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46章

第46章

  朱妈妈强词夺理:“关了明成两晚上,也该放人出来了。不过……不过……”朱妈妈终究没把肯定朱爸爸的话说出口,肯定一个,不等于是否认女婿了吗?女婿差劲那可是个大问题了。她板着脸道:“等明成出来我修理他。”

  朱丽在一边听着,心头刚生出的喜悦慢慢降温,心底深处升起一个个细细的问号。明成真如明玉所说,他妈猝死导致他心理断奶吗?否则,如何解释婆婆去世后,明成一再地不可理喻呢?

  因为明成已经无恙,已经可以释放,朱丽为明成提着的一颗心已经放下,她的心,又回到明成被抓之前,两个人吵闹争论的状态。明成,其实还真不是个讲道理的人。

  但真到了明玉指定的地点,看到出租车怕晦气扔下他们,生意不要做一溜烟跑了,朱丽的心又悠悠荡荡地回来,抛开一切杂念,开始焦急等待。反而是明玉和石天冬走岔了路,绕大圈晚到。

  明玉费劲地下车,留石天冬在车上,拿着车子里一直放着的照相机跟随刘律师的助手进去,只与朱丽他们一行三人稍稍点头致意。进去里面,她与刘律师的助手打了商量,请他帮忙了解明成究竟吃了点什么苦头,又请助手帮忙拍照,这才静静坐在办公室里等待。原来,刘律师的助手以前就在这里工作,后来因工资低女朋友嫌就辞职出来了。但回来照样转得开。

  终于,一阵脚步声快速接近,明玉挺直肩背,看向门口,一会儿,穿着沾有可疑斑点,已经识别不清原本底色睡衣的明成出现在门口。才两夜,整个人似是脱了形,原本目光炯炯的眼睛现在白多黑少,走路更是歪歪斜斜,下盘虚软,一点不比昨晚明玉自个儿出院时候强。明玉看着只觉得解气,但一瞥之后便不再理他,起身与办事人员寒暄致谢,递烟聊天,将明成抛在一边如罚站一般的尴尬。她无非是想拖一点时间,这段时间里,明成在她面前是个犯人,她需要给明成时间让他充分意识到这等身份差别。

  烟过三巡,看到刘律师助手出来,她才与众人告别,带着明成出门。明成这时候一点脾气都没有,乖乖在后面跟着。刘律师助手一点不含糊,上来笑嘻嘻塞给明玉一张字条,明玉一看,摇摇头,举起来放到明成眼前,确保明成看见了,才嬉笑道:“好样的,真好样的,学勾践学韩信学龙·阳,学英雄得从微时,不,从穷途末路学起啊,卧薪尝胆算什么,哼哼。这张字条我等下去妈坟前焚烧,让她老人家地下有知。”

  明成的眼珠子缓缓转过来看看明玉,又缓缓转开去。这两天他受够了,只求早早逃离,其余都是旁枝末节,受明玉几句刻毒话算什么,出去才是大道理。

  明玉又绕着明成转圈好好仔细看了一遭,这才放他出门。她先与朱丽一家打个招呼,客客气气说声先走,便上车走了。上车后一张一张地翻看照片,心情极其畅快。

  她挨打时候最大的痛苦是什么?是那种深深的耻辱。她要保留着这些证据,时刻提醒明成,让明成也痛感一辈子的耻辱。痛打明成算什么,痛打能岀这么好的效果?料想明成这会儿的麻木过后,他的内心会充满深深的恐惧,他是个往后还要出头露面混世界的人,他一向都是喜欢岀风头的人,他得担心她泄密。而她会时刻刺激他的担心。

  她需要掌握主动权,只要她能,她决不被动。

  石天冬看着明玉笑逐颜开,大为不解:“就这么完了?没我什么事?”

  明玉仔细看着拍得最清晰的明成头像,笑眯眯地道:“解决了,后遗症也不会有。好了,完结一件事,我们去哪儿吃饭?啊,对了,回去别墅。”说话时候收拾相机,啪一声关上什物箱,拍拍手了结。

  石天冬在红灯前看看明玉,奇道:“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难道不要庆祝一下?”

  明玉轻描淡写道:“事情解决了还多想它干什么。苏明成只要一辈子记得教训提心吊胆地好好做人,我可以乐观其成。总之看他表现了,我现在多想也没用。”至于高兴,当然高兴,但这种高兴来得太轻易,苏明成着实不是对手,所以成功了,高兴却是有限。有限的高兴能抵消她被抓着头发打的时候心中深刻的耻辱吗?不可能。这次的事,她与明成两败俱伤,谁都不是赢家,她最多只是后来居上而已。所以,有什么可太高兴的。

  石天冬想了下道:“如果他经受不住打击,一蹶不振了呢?”石天冬有点不了解明玉何以只高兴了一会儿,在他眼里,明玉无比神秘。他希望一点一点地渗透进入明玉的生活。目前,他真是对她一无所知。

  “苏明成是成年人,没人有义务对成年人负责。”明玉回答得硬邦邦的,为什么她需要为明成考虑,而明成不需要为她考虑?明成当初找对象时候如果为她考虑一下,她何至于在家中无立足之地?“啊,开始有点饿了。”

  “我早饿得前胸贴后背,我记得这儿有KFC。”石天冬起得早吃得早,又砍树又上菜场的,早饥肠辘辘。

  “有,广场那一头,可是那儿没停车场,我想想沿路还有没有。”又忍不住好奇,“你也吃这种垃圾食品?”

  “方便啊。”石天冬找地方将车停了,他停车非常冲,一个急转弯,几乎可以听见轮胎吱一声尖叫,险险地擦着旁边的车子钻进停车位,惊得明玉旁边为他捏一把汗。石天冬等车一停,说一句“我很快回来。”说完发足狂奔去广场那头,竟是饿得一时半会儿都不肯忍耐。

  明玉看着好笑,难怪这家伙做菜水平这么好,原来是个经不住饿的。才见石天冬在转弯处消失,很快就见他拎一只袋子飞奔回来,明玉忍不住看看时间,竟然不到两分钟,不知道是不是一百米冲刺速度。等他呼哧呼哧赶到,收停车费的才过来,他嘻嘻一笑,迅速钻出停车位赖了一次停车费。明玉终于明白他狂奔为了什么,不由大笑,可见赖停车费的事他是常做。两人一人一条墨西哥鸡肉卷。

  明成,在被一番折腾后领到一个房间,看到对他不屑一顾的明玉的时候,心中想起母亲一直以来对他的谆谆教诲。成年之后,母亲总提醒他,你惹谁不好偏要去惹你妹,你妹这种人你以后避开些,这是毒水母。明成不信邪。这回,在实打实的千锤百炼中,他信了。

  他以为明玉是来探望他羞辱他,将他打翻在地再踩上一脚,将他痛打落水狗了。他虽然不言不语,但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将自己包裹在坚壳里,对外界不闻不问。

  让明成没想到的是,明玉都没做什么,就将他放了。他一向知道明玉这个人性格强硬,以牙还牙,绝不吃亏,他原以为明玉会拉扯关系进来亲眼看着他受折腾,以报一箭之仇,没想到,他被轻易放了。他有点不敢相信,直到脚踏实地地站在阳光下,被初夏的太阳晃得眼前一片空白,感受到太阳光温暖的触摸,他才相信自己是真的出来了。

  但是,阴暗了两天的眼睛非常不习惯刺目的阳光,明成在恍惚看到明玉什么都没说就离他而去后又闭上眼睛,白晃晃的阳光晃得他脑袋一片空白,虽然似乎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他,可他又是恐惧又是担忧,什么都拒绝接受,宁愿闭着眼睛傻站着等待不可知暴力的来临,他心中明白反抗只会给自己带来更深的黑暗。

  朱家三口看到傻了似的全身污迹斑斑酸臭不堪的明成,原本对明成的愤怒化为无奈的叹息。连出租车都拒载明成,朱家三口好不容易才强占一辆出租车把痴呆了似的明成送回家。又是朱爸爸硬着头皮把明成塞进客卫帮忙洗刷,好在被塞进幽暗客卫的明成终于适应了光线,神智恢复正常,可整个人还是木讷。朱丽毕竟与明成夫妻几年,见他这样,除了为他哭泣为他心疼,还怎么恨得起来。可朱爸朱妈却看着只会讨好地笑,连儿子回来都不会上前关心一下,只知道机械地斟茶倒水的亲家苏大强愁眉不展,这样的女婿,这样的亲家,要娇滴滴的女儿怎么过活。可他们能怎么样?带女儿走吗?他们只能一件一件地帮女儿解决问题,先得把这样的亲家迁岀女儿家。

  明成饿极吃得风卷残云一般可怕,朱家三口看着他吃饭,想到他嘴巴不知道碰过什么,都不愿动明成碰过的菜。饭后,明成很听话地大头娃娃似的被朱丽推去睡了,也很快昏睡,朱丽却无力地看着父母不知如何是好。

  明玉别墅里的抽油烟机还是第一次抽到这么多的油烟,如果油烟机有知,稍微计算一下,恐怕今天抽出的油烟量比往常所有总和还多。石天冬手法精熟,几乎是四只灶眼一起开,再加上明玉帮厨水平将就,要她切葱她不会错切成大蒜,没多少时间,一桌饭菜齐备。

  期间,吴非打来电话嘘寒问暖,仔仔细细问了明玉的身体状况,听说明玉已经出院,她很为明玉恢复得快·感到高兴。明玉心中挺感激的,家中总算还有记得她的人,偏偏不是姓苏的。

  石天冬做的菜有豆豉煲沙鳗,有干煸跳鱼,有黄鱼肉羹,有蒜香排骨,还有个姜蒜炒蛏子和白灼对虾。明玉胃口很好,再加石天冬手艺确实不错,虽然此前已经一个墨西哥鸡肉卷下去,她一顿饭还是吃了很多菜,都没怎么吃饭。吃得实在撑不下时候,才将碗一推说饱了。石天冬确认明玉真的是吃饱了,这才“嘿”的一声,放开肚皮,一盘一盘地打歼灭战。明玉坐在石天冬对面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还有胃口这么好的人,她平日里看到的那些腰围丰·满的人都是酒量大胃口小,石天冬让她大开眼界。等石天冬打扫完战场,明玉终于忍不住笑岀声来。石天冬笑说,他是秃鹫,他就趴在一边等着明玉吃完,他收拾残渣。

  石天冬看到,明玉这回的笑和他赖停车费时候的笑是难得的放开了的笑,他以前没有见过。明玉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很是可爱。

  虽然吴非明天要走,虽然明哲看出吴非从他老家回来后心中有疙瘩,可明哲还是没办法请假陪母女俩,他新工作好不容易到手,刚上班几天的时候,怎么都得规规矩矩。

  吴非在公寓里也没闲着,她把父母请来,认认明哲的住处。虽然她没明说,但她希望自己父母能时常关照关照独身在这里的明哲,同时,当然得看管住明哲。男人独居半年多能做出什么好事来?若不是父母也住在上海,她是怎么都不肯放明哲单飞的。所以她离开之前,得把最要紧的事情安排好。吴妈妈看着如上足发条似的不知疲倦的宝宝,很是担心女儿一个人回去后怎么对付。

  一说起这个,正在气头上的吴非就把明哲这头死牛倔着脾气非要给他爸买大房的斗争经过,以及苏家人没道理可讲的琐碎和她爸妈都说了,说了才觉清爽痛快,仿佛事情完全解决了一般。吴妈妈当仁不让地站在女儿一边,没道理可言。而吴爸爸则是悟出一个问题,问吴非这一来女儿家里经济紧张了,女儿一个人带着小孩子不是更吃苦了吗?吴妈妈更是说,如果不是因为苏家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拖垮女儿家经济,她本来可以跟女儿过去帮忙。吴非郁闷地承认就是这么回事,她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才做的不屈不挠的斗争。

  事已至此,她与明哲彼此妥协出来的结果基本上应该不会朝着一个方向改变,也就是不可能由两室一厅改为一室一厅,但另一种改变则非常难说,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明哲等她回去后见没人管着,又给老大意识膨胀了,偷偷摸摸将两室一厅的决定变成三室一厅,经济负担全他们老大家背着了。可是,这种事父母就监管不了了,连她都鞭长莫及。想到贪得无厌的公公,想到不负责任的明成,还有个打肿脸充胖子的明哲,吴非就忍不住在宝宝睡下后,跟爸妈坐在客厅里唠叨苏家的不是,自己父母面前,什么都不用掩饰。

  正好怨气十足的时候,有人敲门送来明玉的礼物。一枚雅致大方的黑珍珠镶钻坠子,和一块金灿灿的黄金长命锁。吴非看了心中很宽慰,总算苏家还是有人记得她的辛苦。只是这两件礼品由明玉送给她,她觉得当不起,因为明玉是苏家最可以置身事外的人。吴爸吴妈见了礼物都因此替女儿松口气,还好女儿遇到的不全是不讲理的。见父母夸明玉,吴非竟然觉得自己好有面子。

  吴非非常感谢明玉,继早上的问候电话之后,又给一个电话,直言告诉明玉,这送来的岂止是礼物,这是给她最好的心理支持。

  明哲回家,吴非爸妈已经回去了。吴非因为把最近几天的怨气都倾倒给爸妈,又因为爸妈开导说明哲这人本质还是不错,唯有人太传统不知道变通而他弟弟老爹又太麻烦,这人太传统是坏事也是好事,需要一分为二对待,毕竟传统的人顾家,再因为明玉那儿盛情难却的好礼,种种加起来,等明哲回来,吴非早已开开心心。明哲看了大感欣慰。

  明哲带回明成被释放的消息,也告诉吴非明玉不肯接受他的道谢。又看到明玉送来的礼物,他惭愧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在这个妹妹面前尽心,他与吴非商量怎么才能感谢明玉才好。

  吴非想到明哲一个人住上海,她实在不放心放一个大男人单身在外半年多,她得给明哲找点事情做,她想到明哲是个认真的人,就给明哲出了个极耗时间的点子,要明哲整理他父母旧家当,好好整理苏家的历史,找出他家如今乱成一团,由文斗上升到武斗的根源。明哲赞同,他准备将回忆整理后放上博客,他心中隐隐有好些疑团,比如父亲不愿回家那欲言又止的神情,比如明明讲理的明玉为什么与家里越行越远,比如明成为什么变得如此陌生,这些可能都需从家史中寻找答案。

  这个周末,送走吴非了,他正好回去一趟,跟爸爸一起到明玉的车库整理岀家中的所有文字图片记录,以供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