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58章

第58章

  明成多年开车,早上去路厂长工厂的时候还早,天气不算太热,自己也精神挺好,坐中巴就坐中巴吧,虽然不方便,还得转车,但这不也说明自己正在努力,能上能下吗?但回来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回来时候正是下午,太阳晒着中巴车的铁皮顶,车只要停一下,里面就热得像烤炉,开起来的时候有热风进来稍好一点儿。可是中巴车三步一磕头,时时停下来等客,明成无奈坐里面受尽煎熬。他想,回头几个月工资奖金发下来,凑足了钱,先买一辆车再说,这车子是生产工具,不可或缺。

  但美好愿望还在前头飞,新的车子还在梦想中,这会儿现实的炎热烤得明成昏昏沉沉,他高大的身材坐在狭小的位置上,苦不堪言,可也只能静心等着到站,身不由己。蒙蒙眬眬间似乎听耳边七嘴八舌讨论得热闹。

  “这帮人是小偷?看不出,比我穿得还好。”

  “怎么不是?我每天在这车上卖票,早认识他们。所以他们上来前我提醒你们小心。”

  “那你还放他们上来?”

  “怎么敢不放,我们不想做生意了吗?”

  明成越听越不对,刚刚他好像打了个盹儿……而小偷刚刚上来下去一个折腾……他忙又翻看自己的包,顿时一声惊叫:“我的包给划了。小偷哪儿下的车?我的钱全给掏了……”

  中巴立刻停下,前面司机急切地道:“你赶紧报警,三个小偷就在前面一个站下的,你走回去没多远。”

  明成毫不犹豫地冲下车,才刚站稳,那辆大站小站都要等几分钟的中巴车立刻呼啦一下飞速开跑了,明成想记下车牌都来不及。明成站在热辣辣的太阳下,这才明白中了中巴车司机的计,人家巴不得他下车免受牵连。明成想找手机报警,可是,还哪里来的手机。而且,回去刚才小偷下车的站,他还能找得到小偷吗?

  这时候朱丽收集了相关政策出来,打电话给明成想与他商量一下,但手机一接通,那边阴阳怪气地冒出一个陌生声音说了几句下流话,就挂机了。气愤地再打,已经不在服务区。朱丽很生气,不知道明成这是做什么,气愤地回父母家说说自己的打算。

  明成站在路边束手无策,掏了半天才从包底摸岀几枚硬币,凑起来是一块多点的钱,都不够他坐回城的中巴车。他想了会儿,发了会儿呆,心说真是倒霉,要是开车,什么事儿都不会有。工资积起来得买车。

  但当务之急,是回城。明成不得不往回走,大太阳地里,走得汗流浃背,怨声载道。小站倒是不远,好在还有一家小店,明成忙打电话给一个有车的朋友,请他帮忙来接他一下。朋友听说他遭偷,立马答应。付了电话费,明成就没钱买矿泉水。他实在忍不住,趴在小店水龙头下喝了几口自来水解渴。人真是霉运当头。

  回到家里,中暑了,上吐下拉。明成想去医院,可想到手头没有现金,没力气去自动取款机上取钱,而且也没力气下楼叫车去医院,就躺床上吞着冰块死忍。苏大强看见吓坏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得不打电话给明哲求救。明哲犯难,叫明玉去帮忙还是叫离家出走的朱丽?靠爸爸是肯定靠不上的。

  但时间不等人,明哲心急慌忙地拨了明玉的手机。明玉听了,无法抑制自己不冒出一声国骂。

  “大哥,我总算知道妈是怎么死的了,冲苏明成一点上吐下拉爸都没措施,妈还不给爸耽误了?苏明成的事我不管,吐死他拉死他活该。”说完不等明哲反应,她先挂了电话。她也会挂电话。大哥这是发疯了,以为她就那么崇高了吗?连苏明成这渣滓也能原谅?

  明哲实在是不好意思去找朱丽,上回明成被明玉关进去的时候,朱丽对他多有指责,上礼拜遇见时候大家淡淡的。但是顺手抓明玉不顺,他也只有去找朱丽了。没想到朱丽的手机正忙。明哲只得另找时机。

  占了朱丽手机的是明玉,她不肯管苏明成,可人道还是有点的,一脚踢给朱丽,朱丽不管的话,再说。她做事快手,决断快速,这就抢了明哲的先机。没想到朱丽因为对明玉一直抱有戒心,一看显示是明玉的电话,以为她来为中午吃饭的议题追问办事结果,接起电话就自觉地道:“明玉,我已经去了中介,他们答应帮忙做按揭,也说可以做岀按揭。我与他们已经谈好,后天大哥来的时候,我们拿钱过去一起去办一下,后续手续我周一后会做完。房子依然用你们爸的名字,按揭由我们每月打钱进去。这笔钱不会多。”

  明玉没想到朱丽跟她说这些,按揭倒也是办法。明玉不急于说苏明成的事,老大个儿的人,吐几下没事,又不是吐血。“只是为了七万块钱的按揭,额外的保险啊手续费啊可能要多花好多。有点不合算。”

  “我爸妈也这么说,不过我想既然条件符合可以动用社会资源,还是通过社会资源解决吧。谢谢你中午的提议。”问银行按揭起码不用欠人情,不用在人面前抬不起头,宁可多花一点钱。朱丽心里这么想。她上班后节约一点,每个月按揭不是问题。

  明玉大致了解朱丽的心情,既然朱丽不怕麻烦,那就让她去做吧,只要她自己安心就好。“朱丽,谢谢你为房子的事奔波。我找你说的是另一件事,刚刚我大哥转达我爸的电话,说苏明成回到家里上吐下拉,要我去看看。我说实话,非到无人接手苏明成时候我才会帮忙,我厌恶他。你呢?”

  朱丽愣住,明成怎么了?他一个人住着岀问题了吗?

  明玉见朱丽久久没声音,以为她为难,又不便拒绝,只得道:“如果你不想去,我找个人过去吧。朱丽,别为难自己,再见。”

  “嗳,我去,我这就过去。”朱丽忙阻止明玉,一边已经走向自己卧室,准备换衣服出门。手忙脚乱的,穿衣服都颠三倒四。

  明玉看看手机,放到桌上,心说朱丽与吴非差不多,心里恨丈夫恨得牙痒痒的,措施也会拿出来,但是丈夫遇到问题了,她们都着急。换她呢?明玉都怀疑自己心狠手辣,第一个岀刀子杀丈夫的就是她。她忍不住随手打开邮箱给石天冬发去一个邮件,说女人怎么都那么傻,那么重感情。搞得石天冬莫名其妙,回邮问她怎么回事,她又觉得一言难尽,只说是家务事。虽然没说出来,却还是觉得顺气了好多。

  朱丽跟爸妈只说了与明成谈判,没说明成有事,怕爸妈着急跟上。朱爸朱妈见女儿去与女婿谈判,大力支持,也不再要求明成出马来接,只要女儿家没事就好。

  朱丽急急打车回到家里,见到处黑灯瞎火,只有书房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朱丽打开门一看,充足的冷气扑面而来,公公正埋头于电脑面前忙活,都没看到她来,太平无事的样子。朱丽不由得起疑,瞧公公一副没事人的样子,难道这是明成设的一个圈套?她拧起弯弯的眉毛,冷下了脸。

  走到卧室门口,果然见隐隐光线中有一坨人躺在床上,卧室没开空调,里面一股酸臭。朱丽打开灯,见明成缓缓回过头来,嘴唇失色,果然是身体虚弱。见到朱丽来,明成心里好过许多,忙撑着想起身,朱丽上前按住他。一个叫“朱丽”,一个叫“明成”,场景凄惨,好像两人分开了好多年。朱丽心中再有气,看到这样的明成,她也气不起来,只有叹一声气带明成去医院看病。明成也是,两人都把最近的疙瘩放到脑后。

  可朱丽心中无法克制对公公的厌恶。她下午回来时候也是,公公一见她回来,立刻将客厅柜式空调关了。要用就用,光明正大地用,鬼鬼祟祟干什么。既然知道耗电,那就换个小房间用,打量着儿子的钱不是钱,杀大户一样。

  只是,朱丽的这趟出走,让明成心中危机感益重,心里感受到很大的压力。而这压力,他无处诉说。

  他是那么的爱朱丽,他又是那么的怕失去朱丽,他最爱的妈妈已经去世,他只有朱丽,他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拉住朱丽。朱丽对他还是好的,否则不会在听说他生病时候就急急赶来,前面什么过节都不提起。他不能失去她,他必须不断给自己加压,他必须上进,再上进,不能让朱丽看不起。他要做很多事,他必须努力活得光鲜,再不能如过去那样懒散。

  明成虽然留恋过去的好日子,可是也知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不得不放弃过去的悠闲。

  第二天朱丽送明成去上班,跟明成说了她准备按揭给他爸买房的打算,说到由他们五年内付清银行按揭贷款,明成忙信誓旦旦地向朱丽表示,他会好好工作,争取提前还贷。他得给朱丽信心,他必须告诉朱丽,他会站起来,他是男人。

  苏大强一见两夫妻出去,立刻又打电话报告明哲,万事大吉。明哲很为两人高兴,朱丽回家就好,可见两人之间不是原则性的矛盾。只是现在明成手机没开,他不能去电问候明成。

  周末,苏大强在两个儿子一个儿媳的簇拥下,交出卖掉一室一厅的二十七万,以及明哲带来的五万,又在中介办了一些手续,签了不少字,他终于可以搬家了,而且是搬到两室一厅,周一之后做出来的房产证土地证只有他的名字。苏大强满脸油光光的兴奋。

  一行四人叫了一辆车,搬上苏大强有限的所有细软,以及被苏大强用了半年的明成家的床褥等也都卷上,杀奔新屋。走进屋里,中午的阳光正是灿烂,苏大强开心得不知怎么才好,眼睛亮亮地笑着从这扇门到那扇门地晃悠着,走个没完没了,绕得儿子们头晕。

  明哲与明成索性不管他,两人拿出卷尺丈量可以放冰箱、洗衣机和电视机的空间。苏大强不要旧家具,正好这间二手房有几件壁橱等原房主搬不走的家具可用,只要添上几件电器,勉强可以方便地生活。

  朱丽走到阳台上张望。这几天她的心每天围着这房子转,都已经审美疲劳。终于可以恢复无拘无束的生活了,朱丽心想,不知道明成在他爸搬出来之后,会不会恢复以前的活泼热情。总觉得明成现在勤快了,用功了,但冷漠了,虚伪了。朱丽知道,她出走后回来,明成对她依然很好的,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得迁就,但现在是更迁就了,仿佛有点唯唯诺诺没有性格,这样的明成让她觉得陌生。朱丽希望他的变化只是暂时。

  这一处的小区因为年代稍久,从窗户看下去绿树成荫,但房屋间距不大。时常有老年人进进出出,可见这儿住着的老年人比较多。不像她住的小区,见车子多过见人。可能明玉住的小区更是白天只见屋子不见人。

  过了会儿,四个人浩浩荡荡打车杀奔电器商店。在车上,苏大强兴奋地对着明哲道:“我现在眼睛很不好了,看什么都模糊,这回电视机再换大一点的吧。”

  明哲耐心道:“去商场看看,主要是得看看电视机底座能不能放到现有的电视机柜上面。”

  苏大强想到儿子赚的是美金,美金啊,拿点来给他花花,随便他怎么花都行了。“不行就把电视机柜换了吧,报纸上还说有液晶电视,薄薄一片,肯定能放得上。还是眼睛要紧,眼睛要紧。”

  明成阴阳怪气地道:“干脆给你买台背投,小电影似的,不用电视机柜。不过缺陷是你客厅不够大,得看得头晕,要不把房子再换大一些,专门弄个放映厅?”

  “还要搬房子吗?”苏大强还真认真上了,看着明成,满眼睛都是憧憬。

  “跟你女儿套套近乎,人家一幢海边别墅正空着,你想住随时去住。”明成说得一本正经。星辰变小说

  苏大强立刻沉默了。老婆都惹不起的人,他哪里敢惹?明哲与朱丽旁边听着,都没答话,任明成揶揄。自苏大强提出电视机再要大一点的,他们已经在心里嘀咕了。三米六宽度的客厅,放上一台二十九英寸电视,走路都得收腹挺胸,老爷子真是敲竹杠。只要明成说得不过分,大家都心照不宣不去阻止。但明成略感郁闷,估计老头子没法完全确切地领会他嘲弄的精髓。

  原来那户人家用的是二十一英寸电视机,因此商场所有二十五英寸的底盘尺寸都比那电视机柜大。明哲想着爸妈以前看二十五英寸的,现在换二十一英寸的有点亏待,准备去弄块厚板垫到电视机柜上之后,再放二十五英寸上去。明哲现在手头紧,又刚经历了一次失业风波,手脚没刚开始工作时候大,花钱不得不理性。想到明玉车库里那台依然很不错的旧二十五英寸电视就心疼钱,但想到父亲的号叫又心疼父亲。两者相权,他还是舍钱为父。

  但二十五英寸电视放苏大强那两室一厅里还算得上是庞然大物,放在商场那么多大电视机中间简直可算小巧玲珑。苏大强越看越不满意,扯着明哲袖子小声要求买再大一点的。明哲给他解释的时候,明成却催着服务员径直去开了票。苏大强没办法,只得作罢。

  到了冰箱区,苏大强只认准西门子零度冰箱,因为他常在电视上看到广告。但明哲告诉他,他那厨房放冰箱的位置只有五十二厘米,西门子零度冰箱放进去,他的厨房门就别想关了。苏大强又扯住明哲的袖子,小声告诉明哲,他以后一个人过了,现在人也老了,腿脚不方便,不可能天天上菜场,家里冰箱里得多储备一些吃的。明哲告诉他,165升的冰箱宽度差不多五十厘米,里面塞足食物,够他吃一周的,他公寓里用的才135升。苏大强又告诉明哲,那台165的冰箱非抽屉式冷冻室里放食物容易串味儿,等一周放下来,他成天只能吃猪肉味的鸡肉,鸡肉味的鱼了,饭都吃不香,做人还有什么乐趣。明哲跟父亲讲数据,大强跟儿子结结巴巴心惊胆战地讲他的要求。明哲终于被烦不过,给父亲买下那台西门子零度冰箱。但心里挺火,决定眼不见为净,将送货时间定为周一,让父亲自己去安排位置。余罪小说

  旁边的明成与朱丽无话可说,只能拿这当活剧看。朱丽听了明哲气愤地说岀周一送货的意图,她也决定周一坚决找别的事做,对,她回去事务所向大老板忏悔要求上班。

  买空调时候倒是没有太多异议。苏大强想两间卧室一间客厅都装空调,被明成一句你电费付得起吗打了回去。明哲这回也是旗帜鲜明地说他没钱了,苏大强只得买了一间卧室空调作罢。但与明哲事前讲明白,以后他周末回来看老爹时候,住那间没空调的房间别嫌热。明哲只会翻白眼。心里开始怀疑上周父亲向他哭诉的那些话的真实性。不,他不怀疑父亲是在撒谎。但是,他怀疑,这样的父亲眼睛里看出去的人物有几个是正常的。

  正当众人以为这下买得差不多了的时候,苏大强却眼睛一亮,发现了电脑区。他欢快地跑过去,站到一台液晶显示屏电脑面前。明成本来袖手旁观,他现在拿不出钱,仅有的现金还被小偷偷了,这会儿还靠着银行卡透支过日子,但到这时也终于忍不住问一句:“大哥,你还有钱吗?”

  明哲摇摇头,“差不多了。我总得留出生活费,还没发工资呢。”

  明成拿下巴指指已经被热情的服务员邀请着坐下捏起鼠标的父亲,明哲又不好说什么,他还指着自己能在弟妹们面前带头孝敬父母做榜样呢。他只能道:“下个月吧。等我下个月发工资。”

  明成歪嘴笑了声,道:“爸还缺微波炉和烤箱各一,助动车一辆,数码相机或摄像机一台,冬天专门可以窝被窝里看的电子书一台,音响也没有,不过幸好那么大年纪了,驾照没法考出来,否则还缺汽车一辆。嗯,还得请个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