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档案

返回首页南部档案 > 第十九章 无愧之男

第十九章 无愧之男

  何剪西第三次醒过来,天色已经黑了,发现自己在船舱里,并不是之前的隔间,而是在大舱里。

  张海盐看着他,他也看着张海盐。鼻子上敷着草药,草药气味刺鼻,何剪西想拨弄下来,一坐起来,就看到所有的船员和水手,全部都在船舱的另外一边,挤在一个角落里看着他们。

  诺大一个船舱,分成两边,一边只有两个人,一边是所有人。

  “怎——怎么了?”何剪西想提问,张海盐看了看在远处看着他们的人群说道:“你已经昏迷一天了,这不是瘟神应该有的待遇么?”

  “你真的是海上的瘟神?”何剪西问道,摸了摸鼻子,疼得“嘶”了一声。

  “你的鼻子是个宝贝,能保护好就保护好吧,姜黄那么细微的气味,你都能闻得出来。老千要练很久的。”张海盐说着丢给他一个包裹。何剪西发现是自己的行李。

  “你看一下,除了铺盖,我都给你打包好了,里面有没有缺的?”

  何剪西翻了翻,他的东西简单,除了必需品之外,没有冗余的身外之物,一目了然。“为什么要打包行李?”

  “因为我们要走了啊。”张海盐看了看远处的人群,“你觉得我们在这艘船上还呆的下去么?”

  “什么我们?”何剪西纳闷,心说就算呆不下去,不也是应该你呆不下去么?

  “我是海上的瘟神,你是瘟神的表弟,你知道会有多少人来寻你的仇么?你到岸就会被抓,他们会挖掉你的小西西,逼供你我在哪里。”张海盐说道。

  “可我不是你的表弟。”

  “你觉得别人会信么?”张海盐端坐着,看了看外面的海面,海面上一片漆黑。

  “你是保护普通船客的侠客,为什么他们都躲着你,那么怕你?”何剪西有些意外。

  张海盐回头毫不在意地看对面的人,“侠客?侠客没来,我杀心中有愧的人,普通人,心中难免有愧吧。”说着张海盐饶有兴趣地看着何剪西,“你不害怕我?你心中无愧?”

  “我心中无愧。”何剪西感到伤口越来越疼,但仍努力克制。

  “心中无愧的人要么极善,要么极恶,要么极傻,你是哪一种?”

  “都不是。”何剪西说道,“不做亏心事那么难么?”

  张海盐指了指对面的人,所有人都往后缩了一下:“你问问他们。”

  何剪西当然不会傻得问他们,他也不明白张海盐说的要走是什么意思,这里是外内海交接的地方,碧海连天,连块礁石都没有,他们能往哪儿去。

  张海盐凑近何剪西,问道:“我问你个问题,你从小就那么耿直么?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何剪西说道:“我是个账房,账房就应该说一不二,我吃的是耿直的饭,如果遇到需要变通的事情,自然有变通的人去负责。既然账房这个活计自古就有,我相信我能活下来。”

  “骑士精神。”张海盐有所惊讶,白鬼佬中有人讲究这个,但是马六甲是没有人讲究的。不过,马六甲有很多英国人,这小子的这种脾气,在英国人中是能吃得开的,到了旧金山估计就会被埋铁路下面填地基了。

  在这艘船上也一样。

  张海盐做了决定,他本可以将他留在这里,自己一个人离开的,反正张海琪也教过他们没有良心的技能。这些年来,愣头青他也见过不少,并不都值得同情,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何剪西这个人身上,有一种不同的气息。

  很难形容这种气息,硬说的,张海盐只能告诉你,何剪西运气很好。为何如此说?这上船之后,何剪西做了无数行走江湖的忌讳事,但他毫发无伤,而他的脾气不是今天才有,过去那么长时间,他都没有死,是不是说明,他是一个运气极好的人。

  他现在太需要运气了,而且,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伤害无辜人的性命。说到底,如果因为利益牺牲别人,张海盐是可以接受的,但别人不可以为他的错误买单。

  看了看表,和他估计的时间差不多了,张海盐活动了一下筋骨,就对着对面的人说道:“美好的时光总是很快得过去,我记得你们的脸,随时会回来,你们说我的每一句坏话,我都会知道,你们做的每一件坏事,都会有人告诉我。把你们看到的事情好好传出去,每个人都讲给十个朋友听,否则你们每次都会遇到我。”

  说完把行李递给何剪西,何剪西还没反应过来,张海盐抓着何剪西朝船舷外一扔,何剪西直接被抛入大海中。

  船上众人发出尖叫,张海盐站到船舷上,往后一翻也跳下海去。

  何剪西刚从海里探头上来,看到张海盐也落下来,大骂:“你干什么!你这个瘟神,怎么不按常理出牌!我们要淹死了?”

  张海盐顺着浪浮起身子,看向远方,远方的海上,有一个小小的光点,那是南安号,和他算的丝毫不差。

  “不会淹死的。”

  “我要去旧金山!我不要死在这里!”

  “你不会死在这里的。”张海盐甩出一根缆绳,何剪西抓住:“我的被褥!”

  张海盐拽着绳子,朝那个光点开始游去,心里说,再见吧门板被褥,我的弹簧床,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