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65章

第65章

  她想,妈户口、档案关系转进城,都是谁在奔波?谁能为妈奔波这些?当然是妈自己挺着大肚子在跑,能指望那个声响儿都没有的爸吗?想到这个,明玉感觉妈非常不容易,挺着大肚子哪。明玉记忆中,小时候回乡的车子颠得都能让人脑袋撞车顶。那时候的马路,有一段还是沙石的,车子开过,飞沙走石。难为小明成钻在娘肚子里牢牢攀着没给颠出来。明玉还记得她自己当初户粮档案从原公司转到新公司,期间国家干部身份被抹,原公司,人事局,劳动局,一路盖了不知多少个章,吃了多少冷眼,总算办完的时候,她对着劳动局的大门骂了声“Fuck”。可以推测,妈那时的工作量应该更是巨大,而妈的心情更火爆,面对如此无用又矛盾丛生的丈夫,她恐怕不会只是骂Fuck了。明玉想起以前依稀仿佛看到过妈扯爸的耳朵,扯得爸的一只脚差点离地。明玉不由得心里哼哼着想,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相欺负,可见妈再辛苦,也不是个善人。

  但明玉不明白,既然已经将户口转进城里了,而且夫妻关系又不可能好,妈为什么还守着爸不离婚?难道是因为妈封建从一而终的思想作怪?明玉觉得不是,这其中定有下文。而那下文,正好出现在她出生前的那段时间。不知道当中发生了些什么故事,让她如此被家中嫌弃。

  明玉虽然没再追一个邮件过去说明,但开始对大哥后面的家史有了兴趣。

  明玉还想到更远的,妈谋得镇里卫生所的临时工位置,又千辛万苦地转正,单凭妈一个小姑娘,既没有后台又没有家底,怎能不让闲人怀疑上她一张明眸皓齿的脸?那个年代又不是现在,她可以凭业务晋身,朱丽可以通过国家考试,吴非可以通过出国。爸妈结婚当天的矛盾会不会与此有关?如果是,恐怕,妈完成更艰难的户口大迁移后,爸更加会觉得自己头顶那顶帽子发出的光芒是碧油油的春意盎然的绿。这样的一家子,还怎么过得下去?而且居然还在不离婚的情况下制造出一个叫做明玉的女儿?简直不可思议。明玉深觉自己身世可疑。橙红年代小说

  疑来疑去,明玉走到镜子面前端详自己的脸。越是心疑,越是发现自己与那个影子似的爸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而且,她这么高,爸连一米六五都不到,这基因……太悬。明玉想得心惊肉跳的,疑神疑鬼地走出办公室附带的休息室,脑袋里慢慢滋生岀情绪,情绪导致一脸的恍惚。他妈的,别她是个野种吧,怪不得爹不疼,娘不亲。人都说最后一个小女儿最招父母爱,但她的成长环境如此脱离常规,这其中,需要解释的太多。

  她隐约知道,户口哪是那么容易移出来的。而且,显然,至今依然没什么用的舅舅的户口后来也给妈凭一己之力移到了城里。这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简直太过奇迹。妈并不是什么别的长,她至死也不过是个护士长,一个护士长能有多大能耐?

  明玉管不住自己的想法,越想越是心寒,越想越坐不住,她已经钻进自己的身世谜团里拔不出来,发现天下事乌鸦一团黑,没有最糟只有更糟。她怎么都得找人求证。

  她急于了解,出生前到明成出生后的那段时间里,究竟还有什么事情发生。此后,她有闲就去刷一下论坛,可除了苏明成跟帖赞叹自己小时候长得正,都没别的新帖出现。

  明玉无处诉说,又不愿跟石天冬说她那些不堪的猜测,憋闷得慌。很想去电催大哥一下,可是,她不是说不理苏家的事吗?最后还是只能给石天冬发去一条短信,只说自己心烦。石天冬大约能了解明玉心烦什么,回说别瞎想。明玉心说,她还真瞎想了,被石天冬说中。

  好在明哲没让她久等。明哲筋疲力尽地回家看到明玉居然有了电邮,电邮里还有明哲最想看到的“见微知著”这样的词儿,明哲受到极大鼓舞。他连忙整理后面的资料。可是,令他尴尬的是,明玉没有出生证明,更别说满月照之类的东西了。明哲想到,原来明玉在家一直不受重视,原因,爸也没说,只是爸隐隐约约透露岀点意思。他没有隐瞒,将此写在论坛上。

  “75年底,爸妈分居。爸住到学校宿舍。

  76年9月1日,苏明哲上幼儿园。

  77年×月×日,苏明玉出生。爸搬回家。

  78年,舅舅的户口移入城市,也落实工作。(附合照)”

  明玉看着这短短没几十个字的记录,而且没有她的出生证明,只有一张照片,照片中周岁的她简直看不见脸。她不知道那时候有没有开始计划生育,她这个老三被生出来有没有违反政策,爸妈为什么要生下她又不关心她,连个出生证明都没有。大哥没有满月照还可以理解为当时外公病重,兵荒马乱。她连出生证明都没有,那就无法用兵荒马乱来解释了。

  但是,明玉明确看清两点,第一,苏家孩子的出生总是伴随着一个人的户口迁移,如苏明成的出生伴随着妈进城,如她的出生伴随着舅舅的进城;第二,爸在学校宿舍搭铺不回家,她苏明玉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两夫妻没住在一起,怎么生出她这个苏明玉?大哥写这一段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这一点?大哥大约是想笔削春秋,不让她尴尬吧。可是,大哥削的水平太差一点咯。

  明玉双腿搁桌子上,半躺在椅子里倒抽冷气,心里嘿嘿冷笑不已。看到这儿,白天的担忧反而全没了,这不明摆着的吗?她的出生还需说明吗?这样倒好,正可以名正言顺与爸断绝父女关系,从而进一步与苏家脱钩,她可真成光棍了,不算是坏事。想了会儿,明玉又改正刚才的想法,不,简直是好事,谁要做苏家的女儿。那么,不姓苏,她又姓什么?她不知道。

  但她总算是给自己从小遭的罪找到理由,原来她是个孽种。明玉再次嘿嘿而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自卑。幸好她现在位高权重,否则可能还真得自卑一下下。倒是从没想过自己居然是个私生子,这让她惊讶,让她失落,却又让她感到解脱。她心里强硬地说着也好,也好,谁稀罕。可是,又多少有点自伤身世。难怪连一张出生证明都没有。

  大哥以及其他看了这一段的他们都应该心知肚明了吧?不,她不认为这会是大哥的笔误或者过错,一向严谨的理工科大哥从来逻辑分明。这应该就是她的确切出身。

  明玉睡着之间心里还在“嘿”,睡着的时候已经有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惫懒心理。但是,同样也是严谨的喜欢用事实说话的她,在心里默默地想,她会求证。

  可石天冬十万火急般打来的电话把她从“嘿嘿”连声的浅睡中挖岀。石天冬在电话那头很是费劲地问一句:“你看论坛了没?”

  “看了。没什么,就跟看别人家事情一样。”

  “真话?”石天冬很不相信,这样的家史看了后还能冷静,除非明玉早知道。也对,当初他送粥给她爸的时候,苏家两个男人都没想到会是明玉,可见他们一早不认为明玉是一家人。他犹豫了下,道:“别在意,英雄不论出身。你真没事?有什么话尽管说,我听着。”

  明玉被石天冬的关怀感动,忙道:“没事,今天这段虽然有些意外,可想了想,倒还是意料之中。你说得对,英雄不论出身,我靠自己走过来,更加英雄不是?”

  “是啊。以前我还以为我多不容易,现在看起来跟你根本没法比。真没影响心情?你周六周日有没有空?我回家一趟。”

  明玉忍不住微笑道:“我没空,刚接手江北公司,还没熟悉,最近非常忙。而且……你来,不跟你深入说我家的事,有点辜负你那么远的一来一回,可我还不适应跟你说那么多,你还是别来。今天你打来电话,宽慰我不少,否则有些话总是闷在心里不舒服。”

  石天冬听了笑道:“你这理由挺好玩,不过是实话,那我不过来了。其实……呵呵,我也不过是想找个借口去看看你。刚说电话时候你声音有些假,装坚强是吧?现在好多了。那你继续睡吧,我还真服你,这样你也能躺下睡。很晚了,其实我不应该这时候打电话给你。”

  明玉听着一个劲地乐,觉得石天冬这人真是自来熟。“你怎么那么晚才收工?”

  “饭店嘛,尤其是香港。不过我明天起得也晚,就跟人家特殊行业似的。我在看你照片……”

  明玉听着石天冬跟她闲话,整个人轻松下来,握着电话舒服地靠着床背微笑。其实石天冬并没替她解决任何问题,可他轻松关切的态度,却让她很是受用。结束电话后,她想,还那么在意苏家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