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34章

第34章

  朱丽一听,厌恶地别开脸,叹了口气,心说怎么说到吃喝玩乐之外话题的时候,两人总是话不投机?看到明成真的起身去拿纸笔,她在他身后淡淡地道:“投资是硬道理,谁都知道。但上策是你从银行挖钱出来投资。再不行自己拿自有资金投资。拿着父母的血汗钱投资算什么好汉。你爸如果家财万贯倒也罢了,儿子蹭几万块钱不是什么罪过,问题是你爸现在没地方住。你算投资账的时候,有没有算算自己的良心安不安?算了,我不跟你辩论,各行各道,我拿七万一千五,你明天打到我工资卡里。”

  明成拿纸出来,闻言急了,“朱丽,今天你情绪不好,我们不讨论了,明天再说。什么良心之类的话,你别说那么重,我不是没良心的人。不说了,说了会吵架。”

  朱丽一把抢了明成手中的纸,坐到地上,一言不发地起草关于卖车款的使用协议。对于这种协议的草签,她驾轻就熟,但是今天不知怎的,她的手有点战抖,不知是因为被要求回避所存的余悸还在,还是气愤于明成的拎不清。她写了几个字,都不是她平常纤美清丽的笔迹,只得将纸团了,来到书房打开电脑。

  明成见朱丽好像坚决要与他划清界限的样子,心中烦躁,站在客厅里低头考虑了会儿,心想本来还把朱丽这周领的奖金也考虑在内的,现在看来这笔钱也拿不到了。朱丽真不支持他吗?她怎么总听不进去他的解说?她……不信任他了?以前没有啊,这种现象从什么时候开始?从朱丽查看父母的账本得知他借用了妈很多钱时候开始的吧?朱丽怎么能因为他一个无心之失否认他呢?现在她话里话外总是提到这件事,不知道她到底要他怎么办。他想了会儿,跟进书房里,看清楚朱丽在电脑上打的文件之后,非常心痛地问:“朱丽,你考虑清楚没有,你写这份协议,究竟是出于理智考虑,还是因为受今天工作不顺的影响?你工作中的问题跟我说说,起码说出来解气。”

  “解气?我纯粹是自己撞上枪口,替人受过。我找你,找你妈,还是找你爸讨还公道?”朱丽心说明玉虽然狠,但人家就是报复,她能怎样?她能找谁算账去?明成连拿着父母的钱都不肯还呢,还指望他承担父母亏待明玉的责任?

  “果然是明玉,她把你怎么样了?我找她说话。”明成拔出手机,那架势就如拔出一把刀枪。

  “你找她做什么?向她为过去道歉?”朱丽一脸反感地看向明成,她都已经说是替人受过了,这个做哥哥的怎么都没一点反省的样子。是不是明成心中以为明玉与家里闹得不可开交只是因为他们母亲偏心的结果,与他无关?朱丽心中忽然彻底明白自己为什么想到要取了一半的车款尽快还给公公,她想尽快摆脱这份负疚,以免以后看见明玉时候先理亏三分。明成既然不愿意,她也无法劝说明成答应,她只有先撇清自己。她一向信奉靠自己双手吃饭享受,她不愿再与说不通道理的明成同背让她汗颜的包袱。

  明成被朱丽问得语塞,拿着手机迟疑地问:“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事情经过都还没弄清楚,为什么就认为是明玉把我怎么样了呢?告诉你,我们都是活该。但我活该最后一次,没有以后了。明天你把一半的钱交给我,一分都不能少。”

  明成略一思索,便大致明白,指着电脑问:“你与我这么生分地写这个与明玉今天对你说了什么话有关?她整天苦大仇深你就都揽到自己身上?你告诉我详细的,我不容你吃亏。”

  朱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明成,你的肩膀可不可以担一点责任?你把事情做好,还用得着怨别人?呀,怎么没纸了?”

  “别总是自责。我们已经做得够好,爸没住在大哥明玉家,而是住在我们家。纸呢?哎呀,对了,让爸用光了吧。那就别打了,这份协议太伤人。好不好?别打印了。”

  “是什么原因住我家?”朱丽抬眼看看明成一脸恳求的笑,看得心烦,她真希望明成能拿出玩时候的劲头来,呼啸一声说去哪儿就去哪儿,胸有成竹。她不喜欢有正经事时候还不肯承担的明成。不知道他以前那些主意都是谁帮他一起出的,是他妈吗?朱丽叹一口气,从自己大包里拿出折叠过的两张空白A4纸,坚决塞进打印机里。她今天既然下定决心,就绝不会改变。

  明成无奈地看着朱丽将写好的协议打印出来,他很不愿意签字,但朱丽确实有理由获得其中的一半车款,而且如朱丽所说,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他好像只有签字一途。但明成签下字后,心里很不痛快,感觉这就跟与朱丽分家了似的,朱丽可真做得出来。放下笔,他便转身走了,一声不吭躺到床上生闷气。他心里很难过,他那么爱的妈妈已经走了,现在他那么爱的朱丽总是找他的不是,甚至不信任他,朱丽是不是在厌恶他?他什么都没变,朱丽怎么一下看他不顺眼了?昨天朱丽揪住周经理落在他衣服上的口红大做文章,今天又说他不肯担责任,天哪,他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为什么朱丽看什么都是他错?

  明成不得不考虑到,有可能他什么都没错,但因为朱丽厌烦了他,所以处处找他碴子。那么美丽的朱丽,会不会眼下有了个强有力的追求者,所以她现在对比着看他就不顺眼了?不排除这种可能。所以朱丽才会如此将你是你我是我分得这么清楚了吧,以前,还是朱丽提议的,两人拿来的工资都放在一个抽屉里,谁要了谁拿,无分彼此。但是在外面吃饭一定得是他付款,朱丽说这样她会觉得矜贵。那么多年下来,好几十万的钱了,现在,才一辆车子的钱,她都要平分,朱丽心中一定有了其他想法。

  明成瞪着眼看着天花板,心潮翻滚。难过之外,他也非常生气,他大好一个人才,对朱丽如此千依百顺,她竟然还要对他有二心。这绝不是他做得不好的问题。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总不能别人体操好他苏明成也得学着做体操王子,别人歌唱得好,他苏明成就得向帕瓦罗蒂看齐。他又不是超人。他什么都没变,除了妈已去世,但那不是主要。朱丽左看他不顺眼,右看他不顺眼,起因只能由于朱丽的心有变。

  明成心灰意冷地躺在床上,心想,随便了,他已经尽力,朱丽爱怎么看他就怎么看吧,朱丽看好他的时候,他做什么都是对,朱丽不看好他的时候,他做什么都是错。他只有做好自己,别再吃力不讨好。

  朱丽看着明成走出去,也是心灰意冷。这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怎么就没长大呢?一把话说清楚,他就不干了,连她究竟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都不问就走。她与明成的关系,似乎可以共富贵,却不能共患难。即使共患难,朱丽也看不得明成处理问题的方式,搁置还父母借款硬要投什么资,陪周经理跳舞换得周经理借钱,说是为她出气摩拳擦掌想找明玉,这哪一件是成熟的人做得出来的事?朱丽唉声叹气地想,她还哪敢辞职啊,辞职了靠明成吃饭吗?他担得起?

  朱丽更愿相信自己的一双手。

  明玉与同事一起吃烤肉,众人都无兴趣吃喝,一致握着酒杯讨论大家应该何去何从。但都不知道路究竟会通向何方,大概只有阎罗王才能知道蒙总究竟会死会活。众人心里都想到很多,但嘴里只能只言片语,说声尽本分安良心,需对得起蒙总多年栽培。

  大家醉翁之意不在酒,吃得没滋没味的,没一个小时便散伙,各自驾车离开。明玉才开出一些些路,便接到柳青电话,“苏明玉,说个地方,我们见面聊聊,我心里很多想法。”

  “大嫂在家等着我,我得尽快回家,你什么事电话里说也行。”

  柳青奇道:“你什么时候开始身边咕噜咕噜乱冒亲戚?咦,难道你现在开始吃香了?我跟你说实话,今天会议结果可想而知,也可以推断大家围着又吵成一团,没人会得丢下发财机会到医院探望老蒙。我想过去看看老蒙,人少,有空子可钻。你给我打掩护。”

  明玉一听立马道:“行,医院会合。你不早说。”

  “我饭桌说了,一帮人还不都跟着去。停车场就拉上你也不好,别让人以为我们两个还在搞小团体外的小团体。等下碰到男医生就由你出面灌迷汤,遇到女医生和护士,我来。但愿都是女性,我不放心你的魅力。你随身带着香水没有?先喷一点吊吊魅力。”

  “你奶奶的。”明玉破口而骂,虽然心中不得不承认,面对女性时候,柳青的魅力永远是无远弗界。连她都开始求菩萨保佑,今晚医院值班的都是女性了。

  柳青听到终于把明玉激怒,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明玉知道柳青此时心中说不出的得意,他常这样,以挑逗明玉生气为攻坚目标,大多数时候不成功,但偶尔在明玉不提防时候总有得手的机会。

  柳青先到的医院,看到明玉车来,他笑嘻嘻地指挥倒车,动作潇洒漂亮,无可挑剔。但等到明玉下车,柳青却道:“你稍后我一分钟再到,我先上去侦察一番。”

  明玉一笑退后,没女伴的男性对女孩们而言更有吸引力。明玉看着柳青先上去,但还是忍不住出言提醒:“大兄弟,头发乱了。”

  柳青扭手扭脚摆个POSE,“大妹子,这叫个性,切。”说完干脆又一抓头发,大步流星进去了。

  明玉在后面嘻嘻哈哈的,这几天的紧张担忧一笑无踪,这个活宝。她微笑着也准备跟上,不想手机响起,显示号码是她家里电话,大嫂打来。她忙接起,道:“大嫂,我今天会晚点回来。”

  吴非道:“刚才宝宝睡了,我有时间给明成电话,跟他商量明天把你们父母家清空的事。明成好大脾气,说大家既不相信他又要他办事,但他还是问了该把家具放哪里。我把你的车库位置告诉他了,他明天会安排。”

  明玉心说明成肯定因为朱丽的事在家暴跳如雷了,但是奇怪,不信任从何而来?她当众让朱丽回避坏其好事,与信不信任明成没什么必然联系。但她也不欲将此事说给吴非,两人还没熟悉到那种程度,她只是笑道:“大嫂听了当耳边风,别管他,只要他明天指挥搬家公司搬家就行。今天一天跑下来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别等我。我可能会回来很晚。”

  吴非想了想,道:“好,那我就不等你。其实这不是主要的,主要是我今天下午看了几家二手房,终于明白买二手房是个长期工程,不可能两三天之内被我完成。所以我想半途而废回上海了。很对不起,我做事雷声大雨点小,有始无终。”

  明玉笑道:“大嫂说什么话,你大热天抱着宝宝为苏家的事奔波,我们感谢都来不及。明天你什么时候走?我让司机直接送你回上海,你一个人上车下车太不方便。搬家的事你别操心了,车库钥匙我会留在保安室。”

  吴非犹豫了下,道:“谢谢你,明玉,你总是那么帮我。不过我准备明天下午回去,我有点不放心明成,得看着他搬好房子才走。明哲跟我说,中午时候明成想打你们父亲卖房款的主意,说是他们公司集资投资一个工厂,被明哲与你们父亲拒绝了,他心里可能有抵触情绪。”

  明玉闻言大惊,差点合不拢嘴,原来明成的怨气来源不止一处啊。“他脸皮够厚啊。大嫂,他不是你的责任,你把他的联络电话留给中介,他不搬好房子是他的事,与你无关。”西夏死书小说

  吴非无奈地微笑道:“这不是工作中可以推卸责任,明成不搬好,有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被中介扔了,你大哥会发疯。明天我还是盯着的好。晚点回上海也好,你别叫司机送了,我自己回去,让明哲下班去车站接我。”

  明玉这才想到,父母家还有值得留作纪念的东西,她对那一室一厅,一点留恋之心都没有。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大嫂你自己决定,不过车子尽管用,不用客气。”大江大河小说

  说话间,明玉已经上了蒙总病房所在楼层,所幸,这个时候整幢大楼还没关门谢客。看到柳青正在走廊与一个护士聊得热络,大放其电,明玉就不走过去打扰,等柳青套取情报后过来汇报。

  明成却在下床接了吴非的电话后回来,看到卧室门紧闭,他用大力用巧劲都打不开,花言巧语也骗不开,里面好不容易才传出朱丽的声音,让他去客房与他父亲做伴。明成越想越生气,拍着门大声问里面的朱丽:“你闹够没有?我问你究竟在明玉那里受了什么气?有话直说,别总是借题发挥。”朱丽在里面回一句:“你们兄妹两个没一个会想到别人。”然后朱丽就打开电视不说话了,透过卧室门传到明成耳朵里的都是广告的大呼小叫。

  明成气极,对着门抡胳膊抡腿挥舞一通,不肯再卑言屈膝要求进门,转身就去客房。但才打开门,伴随着老爸恐慌眼神的是室内闷久了后说不出的一股臭味。明成抽动了一下鼻子,便厌恶地关门离开。里面的人里面的味道,他都忍受不了。他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发呆,想来想去,最后的矛头对准朱丽抛岀门来的那句话,什么叫你们兄妹两个没一个会想到别人?他还不够事事以朱丽为重?他对朱丽够好。当然,朱丽常撒娇说他这儿不够那儿不够。以前他这儿不够那儿不够时候朱丽都没今天这样发飙,她今天回来时候眼睛已经哭成桃子,说明她在明玉那儿受了很大气。原来他今天又是被迫签字又是被拒门外,吃了那么多苦头,明玉才是罪魁祸首,朱丽不气他气谁?当然嫁祸给他这个当哥哥的。

  明成心中郁积的火气终于找到归宿,急忙找到明玉的手机号码,速战速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