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014 青铜

藏海花(连载中)014 青铜

  “魔鬼设计的?”我看着这个女孩子,她得意的笑起来。四周的声音慢慢的低沉下来,然后消失。她的笑容,我看的出有一些惊惧。显然她对于刚才的声音有所恐惧。
  
  “太近了。”她说道:“都是你们两个害的,它如果找到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实在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其实她仍旧占着主导地位,无论在情绪上,还是在语言上。我回头看小花,小花就看着我,有点像看我如何处理的样子。
  
  自从黑瞎子公开对其他人说他要教我一些东西之后,所有人都用一种导师婊的眼神看我,似乎我是人尽可教的,不来教我一点东西就不算上流社会的人。让我好生不爽。但我确实对于这种女孩子无计可施。
  
  胖子特别会处理这种情况,可惜他不在。
  
  “这样吧。”女孩子看了一眼小花,然后对我说:“你让你朋友呆在这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顺便把事情告诉你。然后你们赶快走。”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道:“听上去你要耍花招的样子。”
  
  “你可以绑着我,反正绑的挺舒服的。”她道:“你该不会这样都不敢。”
  
  我还真不敢,心说你跑了我怎么向小花交代?没想到小花对我做了一个鼓励的表情。
  
  “我们没时间和她在这里干耗,我在这里查查她的手机,她身上我已经搜过了,没有武器,你可以熟悉熟悉这种状态,以后一定会碰上的。”
  
  我看着小花,小花对我做了一个表情,似乎有什么用意,但是我猜不出来。
  
  既然小花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怂,我将她挂在我的身上,然后用卷扬机把绳子再放下去,回到了走廊里,女孩子抬头看到绳子上去,小花没有下来,明显松了口气。
  
  她歪头看着我,我歪头看着她,她吸了口鼻涕,“走吧。”
  
  “别玩花样。”我严厉道。
  
  “你能别BB嘛?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要不是你跑的还挺快的,我都觉得你就是一怂货。”她用下巴看我。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我看到乱码的短信又发了过来,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她发的,是小花发的。
  
  “解开她的绳子。不要解释为什么做,如果她逃跑,说明她本身就想跑,我在上面看着你,她跑不了,如果她不跑,说明她真的有消息会和你说。——解语”
  
  我收起手机,解开了女孩子的绳子,女孩子有些惊讶,甩了甩手:“干嘛?”
  
  我不理她,做了让她继续走的动作。
  
  “你不怕我跑啊。”她眨了眨眼睛。
  
  “我赶时间。”说着自顾自往前走去。她嘟了嘟嘴跟了上来。
  
  原来是这样,我暗叹,对付女孩子要欲擒故纵?我们来到了来时候的暗道口,从里面看,这个机关就没有那么神奇,只是把某一层的楼梯厚度做大的,用煤气灯照亮每个楼层之间的亮度差,把厚度隐藏了起来。我爬了出去,推开楼梯板,回到了楼梯上。
  
  其实从这里开始追击她,也就是一个小时时间,感觉回到这里恍如隔世。
  
  “这个楼梯井到底是干嘛用的。”
  
  “这里是恶魔的巢穴。”她说道,“让你朋友在手机上输入#deck – room all – c #,发送到03498。”
  
  我在手机上键入她说的东西。
  
  “让你见识一下,为什么我称呼他是恶魔。”
  
  小花回了个OK,一秒后,嘶嘶嘶嘶,楼层中的煤气灯一盏接一盏的灭了。刚才那段代码是控制这里煤气灯的。
  
  整个楼层陷入完全的黑暗之中。只剩下手机的荧光屏。
  
  慢慢的,空间中开始出现荧光,在水泥墙壁上,开始出现一条一条的线条,非常的暗,但是在完全黑暗中,还是极端的清晰。我揉着眼睛,把手机屏幕遮住让我看的更清楚些,慢慢慢慢的,整个楼梯井的墙壁上,开始出现各种几何图案。
  
  我凑上去看,惊讶的发现这些都是设计图。在整个水泥墙壁上,用荧光涂料画满了各种设计图。
  
  “我爷爷设计这里的时候,是因为当时和苏联的局势紧张,准备在这里避世,囤积了很多食物在这里,但是后来形势没有恶化下去,这里就荒废了,很久之前,这里偶然进入了一个傻子,当时这里是绝对黑暗的,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他几乎是全盲般的在这里生活了十四年,这些都是他画的,我爷爷仔细分析过这些图,他说一开始,傻子试图能够画出这里的原始解构,2年后,他终于成功了,但是他那个时候已经完全疯了,没有他没有离开这里。而是在我爷爷的结构上继续创作,画出了这些设计图。并且开始画出连我爷爷都不敢想象的建筑内部结构。”
  
  偶然进入了一个傻子,是指陆傻?
  
  整个楼梯井的荧光越来越亮,无数复杂的线条和数字,我呆呆道:“为什么会使用荧光颜料。”
  
  “这些不是颜料,这些是血。经过荧光处理之后,才能保存下来。”
  
  我坐了下来,看着上下无比繁杂的光晕充斥了整个空间。
  
  这是一个塔,楼梯盘绕而上,中间只有一个一壁宽的楼梯井,整个空间都是黄水泥浇筑,显然修建的时间很早,铁栏杆,分段腐朽。
  
  没有任何的特征,装饰,没有任何的美感。唯一的装点,是在这个楼梯井的墙壁上,一个傻子十几年在黑暗中思考,用血涂抹脑子里的巨型结构。
  
  “我爷爷开始按照这些设计图扩建这里,然后,他就不见了。”女孩子说道:“工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进到这幢建筑里,然后再也没有出来。来,我让你看一样东西。你一定会有兴趣。”
  
  黑暗中她拉着我往上来到楼梯井的顶部,楼梯井的顶部有一面光秃秃的墙壁,我看到上面,画了大概有一人多高的一张巨大的设计图。画的非常粗糙。
  
  那是一个巨大的复杂的空间的平面图,非常非常复杂,犹如高强度的集成电路,在尽头的地方,我看到他画了一个门。
  
  虽然很小,但是,我意识到,这就是那扇青铜门。
  
  我退后了一步,差点从楼梯井直接翻下去。
  
  这是青铜门背后的设计图。
  
  “我没骗你吧。”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