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44章

第44章

  挨打一整天了,终于有个温暖强壮的怀抱让她栖身,不,应该说从小到大,今天才有温暖怀抱。明玉只记得很小时候生病发烧,到妈妈的医院打针。很多小孩子都是被他们妈妈抱着,她也想骄傲地靠进穿着医院白大褂的妈妈怀里,可是被妈妈推开,妈妈从来不曾抱过她,爸就更别说。她昨晚挨打至此,都没想谁来安慰她一下,抱抱她疼爱她,她脑子里一丝这样的念头都没有,反正从小到大生病受伤哪次不是自己挺过来,可没想到最虚弱的时候,身体和心里都最虚弱的时候,一个怀抱包容了她。她不再害怕,不再耻辱,只觉得满心的委屈。

  石天冬见明玉好久不回答,担心地退开她一些怕她是不是昏迷,却看到明玉满脸的泪水。他举起拿钥匙的左手想帮忙擦拭眼泪,又想到这样不干净,一时手足无措,“你……你哪儿疼?求你,我们去医院。”

  明玉听得出石天冬浓浓的关怀,即使只是这并不熟悉人的关怀,她现在也甘之若饴。她不再避忌什么,她贪恋这个怀抱,将脸埋进石天冬胸怀,放肆地流泪。石天冬这时体会到明玉的心情,抱着她让她哭个痛快。谁又是铁打的呢?明玉也不知道有什么可哭的,昨晚她都没这么哭,可现在她止不住地流泪。流泪流得痛快,无泪可流了,才被石天冬扶上车,可她还是坚持要去别墅。石天冬见她哭了后反而精神好点,只得随她。

  这车子已是他第二次开,稍微熟悉。明玉先告诉石天冬一个大方向,便开始闭目养神。车子小小空间里是石天冬这个学西式糕点人的甜甜奶香,明玉这时只觉闻着舒坦。

  石天冬专心致志地找到出去小区的路,又拐上主干道,才准备与明玉说话。不想,身边人却已睡着,眼角还是湿漉漉的。石天冬忍不住停到路边偷看了一会儿,有滋有味地一个人窃笑,感觉与明玉的距离前所未有的近。他喉咙痒痒的,很想唱歌,大声吼上几句,但忽然想到,明玉会不会是昏迷?伸手就去触摸明玉放在膝盖的手,还好,是温暖的。又凑近鼻子细听,呼吸均匀,稍微比他慢了一点。石天冬这才放心。

  但石天冬有点不舍得将脸移开,心慌意乱地想跟着明玉呼吸的节奏慢慢呼吸,可是没一会儿胸口就闷闷地憋不住了,忙转开脸对着车窗大口呼吸,这才缓过气来。虽然石天冬知道明玉身体还虚弱的时候他不应该那么高兴,可他憋不住地想笑,想开心,只是不敢笑岀声来惊醒明玉,只好张大嘴巴对着空气做大笑状,像个默片里的疯子。

  如果现在石天冬手中捏的是缰绳,胯下骑的是高头大马,那他现在不折不扣的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石天冬心里哼着小调,满面春风地将车开去众诚集团所在地。到了之后,都不用叫醒明玉,自己下来问一下集团公司门口保安,保安一看是苏总的车子,立马出来把集团公司海边宿舍区的位置详细告知,顺便看清楚石天冬的脸。

  石天冬循着告知找去,虽然是黑天黑地,但并不难找,很快就看到一处集镇边缘宁静村落靠小山的方位,黯淡的月色下,山脚是四层楼高的几幢居民楼,山上是珠串般分布的十几幢别墅。石天冬看着感慨,明玉的别墅大概就在其中了,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就在山上山下,别墅公寓。他这才叫醒明玉。

  明玉只睁开一只眼睛看看周围,有气无力说了句“最北最下面最小的那幢”,又闭上眼睛。人是真累了,小睡一会儿也不能恢复体力。

  车子一直可以开到门口,石天冬下来,想转过去给明玉开车门,却见明玉已经一腿跨出来,手撑在车门上自己艰难地起身,满脸都是痛苦。石天冬看了心说,这人是真要强。忙上去接手。

  别墅里的冰箱关着,什么吃的都没有,房间倒是干净。明玉进门坐到餐桌前,见石天冬已经走去开放式厨房烧水。她有点迟钝地看了会儿,思想斗争着,是要求石天冬开车回家呢,还是要他留在别墅守她一晚,她私下里希望石天冬留下,她极其希望有个人陪着她。她这会儿怕孤独,真怕,天黑了,她怕又像昨晚一样人虽然累得要死,可是脑袋却清醒得要死,一遍遍回放被抓起头发扇耳光的那一幕,她需要石天冬陪着。但是,这话怎么跟一个有企图心的男子说起?明玉犯难。

  石天冬在厨房叮叮当当一阵操作后,拿着一只盘子好几只大大小小的杯子出来,他把盘子放到明玉面前,得意地笑道:“试试我做的西点,有点样子了吧。你慢慢吃,我把开水处理一下。”说着,拿起杯子,这杯倒到那杯,加快蒸发散热。

  明玉微笑,起身去洗了手,抓起一块起司蛋糕品尝。但一口下去,奇道:“很香,但是奇怪,汤里面加点苦味清口,西点也有这种习惯吗?口感也不错。”

  石天冬愣了一下,随即明白,顾不得倒水,忙道:“你嘴巴苦,不是点心苦。吃点东西早点睡,明天会好一点。我想想你还可以吃点什么,明天给你吃粥?”

  明玉笑道:“不要吃粥,我需要营养,做个食荤者。”这一说,两人几乎算是认定,石天冬在别墅过夜了。但明玉别扭了一下,道:“这里出去不方便,我把车钥匙给你,对了,你什么时候回香港?请假方便吗?”

  石天冬把一杯稍微冷下来的水交给明玉,开始处理自己的一杯,一边道:“你放心,我去香港不是做民工,请个假没问题,我请了三天。我不放心你,你脸色精神都很差,我还是建议你去医院。如果不去医院,等下你上去休息后,我出去睡到你车上去,有什么事,你叫我一声就行,这儿安静,听得见。”说着尝试了一下开水的热度,有点烦躁地道:“怎么还不冷。”

  明玉被石天冬的话感动,她虽然别扭,却也不是扭捏的人,当下道:“车上怎么睡,只是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耽误你回家探望父母。晚上请委屈一下,楼下客房休息。明天早餐还指望你呢。非常非常感谢你,我今天很需要你的帮助。”石天冬事事都抢着帮她做好,终于令她感到自己今天是个老弱病残,是个无用的人。本来嘛,她今天本来就是硬撑着一口真气,秘书柳青都还要她动脑筋工作,谁都没留意到她的虚弱,只有石天冬当她是个没用的,明玉即使有用也懒得用了,没用的感觉很不错。

  “谢什么,我高兴。我父母家……以后我会跟你说,我不用回去。”他有点眉开眼笑的,眼底都是高兴,又试试水温,“终于可以喝了。”说着,捧着一升大杯子咕噜咕噜全喝了下去,喝完满足地拍了拍胸口。明玉看着觉得好玩,这人够爽朗,应该不是她爸那样的类型。却见石天冬又不厌其烦地倒水,明玉不由冲口而出:“还没喝够?”

  “哪够。”石天冬咧嘴一笑,露出两颗虎牙。也不敢看向明玉,专心致志倒他的水。

  明玉也笑,觉得露出虎牙的石天冬今天很可爱。她看了会儿,又去吃蛋糕。并不是因为蛋糕好吃,她嘴苦,吃什么都没味道,但是她需要营养补充,眼前却只有蛋糕可以吃。食品袋里的点心更看不上眼。到底还是比以前娇贵了,刚上大学时候,只有涮锅水似的学校免费供应的菜汤就白饭,还吃了上顿愁下顿。

  石天冬偷偷看看哭肿眼皮的明玉,见她心情好像不错的样子,不知道她是不是掩饰,按说,她现在心情应该不会好。但她似乎很要强,大概不想太流露感情。他毕竟还是个陌生人。这一分神,开水就给倒出外面,烫着了手。好在他久混厨房,并不在意。明玉见他脸上除了惊讶,并不痛苦,便没过分关心,“这儿都留给你收拾,不好意思,我今天就厚着脸皮支使你了。我还是累,上去休息去,你如果看电视,遥控器在电视下面的抽屉里。”

  石天冬跳起身,道:“我背你上去。”他这人好像精力过剩,脚底下装着弹簧。说是背,可下手是抱,与出院时候一样的抱。可到明玉卧室,两人都知道不方便,石天冬只好放下明玉,替她关上门,但还是不放心地等到里面明玉说睡下了,他才下楼。

  于是,一向爽快开朗的石天冬,在楼下一个人磨磨叽叽地将直通到底的肠子扭成婉约的九曲十八弯。

  朱丽回家一趟拿衣服,看到苏大强,很想不说话,她现在讨厌这个人,但还是忍着厌恶向公公说了他的老屋已经搬空,明成被关在牢里。苏大强怕明成被关久了他没地方住,问了一下明成将被关几天,朱丽让他去问明玉。苏大强当然不敢,只有忐忑地看着儿媳收拾了衣服回娘家。苏大强心想,儿子不出来,儿媳一直住娘家倒也好。

  朱丽的爸妈本来都是九点睡觉的,因为女儿一直对着电视机神不守舍,他们都不睡了,小心伺候着女儿脸色逗女儿说话。朱丽最先习以为常地倚着妈妈絮絮叨叨,漫无边际地说话,后来忽然想到,刚刚明玉大肆讽刺明成这么大一个人还要岳父母为他操心,她当时还心里发誓不再让父母操心来着,没想到一不小心,又给扯上父母了。她忙看了一下手表,“驱逐”爸妈进去睡觉。

  但朱爸朱妈怎么舍得放下心神不宁的女儿自己睡觉去,朱妈妈立刻找出一条理由,“你别担心我们,天热,早上运动稍微动动就是一身汗,不锻炼啦,我们也要暑假。所以晚上可以晚睡一会儿,看看电视,早上也晚起。”

  朱丽推着妈妈起身:“妈,你睡去啦,我也睡了,昨晚都没睡好。”

  “没关系,你难得回家,我陪着你也喜欢。”朱妈妈硬是不肯睡,知道即使躺下也睡不着,挂心女儿。

  朱爸爸却道:“丽丽,你包里手机响了一声,好像是短信。”

  朱丽只怔怔地道:“明成这时候能出来给我发短信才怪了呢。”

  朱爸爸早将朱丽的包交到朱丽手里,朱丽只得打开包翻出手机,翻到最新短信,忍不住惊叫一声,一字一字读给爸妈听,“苏明成关四天,没人再欺负他。我已经出院。苏明玉留。”

  朱丽读完,朱家一片寂静,好一阵子,朱妈妈才起身,拍拍裤腿,自言自语道:“这下好了,该睡觉去了。”

  朱丽看着她爸爸道:“爸,没事了?明成在里面不会被人欺负了?”

  朱爸爸“唉”的一声叹:“照你那个小姑的身份,不像是为这种事撒谎的人。既然明成在里面不会受欺负,那就让他在里面看着别人被欺负好好反省反省。兄妹小时候还打架还好说,那么大人了,打架像什么话。”

  朱妈妈本来是往卫生间走,走到一半想起来,回头道:“丽丽,明成连妹妹都打,他到底有没有动过你一个手指头?这事儿你一定得说实话,妈妈很不放心。有的话你别瞒着妈,妈找他算账去。”

  朱丽忙摇头:“没有,不是已经说过一次了吗?他在我面前没凶过,以前他妈管得紧,我们吵架他妈都是骂他。我给明玉去个电话谢谢她。”但是朱丽拨过去,那边却已经是关机。明玉是临睡前良心发现给朱丽的短信。

  朱妈妈还是不放心,转头问老伴儿:“你说,明成现在没他妈管着,既然会打妹妹,哪天会不会打我们丽丽?”

  朱爸爸摇头,觉得这事儿难说得很。像他就是个从来不打女人的人,想不出自己扛得动煤气瓶的手打到娇滴滴的女人身上女人怎么受得了。他深思熟虑地对朱妈妈道:“从这个短信看,明成的妹妹不像个不讲道理的,她做事挺能替人考虑。如果她真不讲道理,现在也不用特意来通知我们,她生我们的气,完全可以让我们明天大热天的白跑一趟医院。人家在气头上都可以不对明成下毒手,我看这次打架,明成肯定得负绝对责任。明成这性子……这以后……”老两口面面相觑。

  “明玉关机,她不想听我的道谢。她心里肯定觉得挺窝囊的,就这么轻易饶恕了明成。”朱丽关了手机向爸妈汇报。因为明玉放过明成,朱丽心中对明玉根深蒂固的反感稍有减少,自然而然地站在明玉角度考虑了一下明玉的感受,觉得明玉做出放过明成的决定有点不容易,尤其是在她看过明玉被打得红肿脸和难以碰触的背之后。“不过她出院,她真的出院了吗?她是不想我们再找上去吧。”

  朱妈妈嘀咕道:“明成若打的是你,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丽丽,以后如果明成有发狂的苗头,你拔腿就跑,别跟他冲突。”

  朱爸爸皱眉道:“都已经煲了鸽子汤了,明天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万一还在呢?我们得谢谢她,丽丽你这个做二嫂的也得知道慰问慰问人家,一家人。”

  朱丽忙道:“我设个闹钟,明天早点起来去买些粥啊豆浆啊给明玉送去,希望她还没出院。爸妈你们明天晚点起来,早餐我会来,我得去谢谢明玉。”

  “晚点去菜场就没棒骨了。唉,这个不懂事的臭小子,这么大了还闯祸。”

  朱丽知道妈在怨明成,只是当着她的面不便太骂。她只有叹息,她更想骂明成,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诛仙小说

  短信带来的兴奋过去后,朱丽躺在床上睡不着。身体很累,脑袋兴奋。一整天绿头苍蝇一样地撞下来,总算有了结果,但她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她想到爸妈对明成这个人的疑问,想到下午找明玉的辛苦,想到明玉的脸明玉的愤怒,想到明哲夫妇因此对她的冷漠,想到昨晚明成打人回来还可安然入睡的没心没肺,想到那个都还没去医院看过女儿的公公,还有早上大老板难看的脸色,同事们的交头接耳,她辗转不能入睡。她真是不能明白了,明成究竟是怎么想的,他怎么能如此坦然地做着一件又一件幼稚得无耻的事情,不知道他这回被放出来,他还会不会申辩,说他不是有意,说所有的事错在别人。

  朱丽心烦管心烦,还是斟酌再三给明玉发了一条短信道谢。明玉虽然现在关机,但她应该是个须臾离不开手机的人,只要她开机,就得让她看到道谢的短信。起码是一个心意。

  事情既然算是相对完美地解决了,朱丽不再如先前的心浮气躁,但她躺在床上睡不着,思前想后,条理恢复清晰。她心中隐隐开始怀疑,以前总觉得明玉出口伤人,无事找茬,是个很不讲道理的刺儿头,婆婆也一直这么说明玉,她以前一直觉得,连婆婆这个做母亲的都这么评价,明玉这人是真的不可理喻了。但婆婆去世后发生那么多事,从公公那本事无巨细的记账本上披露的种种细节,从事情被揭露后明成的不思悔改,到昨晚索性对明玉大打出手。究竟事实真如她以前认为的,苏家的一切不安宁都是由明玉的蛮不讲理挑起,还是有可能是明成的无知无耻挑起?爸爸从今天明玉所作所为,推断明玉讲理,既然如此,难道是婆婆和明成以前一直扭曲黑白?朱丽心中很想否认明成不是这样的人,婆婆更不是,却不得不勉为其难地承认,账本反映一切。她不能不想到,如果她上面有一个神智清楚体格健全的哥哥无耻霸占去家里所有资源,逼得她连回家住的地方都没有,大学开始就得自己养活自己,她也会视这个哥哥为寇仇,而明成一个大活人难辞其咎。至于婆婆……

  虽然今天明玉说欠她朱丽,她此前也这么认为,可如今这么前后一想,作为一个跟着明成一起剥夺明玉生存资源的人,她哪里还敢说明玉欠她。昨天被明玉当众呵斥的事,只能说是她种因得果,活该。

  朱丽躺在床上越想越脸红,越想越内疚,也越是气恨闯祸连连死不认错的明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