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019 我早已看穿一切

藏海花(连载中)019 我早已看穿一切

  “11个机关,一定按照顺序吗?”我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按照顺序比较保险。”唐宋回答道。
  
  “所以,钢琴上的坐标,是你写的?”
  
  唐宋点头:“第一个房间是用来分开人的,只要你们中有一个人触碰了那个坐标上的机关,房间就会发生变化,你们两个人除非抱在一起,否则肯定会被分隔开。我一直在尝试把你们分开。”
  
  在野外相处多了,这一行的人一般不会轻易分开行动。
  
  我想了想,又点起一只烟,“你之前在这里活动,有没有受外伤?”
  
  她摇头,做出了很强壮的样子:“我身手不错的。”
  
  我点头,指了指四周的墙壁:“那你负责和我一起把这些图画全部破坏掉。然后我告诉你,我的计划。”
  
  “你有计划了?”她惊讶道,我点头:“我有一个十全十美的计划,你听了肯定满意。”
  
  我们来到最下面的房间,也就是小花的内库房,从刚才那张设计图中,我无法推断出这个房间现在在哪里,是沉入了之前设计图下面的黑色阴影中,还是其他的障眼法。但楼梯井是真实的,上面的图画也是真实的,必须先毁掉。
  
  楼梯边缘的书架上没有机关,相对安全,我们解开那些包着白布的明器,寻找可以使用的工具,很快,我从里面找出了一把古剑。
  
  从白布上的记载,这把古剑来自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南部的一处河床,具体出土于一个行商的木头墓穴中,看装束是中原人,应该是死于旅途的唐代商人被当地人草葬,唯一的陪葬品就是这把古剑,古剑刃口非常钝,这可能是被丢弃的原因。但明眼人一眼便知道蹊跷,古剑的柄很像环状密码铜,转动上面的环,把特定的符号并成一排就能启动机括,按照白布上的说明,我扭动上面的密码环,剑刃从刀柄的另一端刺了出来。
  
  是一把反剑,大概半米长,镔铁的刃口。和西域通商之后,经常有这样的小玩意出现。多是能工巧匠炫技。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历史价值,但如果是孤品,历史上仅一把,在私人收藏界往往能卖出好价钱。
  
  反刃一定被密封保护着,从刀柄刺出之后,能感觉到刃口寒气逼人,只是看着就有非常危险的感觉。
  
  用这个东西去破坏墙面的画,我估计了一下,大概需要三天时间,才能把墙面彻底破坏的不能辨认。
  
  我指了指外面的煤气灯,“这里有煤气灯,把煤气灯的灯罩打破,把灯芯从里面拉出来,焚烧墙壁。”
  
  “这么大的工程,就我们两个干,那个哥们呢?”
  
  我道:“让他休息,我们别打扰他,这事情本来就和他没有关系。”
  
  唐宋跑出去,我顶着她的腿让她够到煤气灯,她敲破灯罩,把里面的灯芯拉出来。煤气管道都是明线,在楼井的中间有一根垂直的管线,每一层楼道的管道都是从这根管道接出来的。
  
  所有管道用扣环固定在墙壁上,她拉动管子扣环都从水泥里拉了出来。之后,我让唐宋给小花发了消息,让他打开煤气灯的开关。
  
  煤气灯一盏一盏亮了起来,煤气灯的发光主要靠加热二氧化钍的灯罩,灯灯罩一去掉,火焰的光线很弱。我拧动调节阀,火焰变大,就让唐宋去烧墙壁。我则跑去上一层如法炮制去扯另外的煤气灯。
  
  折腾了三四个小时,整个楼梯的煤气灯都被我扯了下来。墙壁一面一面都被烤黑。我和唐宋都满头大汗。
  
  “搞定了?”她问我。
  
  我也不知道算有没有搞定,因为煤气灯的灯罩都被拿掉了,光线几乎无法照明,我拧灭了几盏,有几层楼道暗了下来,黑暗中还能看到墙壁上有一些荧光,但确实线条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
  
  就算有遗漏我也没力气去处理了。整个楼面被烧的滚烫,只剩下最上头画着青铜门背后结构的那张图,我将它留了下来。我们再次来到那张图的面前。
  
  “接下来怎么办?”她问我。不停的捏着手,刚才操作的时候我们都不通程度的被烫伤了手指。
  
  我看了看手机。“如果我们现在打开机关,我们出去的瞬间就会被抓,首先我们第一步,就是让他们放弃这里。让他们放弃这里有两个要素,一个是他们拿到了这里的东西,第二个是,能够威胁他们计划的人,永远不可能出来。”我用手机对着墙面拍了一张照片。“这张图已经污损但是大部分部分还可见,他们应该可以满足了。”然后把手机递给她:“这个给你。”
  
  唐宋皱起眉头,不知道我想干嘛。
  
  “我一直和你说,我是学建筑的。刚才的那张结构图,很清楚的告诉我为什么外面的人不敢进来?”我看了看楼梯井:“你说,煤气灯的煤气是从哪儿来的?”
  
  她看着我,我说道:“整个楼梯井的墙壁里,埋的全部都是煤气罐,强行进入或者强行离开,bong!”
  
  设计图里,所有的墙壁里都是框架和管道,所有的煤气罐十个一只,中间有很多海绵一样的孔洞,是为了让煤气和空气充分混合,一旦煤气罐的阀门打开,大概只有5分钟的时间逃生,5分钟之后整个楼梯井会变成一门大炮。把我们全部轰出去。
  
  七指不是玩小机关的,他更擅长心理的建筑,也只有这样的设置,才能让汪家人忌讳。
  
  “你觉得活着美好吗?”我摸了摸唐宋的头发,在她面前扬了扬手里的烟:“阳光,下雨,天暖,天寒,早饭,啤酒,各种颜色,你觉得这些东西对你来说有价值吗?”