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66章

第66章

  明哲写了有关明玉的内容后,等待一天,等来吴非询问的电话,却没等到明玉的丝毫回音。他打明玉手机,但总是她的秘书接听,而明玉没有复电。明玉忽然从苏家人范围内彻底失踪了,比以前的基本不通音信更彻底。吴非说,明摆的现实,明玉还怎么回来。但是吴非没说婆婆怎么是这样一个人。料想,明哲自己也会想到,不用她多嘴。

  明成第二天一早就打电话来问了,但明成只说了三个字,“真的吗”,得到明哲肯定答复,说这完全是从父亲嘴里得到的答案,明成便无声挂了电话。

  家史,修得苏家等同于地震。明哲只好以“这是窒息疗法”来宽解自己。

  但就在这个节骨眼里,明哲不得不去美国出差半月,总算又见到吴非和宝宝,亲得什么似的。又飞到新加坡和台湾待了几天才飞回上海,却忙得没时间回家。没面对着面,电话里总是不方便向父亲询问详情,明哲也有点被父亲狼嚎般的叫声吓怕了。

  朱丽回去上班后,做得风生水起。众诚集团上下都知道她是苏总的二嫂,多少都给她一点面子。而朱丽人漂亮,做事也漂亮大方,工作却很勤快努力,大家合作两个月过去,彼此都有好感。老毛有心隔山打牛,卖明玉一个好儿,不免在蒙总面前多说了几句好话。蒙总自是不肯在自己公司多安插牵丝扳手的亲戚关系的,但为了照顾得意亲信,与朋友吃饭时候有意推荐一把朱丽,让朱丽接到两笔大单子,朱丽顿时在大老板面前有了地位,办公室从小小玻璃隔间换入胡桃木门大间。

  只有朱丽自己知道全不是那么回事,她这个二嫂只是挂牌的,而且从上回大哥抛出明玉的可能性身世后,明玉又恢复原先的不接她电话也不接苏家其他人电话的状态,不过论坛她倒是经常登陆,就是不发言。为此朱丽与明成私下议论,可是一说到这事,明成一脸的臭屁,也是闭口不言,朱丽理解明成的苦衷。朱丽一个月前也不怕被明玉责怪,几次上明玉公司找人,想向明玉当面道谢,但她经常出差。最后一次找到,明玉没有出来见朱丽,只让朱丽接了个电话。电话里明玉跟朱丽说,朱丽的成就是她自己的努力,别人最多只是牵线,不必道谢。语气非常冷淡,冷得朱丽都不好意思说下去。眼下出了身世问题之后,估计明玉更加不愿与苏家人接触。

  明成这回与明玉的表现一样,他心中捍卫自己的妈,坚决否认大哥的言论。但明成无心多思索这些,他为工作焦头烂额,他虽然想过找父亲逼供,问岀事情究竟,但是终没成行,他也不再上论坛,不愿意看那一段刺目的记录。他想眼不见心不烦,他更不愿意厘清事实真相,让他做鸵鸟吧。悲伤逆流成河小说

  明成还是做他原来的那块生意。但生意犹如蛋糕,你切了便没我的份。而所谓寻常竞争,争来争去,大多争的是伸手可及的那一块,因其就近下手的便利,因其看得见的诱·惑,所以多的是窝里斗。过去的同事不约而同将眼睛盯上了明成碟子里的那块蛋糕。而明成以前是个惫懒的,那么多年来,在上家下家那儿并未敲下太多桩脚,培养太多感情,而且他手头生意细水长流,却并不太多,上下家的客户看见他可有可无,并无太多忠诚度。在周经理的有意引导下,明成手中的一大摊子岌岌可危。有时是他们已经谈下生意,客户看在多年交往分上电话告知一声,明成往往如家中怨妇,总是最后一个知道丈夫在外面偷腥的消息。

  明成想着不如转行避开周经理,但是三十多岁之后的转行有点难。人已经有了一点身份一点地位,再不可能像初入道时候那样摔跤不怕,吃亏不怕,愣头青一个向前冲。三十多以后的人阅历多了不少,凭经验知道什么可做什么会有麻烦,未出手前先周详考虑,顾虑面子,担心收益,畏首畏尾,不知不觉就犯下成年人转行时候的大忌。明成雄心壮志地迈出去的一步异常艰难,挫折不断,明成开始有点灰心丧气。

  明成最丧气的还不是别的,而是他的一腔鸡毛无处可说。以往有事,回家一趟,跟妈随便说几句便可得到回复,与朱丽说也行。但是现在有点不同,与朱丽说吧,朱丽工作太多了,应酬也多了,回家与他相对的时间几乎没有,他也数不清究竟有几个夜晚他一个人在快餐店独饮了。朱丽不是应酬,便是加班。等朱丽很晚回来,她“呜哇”一声怪叫,收拾干净一张脸,有时都会泡在浴缸里睡着。明成知道她累,不好意思叫醒她诉说自己的心事。而且明成知道朱丽珍惜新的起点,工作格外卖力。朱丽的努力换得的是经济上的回报。这个家需要朱丽赚钱来养,他的钱还周经理都不够。虽然朱丽没有说什么,但作为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明成自惭形秽。而更让明成泄气的是,他看不到近期能赶上朱丽的可能,却看到朱丽一日千里,越发拍马难追。明成心中压力越来越大。如今,再加大哥抛出这么一段明玉身世疑云,他连心中的支柱也差点倒塌,以前还会想到有心事找妈说,上妈墓前坐一会儿,现在呢?

  夏季走到九月,夜间温度开始有所降低,但蚊子更多更大,几乎一开窗户,外面便“呼”一声挤进黑压压的一蓬,明成在快餐店门口吃饭常被蚊子哄走。前面一天朱丽忘记关窗睡了,半夜被蚊子咬醒,痒得后面时间睡了也等于白睡,手上咬起的红疱跟过敏了似的。中午时候朱丽便撑不住,想到晚上还要有个应酬,她紧着赶出一些工作,下午回家先睡一觉再说。

  没想到开门进屋,却听见里面机声隆隆。朱丽惊吓,这可不是钟点工过来打扫的时间,谁在家里?她不敢关门,蹑手蹑脚转入玄关,一看,却见明成眼睛发直地站在厨房脱排油烟机下面,一个人吞云吐雾,他吐出的和烟头冒出的烟雾,一丝不剩地全被吸入脱排。

  因为脱排的声响,明成都没注意到家里进人,吸完一支烟,又在原地呆呆站了好久,才无精打采地伸手关掉脱排。转身,却见朱丽站在厨房门口,两只大眼睛若有所思。明成一时手足无措。

  朱丽没睡好,心不免急了点,再说是在家里,说话便没太讲究,“你怎么会在家?”

  明成只得保护性地反问一句:“你这个时候怎么会回家来?”

  “我来睡觉,昨晚上没睡好,你昨晚没挨蚊子咬啊。”朱丽看出明成不想回答,他好像另有心事,“怎么了?有心事?”

  明成忙笑一声,道:“没有的事,你睡吧,我回家找些电脑里的资料,立刻就回公司去。要不要我留下给你做闹钟?”只有意气风发的朱丽才能理直气壮地说出回家睡觉的话,他虽然心里很累,很想关在家里不去接触外面险恶的人,可是他不能说,尤其他现在没钱赚回家的时候更不能说,那更会被朱丽看不起。他只有朱丽了,不能冷了朱丽的心。即使装,他也得装岀一脸的自强不息。虽然很累。

  朱丽昏昏沉沉地应了声“哦”,过了会儿才又道:“那我睡觉,我自己会在手机上定时。”

  但等朱丽躺上床,却隐隐约约想到,不对啊,家里哪里还有电脑,不是给明成爸搬去了吗?这一想,朱丽就睡不着了,明成为什么要跟她撒这么低级的谎?朱丽想起身去问个清楚,却明明听见明成开门出去的声音。朱丽再次疑问,不是说要找资料吗?怎么又像是给谁踩到尾巴似的逃得那么快?朱丽拿起电话,却最终没有拨打,她隐隐猜到明成的工作现状了。这是明摆的事,明成其实可以明说。朱丽心想,要不要找时机与明成好好谈谈?或者暂且别赶着他情绪低落的时候说?

  这么一想,朱丽辗转着都没睡好,蒙眬睡着就被手机闹醒,很是疲倦。

  明成慌不择路地逃出家门才想起,家中已经没了台式电脑,他哪儿取资料啊。他提心吊胆地想,不知道昏昏欲睡的朱丽听清楚了没有,但愿她一觉睡醒就忘记。否则,朱丽肯定会问,会安慰他,可他觉得朱丽的安慰会让他羞愧,他最希望的还是朱丽没听清,什么都别问,等他扭转局面后他会坦白。

  但明成不知道的是,周经理短暂火气过后,正思考着不再正面冲突,改歼灭战为持久战。她记恨明成不知好歹冲她开炮,记恨明成这小子竟然敢向总经理告状,再加警方一直找不到卷款失踪的沈厂长,她自觉不自觉地将仇恨都转嫁到就近的抓得到的明成头上,没道理地恨他。清醒后的周经理选择了温水煮青蛙。苏明成是她一手带大,斤两她最清楚,怎么慢慢地捏死她,她有周详计划,明成逃不出她掌心,也不会发觉她的计划。明成也真一点没察觉到周经理的计划。

  明成只是想,看来朱丽现在的职位让她活络许多,白天上班时间都可以回家了,那他以后没趣时候还是别回家,免得被朱丽看见又问。他现在一颗心还跳得超快,跟做贼撞上主人回家似的,非常地累。而且,明成越来越不愿意正面面对清醒的朱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