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返回首页都挺好 > 第70章

第70章

  他这才反省昨晚被报警两次的行止。他错了,错就错在中了苏明玉的毒计。他不该过于情绪化,被一张传真轻易点燃怒火。他最大的错误是,他在朱丽面前扯破面皮,吓走了朱丽。

  昨夜之后,他与朱丽之间还剩什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他本来已经在朱丽面前抬不起头,朱丽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她接触的男人哪个不比他强?他唯有靠着亲情爱情维系住朱丽,只有这一线了,可是,他昨晚却发狂自己毁了那亲情,逼得朱丽下手报警,他把朱丽硬生生地往外推。

  他希望朱丽回来,可是,他又怕朱丽回来。每当卡上接到朱丽体贴地划过来的零用,他常生无地自容的感觉。朱丽还能忍他多久?他还能在朱丽面前瞒多久?或者说,是硬撑多久?

  他已经撑得很累。

  明成强打精神去冰箱里取食。这一整个冰箱的食物,眼下朱丽哪有时间来管啊,都是他从超市搬来。里面的脱脂乳酪、酸奶、果酱、全麦面包、葡萄汁,那都是朱丽的爱好,他从来都不是太有所谓。可是,一个男人混到做家庭主夫的地步,还怎么能让人看得起?这种事儿谁不会做,朱丽能记情吗?

  他没精打采地吃早餐,简直是一口三叹。这时候,电话又响。明成简直是条件反射似的蹦起来,一脸莫测地盯着客厅里电话机的方向。他已经竭力不想昨天苏明玉给他的那份传真,可是……犹如昨晚那么晚的,苏明玉来个午夜凶铃,今天这么早又是谁来电话?

  三声铃响过,明成才迟疑地走去看显示。是个不熟悉的号码,昨天苏明玉也是用的一个陌生号码。他不接,回头继续吃饭。可是,没多久,座机声歇,他的手机叫响,还是这个陌生号码。明成只觉得自己心头一窝子的火又蹿了。他冷笑一声,接起电话,没想到对方是他很讨厌的舅舅。三万,会不会是问他讨那三万?他本来是答应舅舅三个月就还的,借钱的时候,他的手头还是那么的宽裕。

  果然,舅舅开门见山,“明成啊,我那三万块钱你快点连本带利还我,我总算给众邦找到一家肯接收的中学,可人家张口就是五万赞助。这事儿你们说什么都得帮我,除了你那里的三万,你再帮我想办法解决一万,我跟你借,行不?我等下就去你公司门口等着。”

  众邦是舅舅的儿子,当初舅舅一举得子,大家贡献出很多名字给他选择,偏他自己给儿子起了个“众邦”。他当时对他大姐说,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而他的儿子是家里唯一的男孙,他就是要家里姐姐妹妹外甥外甥女全都帮着他儿子的意思。当时明成嘲笑,但他记得妈当时就给了刚出生的小众邦五千块,十几年前的五千块啊。所以明成一直不怎么看得起这个舅舅。

  明成不知道妈妈后来又帮了众邦多少钱,他只知道,现在就是剥了他的皮,他也拿不出三万。他没好气地道:“我现在手头没钱。你另外想办法。”

  “哎,明成,那不行,你借条上写的就是今天还我呢。人家别的小孩都已经开学快一个月了,你总不能看着众邦待家里吧。你就是砸锅卖铁都得还我。另外一万块我找你大哥想办法。”

  明成不得不施以缓兵之计,“我现在确实拿不出三万,下礼拜还你。这样吧,我告诉你苏明玉的电话和公司地址,你找她,你那么多外甥外甥女里面就她最富,富得流油。你一早就去她公司门口堵她。你五万都着落到她头上去。”

  舅舅迟疑道:“你妹……你妈说她不讲情面。”

  明成冷笑道:“所以我才让你一早去她公司门口堵,你一定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她要钱。她堂堂大经理,回家里可以作威作福,当那么多手下的面,没不借你钱的道理,她要面子呢。你五万都着落到她头上去。你等着,我给你找地址……”

  舅舅觉得有理,明玉财大气粗,拔根毛都比他腰粗,不找她,难道一家一家一千两千地借着凑足五万?他暂时也不紧盯明成了,明玉油水更大。再说,时间容不得他多做考虑。

  等舅舅自觉挂了电话,明成不觉松了口气,暗赞自己一举两得,轻易解决两个问题。本来,他的脑袋就是好使,还不是给周经理她们这些鸟人迫害着才无法施展。

  九月的清晨终于露出一丝阳光。

  可是,阳光没有明媚多久,舅舅的电话提醒明成想起一件事,照传真上说,妈这辈子的幸福,全数毁在这个妈娘家独子的舅舅手里。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没用弟弟的前途,妈怎么可能被迫嫁给那么没用的男人?不说别的,妈这么漂亮有能力的人,一辈子的苦就是因舅舅的前途而起。

  明成不肯相信明玉传真里的什么对话记录,但是他却记住了妈所有受的苦难都是因为这个舅舅。舅舅还有脸理所当然地伸着手问他要钱呢,欠了妈这么多,舅舅可曾报答过一次没有?

  让舅舅找苏明玉去吧,缠死她,两个都是不得好死的人。

  虽然上班也没事做,可明成还是准点上班去了。他已经丢了那么多生意,他不能再丢工作。

  而朱丽,他哪里还敢去找她。他不配。

  明玉早知脱离苏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等电梯门打开迎面看到舅舅的时候,她心里只会吐血。这是她唯一的舅舅,母系赵家三代单传的第二根独苗,从小养尊处优只差饭来张口的骄子。明玉也不知有几年没见过这个舅舅,眼前这个衬衫雪白,形容富态,人模人样就是少点灵气的中年男子,她却是一眼就认出。她看出舅舅也看到她,干脆主动问一句:“你来干什么?”

  “哎哟,明玉,你还真在这儿上班……”

  “谁跟你说的?”明玉听出有异,打断舅舅的话直截了当地问。

  舅舅不知道大姐家兄妹阋墙,笑道:“早上问明成要债,他跟我说你在这里。我……”

  “你问他要债怎么要到我这儿来了?你回去找他去要吧,再不行找他老婆,正诚事务所,这条街笔直往西走五百米,很大一块牌子。”明玉已经气不出来,这该是苏明成做得出来的事。

  舅舅哪里肯走,早早来时已经看好地形,明成说的明玉的公司竟然占了整个楼层,难道细细瘦瘦的明玉真的是这儿的总经理?楼道开阔,他又拦不住明玉,而且他看着一脸冷淡的明玉也不敢拦,只好大步跟进去,按照明成的策略,一路唯恐别人听不见似的大声道:“明成欠了我三万,说好三个月,三分利。今天他说拿不出钱,要我来找你。我也没办法啊,众邦初中考高中分数线不到,都开学那么多天了,我才给他找到一个学校肯收他,可是赞助费要五万。五万就五万吧,你说赵家就他一根独苗,我怎么能不让他读书呢?这年头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众邦要是高中文凭都没有,以后只能吃你们哥哥姐姐的了……”话说到这儿,舅舅看到明玉拿钥匙打开总经理室厚重的实木门,大步进去,他顿时眼睛发亮,明成说得没错,明玉肯定有钱。

  明玉以极大耐心听到这儿,哭笑不得,舅舅与苏明成两个,一个啃了妈的青年时代,一个啃了妈的中老年时代,等妈一死,两人就互啃了,苏明成能耐,借钱居然借到舅舅头上去。这两人,不知最后谁啃得过谁。若把舅舅作为苏家亲戚,明玉不想认。若把舅舅作为年长者,这种人不值得尊重。若把舅舅仅仅是当作一个不相干的人,明玉现在要工作,没空应付他。她坐下,从包里抽出笔记本电脑,抽出资料,打开抽屉钥匙,忙忙碌碌,但对舅舅的大声诉说不予理睬。

  舅舅终于忍不住,大喊一声:“明玉,你听着没有,众邦要读书,你一定要帮他。赵家只有这根独苗。”

  明玉终于不再收拾手头东西,舒舒服服坐在椅子上看陌生人做戏似的看她舅舅。要饭一样地到处问亲戚要钱,他却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可见舅舅脑子里某根筋搭错。如果今天借钱给他,以后他认准大户,哪还有个完。她当然不给,即使取出一千元打发他走都不肯。何况,她今天已经打定主意一刀切了与苏家的任何关系。

  舅舅见明玉只是不理他,再次大声道:“明玉,我知道借钱受气,可你怎么也得说句话,给,还是不给。你妈要是在,我只跟你妈说……”

  不说“你妈”还好,一说“你妈”,明玉昨天的愤怒又在心底打旋。不能犹豫了,也不能顾及什么面子,当断则断,学老蒙,老婆老娘都一刀切,第一刀就得切皮切肉切到狠的,让他后怕,断绝他以后骚扰的念头。舅舅后面的话她不要再听,操起电话就给办公室主任:“我苏明玉。你带保安过来请我办公室里的人走,这人是我舅舅,这人今天来与以后来都不会与公务相关,以后不得放他进门。他如果不愿走,架出去。如果骂人或者吵闹诋毁,影响公司运作和我的名誉,你让小冯立刻起草律师信,我保留向法院起诉追讨精神损失和公司运作受影响产生的任何损失的权利。”

  这种惫懒汉子还能做出什么举动来?比无赖流氓差得远。明玉除了不可能自己岀老拳打发,其他应付自如。放下电话,看着一脸怒容的舅舅,她冷淡地道:“不给你钱的原因,我不说了,给你留点面子。以后不许来我公司打扰我的工作,不然我没情面,不妨告诉你,苏明成前不久就是因此被我关进牢里坐了两天两夜,出来没一点人样。你少受他挑拨。走吧,以后少来我这儿找没趣。”

  舅舅简直想不到,就是打发讨饭的,人们也会给仨瓜俩枣,明玉简直不拿他当人,他虽然听到明玉话里都是威胁,可是,他怕谁?他是苏明玉总经理的嫡亲娘舅!家务事,苏明玉怎么敢玩硬的,她不怕社会上人戳脊梁吗?他当下怒道:“明玉,就是你妈在也不会这样跟我讲话,你一小辈太放肆了,看见舅舅连让座也没有,你还懂做人的道理吗?别以为做个老总鼻子可以朝天,你妈怎么教你的,怪不得你妈说你没良心,你整一个良心给狗吃了。众邦要读书,赵家人都得出力,你敢不出?哪天我找你大姨……”

  明玉眯着眼睛任舅舅控诉,见办公室主任带两名保安进来,后面还跟来公司法务助理小冯,她才若无其事地起身出门,“交给你们处理,一点不用客气。小冯,你跟着听着,我舅舅只要吵闹影响大家工作,只要有一句侮辱诋毁我的言语,你立刻准备打官司,你告诉他我会要他赔多少。我去开早会。”

  别说舅舅不相信明玉做得出来,办公室主任保安以及小冯也都不信,一家人哪,而且还是嫡亲娘舅,苏总怎么做得出来,不怕遭人闲话吗?起码,一顶没规没矩的帽子是免不了的。又不是全国劳模,没人会说苏总铁面无私。照苏总的话去做,会不会万一苏总以后感念亲情给翻脸了,责怪到他们这几个执行人头上来?

  办公室主任稍微狡猾,决定应该智取不可力敌,忙对小冯道:“你把法律法规跟这位苏总舅舅说一下,苏总舅舅,我建议你还是自己走,否则大家都不好看,苏总做事一向说一不二。”

  小冯不管舅舅的唠叨控诉,大声把影响工作将导致公司多少损失以及骂人可能导致的精神损失赔偿等的上限下限清清楚楚告诉舅舅。这个舅舅是个家养得迟钝的,又见明玉是真的一点不讲情面地叫来保安,还有说着天书一样话儿的律师,他开始担心,不敢大声,也不敢再骂明玉,连道理都不敢讲了,只一迭声的“我是明玉舅舅,我是明玉亲舅舅……”老老实实跟保安出去下楼。办公室主任这才明白明玉文武一起上的原因,敢情这个舅舅是个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