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64章

第64章

  吴非晚上睡前接收邮件,看到明哲来邮。

  “好消息,你爸妈的签证已经办好,我已经替他们订票,你等着签收。你爸妈问我需要带什么给你,我想还是不给他们增加负担。你需要什么写给我,我收集起来等年底回家时候打包扛去。你也跟他们这么说一下,别让他们扛太多东西。我爸妈的过去,我又写了一些,但我没敢发上论坛,你帮我看看,适不适合往上发。”

  吴非见此邮件异常高兴,爸妈终于可以来了,天大的好消息。虽然每天看见宝宝是件多么愉快的事,可是,宝宝一个小人精不知道多耗精力,而她已经三十有余,吃不消了。爸妈过来,不亚于救命。

  高兴过后,吴非想到,明哲是用他卡上很有限的一点点钱定下她爸妈来美的两张机票,而不是她原先设定的由她在美国这边出钱。这笔钱出去,再加他这个月又陆续给他爸添置家具,他一个人在上海还怎么过?同时,他还周全地考虑到她爸妈行李的重量。他原来不仅是在他爸面前大方,对她的爸妈也关心周全。她爸妈说明哲传统,明玉和事佬似的说明哲教条,看来,都有那么点意思。可他苦自己,把妻子女儿也一起坑了。怎么说他这个人呢?却真如爸妈所说,他不是个坏人。

  吴非摇摇头,对明哲的反感却是减少许多。她打开附件,看明哲究竟写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家史,还要她帮忙判断能不能发上论坛。

  “爸爸说,相亲时候,妈妈看上去很温柔很文静,奶奶看着很喜欢,爸爸自己也看着喜欢,再说又是镇上卫生所的正式工,一个学校的一个医院的,多么般配。最主要的是,奶奶看上妈妈那双粗糙的手。小姑娘的手粗成这样,说明家中干活不少,以后肯定是个会过日子的。就这么,大家很快决定了婚事。奶奶答应女方,结婚后,一定千方百计将儿媳妇的户口弄到城里。

  “奶奶要面子,给了很多彩礼,可是妈妈家没岀多少陪嫁,只有一床花布被面的五斤重棉被,和两只绣花枕头,棉絮都是旧的,拉岀来一蓬灰。彩礼都被妈妈家昧下了。奶奶因此心里很不高兴,办喜酒时候半路就回屋睡觉。爸爸说,更可气的是,妈妈竟然不是处女。洞房花烛那夜,他很难受,但被妈妈劈面一个耳光打回来。爸爸说,妈妈的样子很狰狞,这事儿他都不敢跟奶奶提起。后来爸爸听到亲戚那里传来的传闻,说妈妈进卫生所做临时工后转正,都是因为妈妈被县卫生局一个人睡了。爸爸想,怪不得妈妈这么漂亮又吃皇粮的人肯嫁给他,原来是没人要的破鞋。爸爸告诉了奶奶,奶奶气疯了,等到妈妈休息天进城团聚时候与妈妈吵架。但是妈妈比奶奶狠,看见奶奶跌地上水滩儿里哭她都不拉一把,还把大门一关把劝架的都关在门外,大冷天的,奶奶冻病了,最后不治身亡。

  “我在爸爸叙述过程中有过提问,显然,爸爸以出血见红作为验收处女标准是不科学的。爸爸以此责难妈妈,是对妈妈的侮辱。有关妈妈卫生所转正的问题,早在很久以前大姨就跟我说起过。大姨说,妈妈很会做人,待业期间先是去街道叫着阿姨叔叔,眼泪汪汪地拿家中生病父亲要照顾,那么多幼小弟妹要养活的理由来逃避上山下乡。又在街道听到小道消息,听说卫生所要招临时工,她就每天走一个多小时去县里,主动给县卫生局一个负责人事的副局长阿姨家干活,换季时候被褥都洗不过来,要大姨一起去帮忙。得到临时工的工作后,还是每周都去那个副局长家帮忙,妈妈嘴巴又很甜,在医院打扫卫生时候跟着医生护士学业务知识,有时护士人手不够就要她帮忙。她虽然做的是分外事,可还是做得很好,大家都喜欢她这个勤快人。两年多后,副局长帮忙,替妈转了正。当时我把这些跟爸说了,爸不信,说这是大姨粉饰太平,说我听信一面之词。可见,父母的婚姻基础并不良好,妈妈家想靠着爸爸家得到好处,爸爸则是因为不自信而不信任妈妈。当中又有奶奶的死被爸爸怪到妈妈头上,这些,决定未来爸妈的相处不会太理想。”

  难怪明哲不敢把内容发到论坛上去,这些内容确实火爆。吴非看看时间,这个时间,明哲应该已经上班,他工作忙,上班时间不便接听太长时间的电话,而她的意见,却不便三言两语打发。想到明哲这人本质里的实诚不会拐弯,吴非觉得她有必要提醒明哲。

  “明哲,附件里面的内容很让人震撼。或许作为他们的儿子,你不会想到什么。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和朱丽会在看到这段荒诞的记录后,找自家父母求证些什么。然后,你的父母不免被议论,虽然会是实事求是的议论,但是,你父母的那些经历太经不起推敲,便是你自己也在最后一段竭力为你母亲辩护,那辩护在我眼里已经是千疮百孔,何况是看在经历过那些年代的我和朱丽父母眼里。我的想法是,那些旧事,即便是经历过的人,回忆的时候也已经带上自己的主观烙印,何况到你手里更是二手货,孰是孰非谁能说得清?既然说不清,何不继续糊涂下去?你还不如写得简单一些,留大幅空间给弟妹们自己去想象。比如某年某月,父母相亲结识,某年某月,父母结婚,附结婚证扫描,某年某月,你奶奶因什么病去世,某年某月,你出生,等等。你不如单纯地只做最忠实最无趣的记录,至于其他的,让我们看的人自己去想象。否则,你既对不起你爸,也对不起你妈。他们两个,一个已经有意彻底抛弃过去,重新做人,一个死者长已矣,你还纠缠于过去做什么?”

  吴非虽然希望明哲做家史被捆住手脚不出去娱乐,可眼看明哲这个学术型的认真人真一头扎进去探寻他父母婚姻真相,就像他平时学习功课一定要把原理搞懂似的,她有点担心了。她已经隐隐看出婆婆这个人的经历绝不简单,灰色地带极多,明哲写到后来如果看清他极其尊敬的母亲大人是什么样的人,他心理会不会出现什么异常?权衡之下,吴非更愿意看到明哲正常做人。

  吴非没有犹豫,写完就把邮件发了出去。但发了以后又想,她这几句话会不会把明哲欲盖弥彰的遮掩彻底揭了,令明哲知道她怀疑到了什么?然后明哲会不会气恼于她将他妈的过去想得那么灰色?然后,将他自己心中的郁闷嫁祸于她?但吴非心说,她这是为明哲好,明哲不愿意听也罢,如果真因此嫁祸于人,那就无耻了。应该不大可能。可吴非总是有点担心,因为对于明哲而言,他爸妈实在是禁区,尤其是他妈。

  同时,吴非看了明哲发来的附件之后,觉得这个公公极其猥琐。有种当年就一个耳光扇回去,然后休妻。却等到接二连三养了三个儿女,老婆去世后才对儿子哭哭啼啼说出原委,实在是……吴非也很想接着婆婆给公公一个耳光。处女?他懂什么?他配?而且,吴非总觉得老子对儿子说老婆如此隐私的事,实在是恶心。但这些话就不与明哲说了,说了明哲得跳脚。总之,公婆两个在吴非心目中的形象一降再降,降无可降。

  明哲晚上回家才看吴非的邮件,看到吴非和朱丽可能回家与她们父母讨论,他的心一下揪了起来。对,他怎么没想到爸妈成为别人茶余饭后谈资的后果?多亏吴非提醒,他只想到上论坛看其他四个人的反应了。吴非说他爸妈的经历太经不起推敲,是,这就是他不敢将所写发到论坛上的原因。即便是第一段,他也是犹豫再三才发的,发了之后一直留意弟妹们的反应,一直到看到明成为妈的申辩他才高兴。

  其实,在听了爸的哭诉后,他自己心中对妈也没底。他将文章发上论坛,与其说是让弟妹们知道家中还发生过那么多的事,知道爸妈的日子曾经是如此艰难,因此后辈更须体谅,还不如说是,他希望看到明成和明玉的反驳,他需要那些反驳来阻止他对妈的动摇,比如明成对相亲那一段的补述,他看了后心中欢喜,好像妈被证实清白了一般。

  这会儿被吴非提醒,他意识到,对,家中有些事情不便让吴非和朱丽知道。对于他们的爸妈,他和明成明玉是从小看惯,爸妈再如何,依然是他们的父母,而吴非与朱丽则不同。但是对于吴非提议的写法,他又有点不以为然,如此简单,还怎么可能让明成明玉了解爸妈经历的苦难,了解一个家庭的不易,以致握手言和呢?但明哲又想,万一明成看了全文后,也陷入对妈的怀疑呢?他不是弄巧成拙了吗?而与妈本来就对立的明玉,会不会因全文而觉得获得理论支持,爸妈还会依然是她的父母吗?

  明哲越想越担心,鉴于可能出现的后果,他不敢将发给吴非看的段落发上论坛。如果他还想写家史的话,似乎最佳体裁,还真是吴非说的那种年代后面加冷冰冰干巴巴的简单文字说明了。他的思考绕来绕去,看来还是回到被他差点否决的吴非的提议。果然是吴非旁观者清。

  想到用吴非提议的方式写家史,明哲顿觉肩头重担卸下,最近几天的忧虑全部消失。睡前,飞快打出一段文字,他心中愉快地将之称为编年史。他想,瞒着吴非和朱丽是不现实的,他不想瞒吴非,吴非是自己的亲人,而朱丽又何尝不是明成的亲人?既然如此,那些东西还是别从他记忆中整理出来形成文字吧。明成和明玉如果有心,他们自会从字里行间看出好歹,他们如果愿意讨论,他欢迎,他巴不得以此为契机调和明成与明玉的关系。但是他们如果也回避,他就不强迫他们看了,他自己也不敢写。那就如吴非所说,大家一起糊涂到底吧。

  明哲上论坛瞄了一眼,竟然看到明玉到访的痕迹,他心里满意,明玉总算还是想着苏家的。他可不知道,这是石天冬接收明玉邮件后,迫不及待上来张望留下的痕迹。

  对于明玉家父母的过去,石天冬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以前好多人不都是相亲结婚的?他所感兴趣的是明玉为什么给他这个地址,他看到论坛里ID都是明玉家至亲后,心中乐得开了花,恨不得立即飞回去见明玉表达他的兴奋,可他不是很走得开。他当然是兴致十足地关心明玉家史,但他第二次上去看的时候,发现家史变了体裁。

  第二段开始,才是“编年史”的体裁,明哲早将发给吴非的那段文字全部作废。

  “71年×月×日,爸妈结婚。同日开始埋下矛盾。(附结婚证扫描,结婚证上照片高精度扫描)

  71年×月×日,奶奶着凉不治去世。矛盾激化的结果。

  72年×月×日,苏明哲出世,养在妈妈娘家。爸爸每周去妈妈家一次。(附出生证明)

  73年×月×日,生病多年的外公去世。

  75年×月×日,妈妈户口转到城里终于完成,工作关系也转到城里医院。为户口欠下很多债。(附我们家终于初步完整的第一本户口本,里面是一家三口)

  75年×月×日,苏明成出生。(附出生证明,附明成的小手印,附明成满月照两张,附全家福,明成周岁照)”

  石天冬看了,他虽然是个海阔天空的人,却也看出一些不对劲,仿佛明玉家父母结婚之初很不愉快。他正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可以上那么秘密论坛的兴奋心情,怕说得太肉麻怄死明玉,看了新的家史更新,他当然是顺手拿来将自己的感想和问题写进邮件,以表明他正以积极态度参与苏家事情,而苏家事情不正是明玉的事情?

  明玉本来对家史抱抗拒态度,可看了石天冬带着疑问的邮件,又看到石天冬态度端正,没有小眉小眼,心里喜欢。却是心痒,终于忍不住爬上网去看了。心说这个书呆子大哥怎么整岀个年代如此清晰,却图茂文不茂的家史来,是不是因为是理工科男生的缘故?

  但,真的没内容吗?明玉不看便罢,看了,就没法抑制自己的脑袋不去想文字和图像背后的究竟。特工皇妃楚乔传小说

  结婚同日埋下矛盾。什么矛盾?大哥肯定是知道的,但语焉不详。新婚日能埋下什么矛盾?明玉凭社会经验一想就想到好几条。看已经有些泛黄的结婚照上,几乎是明眸皓齿的母亲与小老头一样的年轻的父亲,条件差距如此之大,即使没有其他原因,两人的矛盾也早已存在,不必等新婚之日再产生一二。女太强男太弱,这个家注定畸形。明玉不由想到同样强悍的自己,苦笑。

  但看到奶奶是因为父母矛盾激化去世,明玉非常好奇,是不是可以说,奶奶的去世是被母亲的进门给害了的?不过以母亲之毒,并非没有可能。自己女儿都可以残害,何况奶奶。明玉不由心惊肉跳地想,父亲还真是小强,居然没病没灾活到今天,非常不易。又想,如果父亲不是那么无知,不是那么软弱,不是那么逆来顺受,是不是也会遭到奶奶的命运?至此,明玉开始可怜起了父亲。母亲的强势恶毒,她受得太多,可以想象父亲也受了不少。即使父亲以前还是个正常人,三十多年下来,也差不多被母亲压制得残废了。不错,可怜,确实是可怜。看来有些事也怨不得父亲。

  后面两条一起看。大哥降生在母亲娘家,正是久病外公去世前最乱哄哄的一年。外婆家全体的时间精力财力大概都得花到伺候外公那儿去,相比于后面又有满月照,又有出生小手印,又有全家福的苏明成,大哥出生时候的遭遇也不咋的,满月照周岁照都没有。

  苏明成真是如乱世岀英雄般地诞生了。按说,家中的第二个萝卜头不会太受重视,一般人喜欢的是儿女双全。但苏明成不同,苏明成硬是好命,会赶着好时机出生。他窝在母亲户口进城又落实工作后才出生。难怪满月照上如此白胖,而且母亲还有闲心思花钱拍两张苏明成的满月照,可见母亲对苏明成的喜欢。这人啊,都是命。明玉就记得自己好像没有小时候的照片。也不知道大哥从那堆旧家具中有没有翻出她的照片,她本来对依然堆积在她车库中的那堆旧货心烦,现在也不反对再让放几天了。“大哥的家史虽然简单,可字字真实,可以让看的人见微知著。”她把这句话发给大哥,算是读后感。而她回答石天冬的邮件,却是很简单的“请看字面,不许胡思乱想”。石天冬立刻明白,明玉心中可能早就明白家史中有些什么了,毕竟她是当事人。石天冬与明玉交往虽然不多,可对她家的矛盾也是了解一二。明玉越不让他胡思乱想,他越要胡思乱想,他已经看出这个家庭的混乱,想到最小的明玉所受的遭遇,对比起来,他的遭遇还真是不值一提。他心中好可怜在那么个混乱家庭中出生的明玉,心说难怪她如此冷淡别扭。

  明玉原以为这种什么家史她看过好奇过便罢,她又不想掺和苏家的啰唆事。可她的脑袋由不得自己,工作之余,竟然一再凭经验挖掘文字背后隐藏的真实可能。她觉得自己真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