感到肩上的担子非常之重,压得她差一点喘不过气来。她下车时候,忍不住背着别人好好地深呼吸了三下,才整理了一下衣服文件,挂上甜美而职业的微笑,跟上大老板他们一行。

  所以,朱丽没看见跟在他们身后停车的明玉。而明玉却看到了朱丽,看到朱丽的明玉在车里呆了一下,难道集团上层请的事务所是朱丽那一家?那倒是巧了。明玉脸上的微笑渐渐浮现,她已经听到警报解除。

  会议在中型会议室举行。集团的中型会议室,差不多是分公司的大食堂大小了。一圈大环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坐在面对大门的主席位上,那个位置平常只有蒙总坐,蒙总不在时候没人敢坐,当然,今天蒙总的老娘坐这位置可谓当仁不让。蒙总老娘左首坐着蒙家母老虎蒙太太,右首坐着蒙大公子。再往下才是集团高层们,二奶等已经不在场,但可以料想,他们在这个屋里有代言人。那些蒙家血系亲属们则是散坐在角角落落,他们还没有坐在会议桌边的资格。

  明玉走进门,一室几乎已经坐得满满当当,嘤嘤嗡嗡声音不绝。她看到老毛与柳青中间有个位置,便走过去当仁不让地坐了。这个位置,差不多是他们六人集团的中心位置。只要仔细看看,一个会议桌上所有人的位置分布,都包含极深极复杂的背景含意。大家稍微一议论,就看出,谁跟谁是一伙儿,谁家势力最大。看来看去,似乎孙副总已经与蒙太太结成联盟,而蒙老太太则是被儿媳与孙子挟持。

  明玉玩味地看着坐在对面的朱丽,悄悄对老毛胸有成竹地耳语:“晚上请我吃饭。”

  “为什么?”

  “我帮你拖到明天。”

  老毛这个小气鬼竟然满口答应:“行,湖滨烤肉,阳台雅座。”说完便拿出手机让秘书定位。

  柳青在一片嘈杂中当然没听见两人的耳语,他在打量会场半天后,对明玉道:“事务所那个穿藏青套装的女孩长得非常不错,看上去举止优雅,品位不俗。”

  明玉又看一眼朱丽,对柳青道:“那是我二嫂。”

  柳青在喉咙里咕噜了一声,促狭地笑道:“我要争取你二嫂审计我的江北公司。”

  明玉不由得翻了一下眼睛,道:“柳青你拿这种笑话挤对我是没用的,我跟二哥没感情,不会为他们操心。”

  柳青笑了一笑:“真没劲,连这么好的苦中作乐机会都不给我。不过你的话里是承认你二哥不如我的。”

  明玉微笑地看着柳青道:“你居然拿自己跟他比,没的掉了自己身价。”

  柳青摇头不信。这时在上座的孙副总打开麦克风大声要求在场人员安静,并让门口做记录的秘书关门。很快,场上便安静下来,形成关门打狗架势。柳青还是忍不住偷眼看一下朱丽,看到这个美人终于从资料堆里抬起头来,两只眼睛亮晶晶的都是微笑。柳青只觉得心都化了。同样是职业女性,为什么旁边也算有点姿色的苏明玉就没她二嫂看着可爱呢?

  孙副总非常威严地环视一圈,非常满意自己一句话清场的效果,干咳一声,道:“今天,请大家来,审议通过一下集团公司资产审计的办法。经集团董事会在董事长暂时缺席的情况下开会研究做出的初步决定,先由正诚会计师事务所派七组人员,齐头并进,分别审计三家分厂,两家销售公司,一家进出口公司,和一家研发中心。然后,将审计结果汇总,最后审计集团公司的资产。长话短说,先请会计师事务所介绍一下审计步骤。”

  朱丽却在悄悄环视会场的瞬间,看到斜对面的明玉。她这才一惊,哎呀,差点忘了明玉也在这个公司,没想到,明玉已经做到可以来这儿开圆桌会议的高层。她不由又偷偷看了眼大模大样地靠着椅背坐在会议桌边的明玉,看到她嘴角似乎噙着一丝冷笑。类似的表情,她曾经在婆婆葬礼后的停车场上,明玉揶揄她和明成的时候看到过,也曾经在明哲失业,大家回老屋讨论公公赡养问题,明玉抛出账本的时候看到过。朱丽不由心寒得头皮发麻,不知道明玉今天想做什么。希望不是冲着她来。但现场不容朱丽多想。

  事务所大老板热情洋溢但简练清楚的开场白很快结束,朱丽将麦克风移过来,微笑道:“大家好,我叫朱丽,来宣读一下……”

  柳青听了闭目咂味,咦,美人叫朱丽,这个名字似乎应该用英语读更漂亮。但没等柳青沉醉,便听音响从四面八方传来一声断喝,“慢着!”他一睁眼,发觉声源来自身边的苏明玉。柳青还是第一次感觉到明玉的声音居然如此粗糙刺耳。但这粗糙的女中音还是不顾他的感受,不顾对面朱丽的大眼睛里闪现出的小羊羔般的惊慌,沉稳严肃地道:“我申请,请正诚事务所的朱丽女士回避。朱丽是我嫡亲二哥的太太,也就是我的二嫂。基于我与朱丽女士的亲属关系,为维护审计过程的公平公正和客观,避免审计人员将可能有的主观因素带入审计,我不徇私,自我检举,要求朱丽女士退出审计,回避。同时要求结束此次会议,请正诚事务所重新安排审计师名单,并审慎把关审计师的选择,在递交程序说明之前,先给出一份合格的审计师资格说明。”

  一语既岀,如同在全场扔下重磅炸弹,在场人员什么表情都有。但即使是最想立刻审计立刻知道蒙总有多少资产的人都无法反驳明玉,虽然知道她的目的是阻止审计,因为她都大义灭亲了。众人几乎是有志一同地将眼光转向事务所的那个团队,将满腹不满转向那个满脸通红、眼泪盈盈欲滴的女孩。本来大家已经为争权夺利闹得火气暴躁,尤其是蒙总的那些亲戚,他们并无职业涵养,当下已经有人呼喝出来。

  而朱丽则早在明玉说出第一个“回避”的时候,已经全身轰地一下,陷入混沌,后面的话充耳不闻。她的心中有无数个小声音在责问:你为什么会忘记回避?你难道忘了明玉是这家集团的高层?你知道你耽误大老板进军这家公司的宏图大业了吗?你还想继续留在事务所吗?

  朱丽不敢看向大老板,却勇敢地忍着眼泪站起来,深深鞠躬,忍了又忍,才憋岀三个字:“对不起。”把手中材料交给大老板,她含泪退场。

  柳青不忍心看着朱丽如此退场,但又明白这是明玉唯一能使出的拖延时间的手段。可心中还是隐隐在为朱丽鸣不平,这苏明玉真是太狠了,拿自家人开刀都没一点犹豫。看着朱丽退岀会议室大门,他才对明玉轻道:“你这一手太狠,你不怕害了你二嫂。”

  “两害相权择其轻。而且这是她自作自受。”明玉淡淡地道。

  柳青叹了口气,“我明白你必须这么做,而不能在会前提醒。但是你这样做也是在损害你自己与家人的关系。”

  “总算你没有见色忘友。不过柳青你不明白,我与家人关系已经损无可损了,朱丽忘记需要回避,又何尝不是说明她心中有我这个熟人但没我这个亲戚,因为她对我没有亲情概念呢?所以你不用替我担心,你如果担心朱丽,等下你自己出面在他们老板面前说话挽救她。”

  “唔?”

  明玉斜睨了柳青一眼,一声讥笑。柳青也跟着讪笑,心中笑自己怎么如此愚钝,办法不是明摆着吗?所以被明玉取笑了,活该,果然是色迷心窍。却看老毛,整个人严肃得跟不动明王似的,又冷静得跟千载玄冰似的,一双眼睛透过眼镜,冷冷地看向对面的正诚事务所全体。柳青立刻明白了,这家伙肯定还有话说,他怎能放弃如此大好时机。虽然柳青不知道老毛会说什么,但他心中更加替朱丽悲哀。如果老毛再捅上一刀的话,即使对方老板明知朱丽是替罪羊,也注定必将迁怒于朱丽。

  对方大老板一直在喃喃说“对不起对不起”,但是没人理他,大家继续鼓噪。直到孙副总又一次大声发话,大家才又安静下来。于是正诚大老板再次道歉:“对不起……”凤囚凰小说

  可是,他才说出这三个字,老毛已经冷冷地道:“事务所方面不必道歉了,我来谈几点我的看法。一,作为一家应该严谨细致的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人员安排上出现如此大的漏洞,说明什么?不言而喻。我作为一个多年从事财务工作的人,拒绝由这样一家管理不严密的事务所来审计我们的账务,我有理由现在开始就对贵事务所的审计结果表示怀疑;二,鉴于本公司人员众多,机构庞杂,在本市范围内寻找的审计事务所非常难以避免与本公司员工存在瓜葛,所以我建议,我们走出本市,寻找可以合作的事务所;三,审计工作是一件细致缜密的工作,审计工作开始之前,我要求事务所必须做好完整精到的准备工作,不可再如今日一般仓促上马。这三点不具备,我不会交出账本。我的所作所为,必须对得起一个财务人员应该具备的操守,这是为蒙总负责,也是为大家负责。我的话就这些,散会吧。”

  说完,老毛不管在场所有人,收拾桌上纸笔,先行离开。明玉柳青等也跟着离开,会场上众人一时惊诧莫名。孙副总回过神来,对着话筒大喝一声:“站住,还没散会。”芳华小说

  老毛回头,凛然大声道:“你们想争权夺利,尽管争,别硬扯上蒙老太太,老人家已经累得头都抬不起来了,万一有个好歹,你们当心蒙总醒来找你们算账。我们几个,我们还得替蒙总看住公司。没人看住公司,公司倒了你们还争什么争?对不起,我们没时间没精力奉陪。”

  这话,让在场有几位人动容,但没能让所有人动容,有人争红了眼,什么良心道义都已经打包封冻起来,暂时不予使用。但当时,即有几位高层跟了出来,其中,有一分厂厂长与研发中心主任。事实上,老毛隐约成为这几个人的实际核心,虽然担着虚名的还是明玉。

  柳青见老毛将他准备向正诚事务所老板说的话从另一侧面说了出来,正诚老板应该明白,他们失利,与他们的小过小错无关,而是审计这件事,本身遭到大家一致抵制,找错只是借口,关键是其中大有背景原因。

  原本六人小组却因此成了八人。得知财务总监答应请明玉吃烤肉,大家都起哄,老毛不得不忍痛割肉,请那么多人一起去吃几乎得几百元一个人,主要旨在吃环境的烤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