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档案

返回首页南部档案 > 第三十一章 恐惧

第三十一章 恐惧

  张海盐只有一个机会,他得保证成功率。

  多年来他很多时候都有命悬一线的感觉,但如此清晰的,如果他做不好,张海侠就会受到牵连的逻辑关系,此时还是第一次,这不免让他有些举棋不定。

  最终他在纸条上写下了所有他所查到的杀手的名单。和威胁信一起送了出去。

  如果这个女人对外面的形势那么了解,那么她一定多少知道一些杀手的信息,而自己这一份名单,已经涵盖了他能猜到的所有人名。

  那个女人只要核查一下,就会知道自己的诚意。

  然而信送出之后,石沉大海。

  张海盐对于这种惊人的耐心毫无办法,而他不敢再送出下一封信,因为他看到了信箱的地方,立即就有了看守监视。

  斯蒂文还想出主意,被张海盐制止了,他已经明白了套路,他们现在正在靠近厦门,对于那个女人来说,到达厦门是唯一的胜利,其他都是可以牺牲的。

  而杀手也只有一条可以走,大家几乎都是在明棋。

  即,现在三等舱里瘟疫正在传播,瘟疫还有一到两天,就会真正爆发,自己在这个房间里也守不住,下面那些杀手稍微煽动一下,暴乱就会开始。船客冲击头等舱的时候,自己和那个女人都会陷入同样尴尬的境地。

  而最尴尬的是,如果暴民冲击了舰桥,那船可以被迫停下来,或者驶向最近的芽庄或者北海。任何结果,对那个女人都是不利的。

  如果是自己,一定会在杀手煽动之前,做出改变。

  这里有一个关键点,就是瘟疫的传播也不是杀手愿意看到的,这是最后的方法。那么,只要杀手找到了杀这个女人的机会,就会阻止瘟疫的传播,而寻求这个机会。

  所以,阻止事情到最坏的发展,就是那个女人给杀手一个动手的机会。

  这是明对明的攻防,杀手志在必得,而这个女人也明白,一定会有人毫不顾忌的动手。

  所以那个女人不会来理会杀手是哪些人,她已经没有时间一一求证肃清了,她现在正在准备让杀手来杀自己的计划。

  果然,在当天的晚上,张海盐在餐厅打包的时候,看到了一张很大的横幅。

  是第二天晚上烟火晚会加舞会的招贴,头等舱的客人可以免费参加。

  而在这个招贴最显眼的位置,写着:董小姐将亲自颁发舞会的最佳着装。

  董小姐。

  董小姐的形象被招贴画上黑色的剪影所替代,不知道长相,显得尤其神秘。

  餐厅就是舞会举办的地方,楼上的包厢,楼下舞池,吃饭的桌子都在四周,一边还有唱歌的舞台和乐队的场地。张海盐仔细的看了看结构,就意识到,这个女人选这个地方做正面交锋,肯定思考了很长时间。

  这里的餐厅二楼是直接可以通往头等舱的四楼的,董小姐从房间里出来,大概一分钟内就能到达舞厅。

  这样路上被伏击的可能性非常小,杀手们行动必须要在舞厅里。

  而杀手都是假扮成船员和服务人员,还有其他的头等舱客人。这些人因为四楼被华尔纳的火枪队封锁,只能从一楼舞池进来。而董小姐这边人很多,只要通过船上的关系,把二楼的包厢全部都包了。二楼就是一个战壕一样的存在。

  这样杀手和自己人就会严格的分成上下两层。

  虽然董小姐暴露在了各种火器和暗器的范围内,但强取她还是非常难的。

  但比起她躲在铁皮船仓里,门口全是火枪队,总归要有机会多了。

  而张海盐也知道,这些杀手只要董小姐露面,就有信心得手。

  如果自己是杀手,会怎么做呢?

  张海盐上楼下楼走了两圈,忽然看到了一个女孩子,从他身边走过,走路的样子,似成相识。他仔细看了看,意识到这个女孩,就是当时的其中一个杀手。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她走路的样子,心中涌起的恐惧,竟然和马上要发生的杀机没有关系,他觉得心里的恐惧,是另外一种。他想不明白的一种。

  为什么他不在意那个女孩是杀手,反而会在意她走路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