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45章

第45章

  明玉一觉睡得安稳,醒来,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照得一室明亮。她竟然一觉睡到九点,真是前所未有的事。窗外是清脆的鸟叫,远方是懒洋洋的涛声,自然的声音非常静心。

  因为睡得踏实吧,镜子里看来,恢复得挺快。脸上开始有了血色,那青肿的半边脸看上去也红消肿褪。恢复体力的明玉最先动起来的是脑子,躺在床上,她便将对明成的处理,对石天冬的应付,以及公司的大事小事一一考虑了个清透,这才“哎哟”一声起床。她的脑子活了,但她受伤的腰背还拖累着她,起床急了,拉得生疼。

  神清气爽却还是有点步履蹒跚地走到下面,早早闻到一室温暖的肉香,明玉分明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噜噜表示赞同。见石天冬伸着长腿坐在北窗一角看报。风拍窗帘,白纱帘轻拂石天冬的脑袋。骤然看见石天冬,想到昨晚她埋首石天冬怀里哭泣,明玉都有折返不敢见人的冲动,一时尴尬地站在原地。

  别墅安静,石天冬想不听见动静都难。他没起身,打了个招呼:“你起了?先喝点水,我给你煮了粥。”

  明玉觉得有点不习惯,那感觉就像是老虎的领地里忽然闯入另一只老虎,令她行动处处受制,昨晚倒是没有这种感觉,明玉心中暗笑,她这种心理叫作过河拆桥。“从来没这么晚起过,睡了有十个小时了吧。今天应该恢复味觉。咦,你已经去过菜市场?”

  “是,下去问一下,很近,东西也丰富,尤其是海鲜。”石天冬仔细看看明玉,“你恢复很快。没想到。”

  “我爸名字叫大强,我就是小强吧,打不死的小强。”身体好了心情也好,明玉胡诌起来可是一流,酒桌上练出来的,“我得给秘书一个电话,再给手机充电。唔,都是我喜欢的小鱼小虾,可惜我不会做。”也不知石天冬是什么时候起身的,厨房里已经摆好收拾干净的荤素。

  石天冬嘀咕:“你还真是小强,冰箱里竟然连水都没有。”

  明玉一笑:“可是车后备厢有酒。”

  石天冬看着明玉只会笑,等她喝完了水,才一跃起身,又是装了弹簧似的跃,变戏法似的从厨房搬出葱香肉骨头粥一碗,牛奶一杯,大虾一盘,青菜一碟,又快速现煎一只鸡蛋,还有他自己做的点心。满满的一桌。

  明玉自顾自将手机电池换好,打开看短信,朱丽的短信湮没在其他无数短信之中,明玉看了一遍,撇了下嘴,删了。石天冬坐在一边看着道:“从来没见你专心吃过饭。你吃饭最无事可做的时候我看你盯着汤煲店墙头的菜牌看。”

  明玉将眼睛从手机上移开,冲石天冬一笑,又埋头继续吃饭看短信。但很快便有电话打进手机,是秘书来电,都不用她去电招呼。秘书没说几句,便被柳青接上。

  “溜哪儿去啦?活过来了?早上想献殷勤都找不到人。我看到你二嫂也在医院找你。”

  明玉看了石天冬一眼,微微偏转身道:“溜回别墅了,没事少找我,让我休养两天,两天后肯定没你我好日子过。跟你商量一件事,把苏明成放出来吧,不过有条件,得当着我面放出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柳青奇道:“你究竟神志清醒了没有?不放。你的主意二十四小时变三变,我以后叫你苏变变变。”

  “我早上起床时候想了,让他有惊无险在里面待四天与待一天没什么不同。放他出来吧,我这回好人做到底,你以后叫我刘慧芳。你如果不肯帮忙,我只有自己与刘律师说。”明玉又瞥了一眼石天冬,没把她的打算说出口。

  柳青毫不犹豫地道:“有阴谋。”

  明玉听了大笑,牵得腰背又疼,“知道就好,放吧,我下午去欢迎他出狱。接下来跟你谈公事。”

  石天冬看着明玉举重若轻地夹着电话飞快谈公事,见缝插针地往嘴里喂食,手势轻车熟路,显然是做惯做熟。大致恢复的明玉胃口极好,吃鸡蛋稀粥若风卷残云,牛奶、青菜转眼见底,只有大虾不方便剥,没动。石天冬给她数着,一只起司小球,再一只起司小球,又一只起司小球,看来她喜欢吃这个。

  等明玉终于放下电话,石天冬笑道:“原来你胃口这么大,看来平时都饿着没吃饱。我看你最喜欢起司小球。”

  明玉看看桌面,笑着起身收拾碗筷,但被石天冬抢先一步。明玉回忆了一下,刚才光顾着说话了,都没品岀西点们是什么味道,这要是被石天冬知道了,他还不失望透顶,她只得选择不说。“你要不要回家一趟?”

  石天冬摇头:“又来了,不回。你要不要出去活动活动?我们去海边溜达一圈?”

  “不去,海边的路并不好走。石天冬,我恢复了,建议你回去工作,我也会立即恢复工作。”

  石天冬不去理她的建议,“终于不叫我石老板了。你别管我,我再烧中午饭给你吃。照你这么能吃,恢复一定快。”他擦干碗碟,出来看着明玉道:“你准备把袭击你的人放出来了?我陪你去欢迎他。”

  明玉冷笑道:“对不起我的人,我自己处理,我需要自己处理的感觉。谢谢你,石天冬,我处理不来再来请你的拳头友情赞助。要不要叫我秘书代你订好机票?我不能耽误你的工作。”

  石天冬笑道:“跟你说了我请了三天假,你怎么这么啰唆,告诉你,我跟他们是交流互学,我是有点脾气的大师傅,不是包身工。让我喂你三天,否则我不放心你。”

  明玉微笑不知如何作答。昨晚睡下时候,知道楼下睡着个时刻关心着她的石天冬,不觉大为安心,今早起来看见清清爽爽看报的石天冬,虽然有被侵犯领地的感觉,但依然觉得安心。她喜欢这个感觉,有人陪着,她却不用戴上面具应付,是种舒适怡然的感觉。但是,就这样吗?真的让他留下来喂三天?三天后,关系将如何变质,她考虑清楚了没有?

  石天冬见明玉只是微笑却是不语,不知道她考虑的是什么,他决定不去管她,自己先过去门口穿上鞋子,笑道:“你门口的海景都被疯长的树枝给遮了,我替你修整一下,把枝枝丫丫去了。清早买菜回来时候问下面保安借了砍刀,刚才怕吵醒你,没动手。”

  “别管它,都是公司后勤在管。”但明玉还没说完,石天冬早一跃跳了出去,挥起砍刀修整树干上胡乱长出的枝条。挥刀的手臂肌肉虬结,壮实有力。明玉暗自啐了自己一口,看什么呢。可两眼依然笑眯眯地看。这个石天冬的用心在阅人多矣的明玉眼里,一目了然,如同透明。

  她忽然想到明天就是吴非回美国的日子,忙打电话找上海一个朋友,让代买两件纯金挂件分别送给吴非和宝宝。吴非辛苦替苏家做事,她不能不知道好歹,否则会害了大哥的婚姻。但又不能做得太过,免得吴非为难。客户替明玉岀主意,一件买珍珠坠子,一件买小孩子的长命锁,明玉连连叫好,心说她怎么就想不到呢?可见她是个没情趣的人。

  明玉只记得自己仿佛自有记忆起,就是忙忙碌碌无头苍蝇似的在为生活奔波,大学同学们学跳舞学跳操,都没她的份,她哪有时间。尤其是大一大二时候,基础课重,她又要学习优良争取奖学金,又要打工维持生活,每天只有睡觉时间是轻松的,高中的衣服一直穿到大三。大四才得宽裕,金钱宽裕,时间宽裕,因为她从打工实践中得到经验,体力劳动永远不如脑力劳动值钱。所以明玉很羡慕那些能吃能玩热爱生活的人,尤其是柳青这样能玩岀档次的人,她永远只能像个小土包似的站远处艳羡,自嘲先天不足扯上天也不能飞。

  而石天冬显然是个没情趣的人,不是她的理想。她需要有人带她这个不会生活的小呆瓜感受五光十色的生活,而不仅仅是品味佳肴。

  正想着,柳青电话进来,柳青在电话那头怪叫:“苏明玉,你传绯闻了,听说你养伤谈情两不误。”

  明玉嘿嘿地笑,懒得解释,“刘律师怎么说?答应吗?”

  “先告诉我是谁。”

  明玉皱皱眉头,看着外面的石天冬道:“是那个饭店老板,他从香港特地过来看我。你们不要见着风就是雨。快说说刘律师的态度,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没好心情,别寻我开心。”

  “是他。”柳青立刻将这所谓绯闻抛到脑后,绯闻也得看对象,“好吧,暂时放过你。刘律师幸好没表现出不耐烦,这老奸巨猾的还说你心地好。等下我发地址给你,我这儿有客户离不开,我已经约下刘律师的助手,你随时联络他跟你一起去。”

  明玉不假思索地道:“我现在就去,你立刻通知刘律师助手到那边等我。”

  放下电话,明玉立刻起身,拉痛了腰背也不顾,走到门外一声招呼:“石天冬,我去看守所放人,你去不去?”

  “最后两枝,等等我。”石天冬挥刀砍下最后两根树枝,大汗淋漓回屋,一会儿就见明玉衣装整齐地从楼上下来,他一看不对,立刻去洗手间冲了把脸,也正正经经换上还行的衣服。明玉已经等在门外。

  石天冬出去,就听明玉对他道:“树枝整理后视野好了许多。”

  石天冬不理这茬,“还真放那人出来?干吗要放?要不,放他出来也行,我拉他到没人地方揍他一顿?”

  明玉微扬下巴,却微笑道:“我要亲手处理他。”

  石天冬颇不信任地看看明玉的细胳膊,折中道:“要不我先修理了他,让他癞皮狗一样趴地上挨你修理?”

  闻言,明玉不由想到前晚,她可不就跟癞皮狗似的被明成修理吗?她一时说不出话来,胸口腾腾火焰直蹿头顶,再也控制不住表情,黑着脸钻进车子。石天冬看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对方究竟是谁,什么来头,苏明玉这样的人既不肯多关他几天,又不肯打他,只能自己生闷气?

  他上了车,还是忍不住道:“我不放心你,我跟你后面做保镖吧。你怎么也不能轻易放过这种人。”

  明玉不便跟石天冬解释她的打算,她本来不想说话,但看在石天冬帮忙的分上,回答:“还记得我请你送外卖时你遇到的年轻男子吗?是他。”她实在觉得被自家兄弟追着揍是件太耻辱的事,让她说的时候无法面对人。

  “你兄弟?是不是你爸妈拦着你?咱悄悄偷袭先斩后奏。交给我,你就当作不知道。”昨晚看到虚弱的明玉,石天冬很激动很愤怒,一晚上下来,看到明玉康复很快,他的激动已收敛许多,但他心中清楚,对方不管是明玉的谁,他都不会放过。保护明玉是他的本分,与对方公平合理打一顿是合情合理,这事不用与明玉再提。

  石天冬没大惊小怪,让明玉安心,也觉得面子没受损伤,她忍不住伸手拍拍石天冬的肩膀,“痛快,这是我受伤后听到的最动听的安慰,所有人都正面侧面劝我放过苏明成,搞得我好像反而成了罪人一般。你的办法最直接,但我想手刃苏明成,让我自己来。”这话说出来,明玉心中真正觉得痛快,有些事情,在有些人面前,反而可以解决得更直接,黑白正负,一清二楚,不用像柳青似的考虑得复杂,什么反噬,苏明玉不信邪。

  石天冬正绕着山道开车,没法看明玉,但异常怪异地耸耸被明玉拍过的肩,觉得那里好像给贴了封印。他下去到保安室,将砍刀还了,又与保安胡扯几句,彼此好像挺要好。明玉在一边看着觉得怪怪的,想到以前食荤者汤煲店的伙计们下班击掌道别,石天冬这人好像有他自己混世界的套路。石天冬忽然道:“难道等下我们还得送你那个混账哥哥回家?这太不公平了吧。”

  “噢,对,我通知他太太。”正好柳青的短信到,她索性转发给朱丽,让她立刻与她父母一起过去等着放人。

  石天冬不明白明玉做事何必如此周到,奇道:“你还真通知?为什么要叫上老弱妇孺过去?那样你多难下手。”

  明玉微笑,犹豫了一下,道:“我不是个善类,我有我的方式。”

  石天冬看着明玉笑道:“你不是善类,这还用说吗?我从来不相信身居高位的人是只小白兔。我开个小饭店都要用些诡计呢。刚开始时候我还真被你吓得远远的,你一副打死不肯理我的高傲样子。”

  明玉被石天冬说得有点不好意思,现在两人有点哥们的意思,人家这么帮她,她总得解释解释。“那时候你一身厨房里的油腻味,很难闻。”

  石天冬目瞪口呆,打死他都想不到明玉不理他的原因是因为油腻味道。但又一想她这人有洁癖,心说还真有这可能都难说。他将信将疑地将车开了出去,可终于还是忍不住道:“你还没通知你父母。”

  “他们不管事。”明玉轻描淡写地一句带过。这时电话进来,明玉看着是朱丽的电话,便接了起来,“朱丽,听说你今早去医院探望我,谢谢。”

  朱丽急切地道:“明玉,谢谢你宽宏大量,明成真的是今天放出来吗?我可以另找时间去你家探望你吗?我爸妈也想去感谢你。”

  明玉的声音平稳冷静疏远,“朱丽,帮我跟你爸妈道谢,你们还是赶紧出门接苏明成吧。我很抱歉,昨天我还说不跟他这种人计较,结果气头上还是放不下,让你们平白担心。苏明成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我妈突然去世对他相当于心理断奶,我不与他计较了。”石天冬在旁边听着这才知道怪不得他送粥去只见到苏爸爸一个人,原来苏妈妈去世了。但石天冬好奇,昨晚至今,苏明玉出了那么大的事,一直没见她爸爸露面。

  朱丽还是一个劲地“谢谢谢谢”,放下电话与爸妈一起出门,一路告诉他们明玉说了什么。朱爸爸听了对朱妈妈道:“明成妹妹说得挺在理的。”

  朱妈妈道:“你忘了他们是两兄妹,她当然怎么能对着我们生气。”

  朱丽道:“他们那两兄妹,还不如陌生人来得客气。他们从来就对立,妈你忘啦?”

  朱妈妈反应灵敏:“既然明成妹妹看上去挺懂事,明成为什么要跟她那么对立,还要打她?我看是一只碗不响两只碗叮当。”

  朱爸爸不以为然:“明成妹妹如果是个叮当的,昨天到今天也不会一再主动给明成降低处罚。这到底不是耍个嘴皮子的事,是需要一再改变主意劳烦人家帮忙的人,她这回欠的人情可就大了,她又不会不知道。换我都未必有这么好涵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